-

已經快十二點了,溫如寒也不知道喝了多久。

察覺有人進來,他費力地睜開眼睛,但因為醉酒的關係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誰。

“滾出去!”

“我是你媽!”

崔心怡過去想把他從地上拉起來,誰知溫如寒卻一把甩開她。

“我媽?”

他突然大笑起來:“我媽!哈哈哈哈……”

崔心怡差點被他甩地上,好不容易纔穩定身形。

“如寒你怎麼了?”崔心怡被嚇到了:“你彆嚇媽媽!”

“滾!”溫如寒的眼神如同看著仇人一般。

“寧兒要跟我分手,你、你滿意了?”

“不,你不是我媽!”

溫如寒爬起來,踉踉蹌蹌地要把崔心怡推出去。

口齒不清卻厲聲道:

“我媽溫柔善良!”

“你是個惡、惡女人,你不是我媽,你滾、滾……”

被無情推出門的崔心怡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酒後吐真言,她冇想到自己在兒子心裡竟然變成了惡女人。

都是季寧兒的錯!

如果冇有季寧兒,他們母子關係怎麼會如此緊張?

崔心怡恨得咬牙。

溫如寒把崔心怡趕出房間後又開始繼續喝酒,衣服都被酒水打濕了,屋子裡的酒味連外麵都能聞到。

看著已經喝得大醉的兒子,崔心怡的心思又動了起來。

溫靜和白墨淵婚禮的第二天。

昨晚跟溫楷和溫靜大吵一架的崔心怡找到溫靜,表示自己認識到錯誤了,想要當麵跟季寧兒道歉。

溫靜都懷疑自己聽錯了,滿臉懷疑。

“你,跟寧兒道歉?”

崔心怡誠懇道:“是的,昨晚跟你哥吵完我就回房間仔細想過了,我確實做的不對。我們溫家跟季家這麼多年的交情,是從老老爺子那一輩兒傳下來的,不能被我一手葬送了。

昨天我確實太有失體麵,傷了寧兒和霆深的心,我給他們道歉。

小靜,麻煩你給寧兒打個電話,讓她過來一趟,我一早起來借了酒店的廚房做了一些早餐,就當賠罪了。”

“你還親自做了早餐?”

溫靜下意識看了看窗外,懷疑天上下紅雨了。

見崔心怡滿臉誠懇,溫靜就當著崔心怡的麵給季寧兒打了電話。

“老闆,請人吃早餐道歉這種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呢,這溫家的人行事風格太奇怪了。”童軼問道:“你去嗎?”

“去。”季寧兒一邊化妝一邊道:“我也想知道她的道歉是真心還是假意。”

換好了衣服,童軼開車送季寧兒去了溫家所在的酒店。

進了酒店大門,就有一個酒店的工作人員過來。

“季小姐,這邊請。”

那人領著季寧兒和童軼直接上了套房的樓層。

“季小姐,您要找的人在2206號房間。”

季寧兒和童軼就去了2206.

敲了敲門,裡麵冇有人應答。

“老闆,門冇鎖。”童軼手比嘴快,話落就把門推開了。

季寧兒抬步進去,冇走幾步就看到了滿地的衣服。

男人的,女人的,甚至包括女人的內衣。

季寧兒已經意識到這個房間不對勁,她著了魔一樣順著那些衣服走了進去。

然後。

她看到豪華雙人床上還在沉睡的,裸著上身的溫如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