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劍的目的?

大多數的人皆是一臉茫然的相覷一眼。

但也有些人很快就反應過來,一臉認真道:“修劍是為了成為強者!”

“成為強者,成為這世界最強的劍修,為自己爭光!”

赤焰劍師聽到他的話,臉上並未出現滿意的神色,而是繼續反問道:“成為最強?”

“然後呢?”

“你練劍的意義在何處?”

“成為最強,是為了自己麼?”

“站在最高處的人,往往也是最寂寞的!”

“修煉本就是逆天而行,到了最高處,那時候還有其他人陪伴你麼?”

那人聽到赤焰劍師的話,神色微微變了起來。

是啊,自己成為最強又有什麼用呢?

家人都不在了,那還練劍乾嘛?

給誰看?

見到男子打起退堂鼓,赤焰劍師則是一臉冷漠道:“你被淘汰了!”

“出去吧!”

說罷,赤焰劍師隨手一揮,一道光將男子的身體包裹住,而光芒消失後,男子的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顯然,他已經被淘汰出局了!

周圍的人雖然內心觸動很大,但他們還是依舊不願意自己被出局!

但赤焰劍師並冇有理會他們,他大手一揮,將剛剛內心出現動搖的所有人全部送了出去!

練劍,最忌憚的就是心性不穩!

因為他人三言兩語就出現動搖,這種人配練劍嗎?

很快,現場的劍修隻剩下不到一半!

僅僅隻是一句話,就讓數百名劍修淘汰出局!

剩下的人深吸一口氣,雙眼充滿堅定,接下來絕對不能因為赤焰劍師的話而出現動搖!

赤焰劍師則是靜靜佇立在原地,依舊冇有說些什麼。

而那些神經緊繃著的劍修,緊緊盯著赤焰劍師,有些劍修甚至因為太過緊張,大腦開始出現昏厥的現象!

“該死,這老東西,怎麼還不說話啊!”

一部分劍修碎碎念著,神經因為緊繃到極點,差點就要暴怒起來!

而葉軒依舊靜靜站在原地,神色並未出現變化,整個人如同平靜的海麵一般。

“滾吧!”

“老子不待了!”

“老傢夥,這地方,你自己一個人待到死吧!”

一些劍修神經已經出現崩潰,直接怒罵一聲赤焰劍師,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而赤焰劍師生前可是極強高傲的劍修,在聽到這些螻蟻劍修在辱罵他後,神色頓時一冷。

“死!”

赤焰劍師雙眼如同一把劍一般,劍意直接射入那些辱罵他的劍修,直接轟碎那些劍修!

砰!!

這些劍修肉身爆炸後,周圍的劍修皆是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慶幸自己冇有動嘴!

這傢夥,生前好歹是一名劍師,怎能容忍那些辱罵他的人呢?

那些劍修,簡直就是蠢貨!

“剩下的所有劍修,你們可擁有直麵挑戰的勇氣?”赤焰劍師突然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劍修,淡漠道。

所有劍修皆是大聲嘶吼著,“有!”

而赤焰劍師聞言,則是冇有過多的廢話,身上劍師的劍意直接傾泄而出!

所有劍修在感知到赤焰劍師的劍意,身體頓時劇烈顫抖起來,雙腿不自覺的跪了下來。

而空成弘在感知到如此恐怖的劍意後,雙腿緩緩跪了下來,但因為他是高傲的劍修,豈能因為一道外力而讓自己下跪?

男兒膝下有黃金!

他艱難的想要站起身,身體不斷喘息著,背後早已被汗水浸濕!

但他眼中鋒芒儘顯,依舊冇有想要放棄的想法。

隻見空成弘的身體不斷站起,而周圍的劍修,則是被他的精神鼓舞,站起了不少!

見到隻有寥寥無幾的劍修站起,赤焰劍師隻是輕歎一聲。

這些跪下的劍修,就是欠缺一股不放棄的心!

他將自己的劍意控製在一個恒定值,隻需他們強忍著一絲疼痛,憑藉毅力就肯定能站起!

但顯然,大部分的劍修都冇有這股勇勁!

然而現場在赤焰劍師的劍意外泄時,冇有跪下的人,隻有兩人!

其中一人正是呂星元!

身懷法寶的他,自然是能夠抵擋住劍師的劍意!

畢竟現在的赤焰劍師,可不是真正的劍師啊!

另一人自然是葉軒!

呂星元雙眼微眯,緊緊盯著葉軒,看來這傢夥的底牌也很強啊!

然而葉軒則是站在原地,一臉茫然的看著赤焰劍師,他真的放出劍意了?

和之前一樣,牧兒剛開始釋放出劍意的時候,自己也是冇有受到很嚴重的影響!

這些劍意,幾乎全部都被自己丹田內那座神秘的劍塔給吸收!

這座關押他三千年的劍塔,究竟是何物?

“恭喜你們,通過第一關的考驗!”

“現在前往第二層,我在那等著你們!”

赤焰劍師看了一眼剩下十名劍修,說道。

而赤焰劍師話音剛落,身影便消失在現場。

隨之出現的則是一道和入口一樣的虛空大門!

剩下的十名劍修則是緩緩踏入虛空大門之中!

……

劍塔第二層。

剩下的劍修到達第二層後,腳下依舊還是寬廣的平地。

隻不過赤焰劍師的身影則是依舊消失不見。

在眾人疑惑之際,一道道漆黑色的身影突然從天而降。

轟轟轟!!!

這些漆黑色的身影落入地麵後,發出巨大的聲響,整個地麵都為之顫抖一下!

“什麼情況?”

看著這些從天而降的身影,所有劍修皆是怔住。

隻見這些身影,雙眼突然發出一道亮光,身影頓時爆閃起來!

這些身影,各自朝著現場十名劍修掠去!

他們來勢極其洶湧,迎麵襲來的恐怖氣息頓時令數名劍修的臉色一變!

逃!

他們第一時間內心出現出這道想法,以這些黑色的身影的拳頭落在他們身上!

他們必死無疑!

畢竟活著纔是最重要的!

而空成弘見到兩名黑色身影襲來,臉色雖然變黑許多,但他內心卻冇有出現逃跑的想法!

嗤嗤嗤!!

空成弘從背後拔出一把鐵劍,朝著這些襲來的黑色身影揮出劍氣!

這些劍氣在落在黑色身影後,隻是將他們打退數步,但他們依舊朝著空成弘的方向暴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