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呂星元的遺言,葉軒隻是冷冷的笑了一聲。

“就算你老爹是大帝,老子殺你照樣不誤!”

聽到葉軒的話,呂星元不甘的看著葉軒,然後身體一倒,整個人氣息儘無!

就在呂星元剛剛倒在地上時,他的體內頓時突發一道亮光。

一道身影驀然間從他體內出來。

隻見一道虛影懸浮在呂星元的屍體上,而虛影一臉惱怒的看著葉軒。

“混賬東西,你居然敢殺我兒子!”

“你叫什麼名字?”

“我定要你碎屍萬段!”

葉軒聽到對方的話,隻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揚起,一臉自傲道。

“你爺爺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葉軒是也!”

“有種你就來赤峰城的赤焰劍塔這,找你的葉爺爺!”

對方聽到葉軒的話,頓時被氣得一愣一愣的,隻見他身體不斷起伏著,臉上儘顯猙獰之色。

“好!”

“很好!”

“既然你想找死,我可以成全你!”

“我青劍宗可是隸屬於道府劍門的,敢膽惹我們青劍宗,你小子死定了!”

說罷,虛影頓時消散於現場。

而葉軒並未因為對方的話而感到慌張,誰讓他的靠山實在是太硬了!

雖然他也覺得自己是吃軟飯的。

但是吃軟飯就不香了嗎?

青劍宗是吧!

要他碎屍萬段,真是好怕怕啊!

至於道府劍門,為何葉軒感覺如此熟悉呢?

就在葉軒疑惑的同時,一道身影驀然出現在他身旁。

隻見他傷痕累累,氣息萎靡不堪,衣服都破了數個大窟窿,看起來狼狽至極!

而葉軒見到他後,則是一臉驚訝,以他的實力,居然能夠對付得了十道黑色身影!

看來他還是有些本事的!

“僥倖!”

“還好關鍵時刻,劍意突破到小劍修巔峰!”

“不然今日恐怕是死在這咯!”

聽到空成弘的話,葉軒則是輕輕點了點頭。

相比呂星元,他倒是覺得空成弘可靠一些。

雖然他一開始給他的感覺有些不好,但至少為人還是不錯的!

至少冇有做出借刀殺人的事情!

而空成弘這邊,在見到地上呂星元的屍體,他則是臉色大變起來。

“葉兄,他可是青劍宗宗主的兒子啊!”

“青劍宗宗主就他一個獨苗,而且他還是及其護犢子!”

“你這下死定了!”

“快點逃吧!”

“能逃越遠越好!”

聽到空成弘善意的提醒,葉軒隻是輕聲笑了笑,一臉淡然如水道:“無事!”

“我的靠山硬,區區一個青劍宗而已!”

聽到葉軒的話,空成弘頓時愣住,看著麵色毫無慌張的葉軒,他疑惑道:“葉兄,你靠山是?”

葉軒一臉輕描淡寫道:“女帝!”

空成弘:“……”

聽到葉軒的話,空成弘還以為自己是耳朵出問題了。

葉軒的靠山是女帝?

整個大陸,女帝能有多少?

除了青蓮女帝,就冇有了吧?

他說靠山是女帝?

青蓮女帝可是出了名的一塵不染,對待男性那可是一個字的冷漠!

完全冇有聽說有男效能夠出現在他身邊,更彆說會成為男性的靠山了!

他的靠山是女帝,這句話說出來,誰信啊?

“葉兄真是位幽默的人啊!”

空成弘笑了笑,顯然不相信葉軒的話。

而葉軒則是聳了聳肩,對方既然不相信,那又能怎麼樣?

總不能吃掉他吧?

就在兩人閒聊之際,赤焰劍師的身影驀然出現在現場。

隻見他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葉軒和空成弘,輕歎一口氣道:“隻有兩人了麼?”

“看來赤峰城的劍修,是一年比一年差了!”

空成弘聽到赤焰劍師的話,嘴角微微一抽。

就憑赤峰城這種窮鄉僻壤之地,能有多少強大的劍修?

而赤焰劍師見到空成弘臉上的異色,則是一臉正色道:“我就是從赤峰城出來的!”

“千萬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地方!”

“劍修修的是心,無論在多麼差的條件下,都應該保持一股勇往直前的心!”

空成弘聽到赤焰劍師的話,頓時肅然起敬,重重的點了點頭。

“受教了!”

赤焰劍師見到自己的話被聽進去,他滿意的點了點,繼續道:“你們還想去第三層嗎?”

葉軒聞言,自然是點了點頭,而空成弘則是猶豫片刻,也是點了點頭。

雖然他現在的情況有點差,但他還是很好奇劍塔第三層究竟是怎麼樣的!

這種變態劍塔,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闖過的!

見到兩人點頭,赤焰劍師也是不多廢話,大手一揮,虛空之門突然出現。

而葉軒和空成弘則是毫不猶豫的踏入其中!

……

劍塔第三層。

相比之前寬廣的平地,第三層則是在一片狹窄的草地上。

而葉軒和空成弘踏入第三層時,他們不遠處的地麵,突然冒出一塊高達三丈的石碑!

石碑一出,赤焰劍師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他們麵前。

“你們第三層的任務是,在一日之內。”

“領悟劍心!”

“什麼?”聽到赤焰劍師的話,空成弘雙眼瞪大,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赤焰劍師。

一日之內領悟劍心,這怎麼可能?

就算是青劍宗,裡麵能夠找出領悟出劍心的劍修,少之又少!

更彆說一日之內領悟劍心了!

難怪第三層到現在,都冇有人通關過!

領悟劍心,這怎麼可能啊!

“我棄權!”

空成弘立馬舉起雙手,臉上儘顯無奈之色。

他自己幾斤幾兩,他還是知道的。

一日之內領悟劍心,根本不可能!

在這待下去,也隻是浪費時間!

還不如直接棄權!

見到空成弘投降,赤焰劍師臉上並未出現變化,似乎覺得習以為常。

“你呢?”赤焰劍師轉頭看向一臉平靜的葉軒。

葉軒則是淡淡的看了赤焰劍師一眼,自通道:“可以一試!”

聽到葉軒的話,赤焰劍師頓時怔住,臉上出現說不清的奇妙!

“好!”

赤焰劍師輕輕點了點頭,大手朝著空成弘的方向一揮,將其送走!

而空成弘在被送出去的最後一秒,給了葉軒一個鼓勵的笑容。

“葉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