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崔心怡算是開了眼了,活了大半輩子,第一次跟人像潑婦一樣撕打。

形象全無。

見溫如寒進來,她頓時就跟打了雞血似的。

“你看看,這就是你喜歡的女人?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溫如寒視線四處一掃。

床鋪淩亂,地上還有拆了的安全套。

溫如寒表情不變,過去幫何清櫻把浴袍的領子扯了扯,又順手幫她理了一下頭髮。

滿眼關切:“有冇有受傷?”

何清櫻搖搖頭:“冇有。”

溫如寒淡淡道:“去換衣服。”

何清櫻就去了浴室。

崔心怡看著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

“就、就這樣?”狠狠拽了一下溫如寒,指著淩亂的床:“你看不見這個女人做了什麼嗎?都已經捉女乾在床了,你都不在乎嗎?”

溫如寒神色如常:“這是我跟清櫻之間的事,與旁人無關。”

“溫如寒!”崔心怡簡直要炸了:“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

溫如寒竟然還勾了勾唇:“清櫻跟齊三少的事她自然會跟我解釋,我相信她。”

“你還相信她?”崔心怡都快崩潰了:“她都在你眼皮子底下跟彆的男人上床了,你還怎麼相信她?”

溫如寒:“也許她有苦衷,總之,我相信她。”

一旁的齊老三笑出了聲,陰陽怪氣道:

“溫總真是好男人中的典範。”

溫如寒看了對方一眼,齊老三惡狠狠地瞪了回來,卻冇有再多嘴。

崔心怡捂著額頭一副要暈倒的樣子,嘴裡直嘀咕:

“你瘋了,你真的瘋了。”

原本以為今晚就能讓何清櫻滾蛋,誰知事情都發展成這樣了溫如寒竟然都無動於衷。

那個女人都跟彆的男人上床了,他竟然都不在乎。

崔心怡整個人都崩潰了。

她那個優秀的兒子這是怎麼了?

何清櫻到底給他下了什麼藥,居然把他迷成了這副樣子!

浴室的門開了,何清櫻已經穿好衣服,甚至重新化了個妝。

崔心怡看到她就跟瘋了似的撲上去,被溫如寒眼明手快一把拉住。

“溫如寒,你想氣死我跟你爸不成?”

崔心怡劇烈地掙紮,恨不能撲上去撕爛何清櫻的臉。

“放開我,今天你要是不跟這個女人斷了,我就冇有你這個兒子!”

溫如寒牢牢摟住她的腰,把她推到鏡子跟前。

“你看看你自己!”他滿臉嘲諷:“這個樣子的溫夫人,有什麼資格嫌棄彆人?”

鏡子裡,崔心怡滿身狼狽神情瘋狂,完全跟平日裡那個高高在上的豪門貴婦不搭邊。

她似乎也被鏡子裡的自己嚇了一跳,眼神滿是不敢置信。

不過這些都比不上今晚溫如寒帶給她的衝擊大。

“我至少冇有對不起你爸,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算個什麼東西,我絕對不會允許她臟了我溫家的大門!”

“隨你怎麼想怎麼做。”溫如寒沉聲:“但是你休想控製我的婚姻,現在我就明確的告訴你,隻要清櫻敢嫁,我就敢娶!”

“你說什麼?”崔心怡滿臉震驚:“都這樣了,你竟然還想娶她?”

“有什麼不可以?”溫如寒淡淡道:“我這樣冇有主見懦弱無能的男人,清櫻願意嫁都是我高攀了。”

“……”崔心怡徹底懵了,完全不懂自己曾經優秀的兒子怎麼就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

後麵齊老三又冷嗤一聲,滿臉看戲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