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焰劍師見到青蓮的身影後,感受到青蓮的帝威,身體不自覺的下跪著。

他在很早的時候就知道青蓮女帝的威名,但從未如此近距離的見到過青蓮女帝。

今日居然能夠見到其身影,雖然隻是一具分身。

“少主,彆擔心,按著你內心的想法。”

“勇往直前吧!”

“一切有我頂著!”

青蓮的聲音很是柔和,嘴角泛著一抹笑容,給予葉軒一個鼓勵的眼神。

而葉軒也是冇有多說什麼,繼續朝著石碑的方向靠近。

有了青蓮的保護,葉軒佇立在石碑麵前,靜靜感受著石碑上的劍意。

“我的劍心麼?”

“我練劍的意義是什麼?”

想到這,他有些茫然的回頭看向青蓮,在看著青蓮的容顏後,他的眼神變得堅毅起來。

“我的劍心是為了守護她!”

“我所走劍的道路,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隻有見到青蓮,才能讓我握住手中的劍!”

然而就在葉軒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時,石碑突然釋放出一道光芒。

而光芒閃爍而起,葉軒的眼睛頓時失去光芒。

青蓮在見到葉軒的異樣後,俏臉上依舊淡然如水。

一旁的赤焰劍師則是小心翼翼的對其問道:“你不怕這小子迷失在幻境中麼?”

“被這石碑困在幻境中的劍修,從未有一人出去過!”

“這小子恐怕也是其中一個……”

青蓮聞言,隻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俏臉上儘是自信,“如果是他。”

“他一定能走出去。”

“為什麼?”

“因為,他可是我引以為傲的夫君!”

聽到青蓮的話,赤焰劍師則是深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住內心的波動,眼眸微微顫了顫。

這小子真的是青蓮女帝的夫君!

這小子真該死啊!

隻見赤焰劍師緊緊咬著後槽牙,深邃的目光看向葉軒的方向。

……

幻境中。

葉軒見到三千年前,葉家被滅族的畫麵。

那一天,因為葉家的人觸及到朱雀國皇族的利益。

那時的葉家,繁榮昌盛,其實力隱隱約約的威脅到皇族。

雖然葉家先祖為朱雀國貢獻出很多。

但畢竟那已經是過去式。

所謂的兔死狗烹,鳥儘弓藏。

一切威脅到皇族的利益的,都將會被處死!

葉家正是如此,所謂的葉家的人以下犯上,公然無視皇族的權威。

隻不過是皇族為了滅掉葉家而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罷了。

再次見到朱雀國的皇族斬殺葉家的人。

葉軒的雙眼頓時發紅,強壓住內心的咆哮。

因為他知道,麵前的這一切都是幻境。

然而在見到皇族的人,手握著手中的長槍,欲刺向青蓮的時候,葉軒徹底安耐不住。

那時的青蓮,在見到氣勢洶湧的皇族士兵,嚇得淚水猛然從眼眶中湧出。

而葉軒見到長槍即將冇入青蓮的眉心時,他一把握住士兵的長槍。

任由手中流出鮮血,他的臉色都未變。

因為他知道,若是自己放手,死的會是青蓮!

皇族士兵見到突然出現的葉軒,臉色驟然變化起來。

然而葉軒並未理會他,而是一拳轟向其胸膛,一拳將其胸膛貫穿!

見到皇族士兵死去,青蓮則是哭得更大聲,俏臉上儘是懼色。

而葉軒見狀則是更為心疼,彎腰將其摟在懷中,大手輕輕拍著青蓮的後背。

很難想象,一個愛哭鼻子的小丫頭,經曆三千年會成為一名令人聞風喪膽的女帝!

這三千年,她究竟經曆了些什麼啊!

越是這麼想,葉軒抱著青蓮的力氣更加大,生怕青蓮會從自己身邊離去。

“我要變強!”

“我要變得最強!”

“我要破解邪神詛咒,我要保護青蓮!”

葉軒緊緊抱著青蓮,內心不斷低吼著,而周圍的幻境也隨之瓦解。

無論再多可怕的畫麵,依舊改變不了葉軒保護青蓮的想法。

他已經找到屬於自己的劍心了!

劍塔內,距離葉軒進入幻境,僅僅隻過去半個時辰。

而葉軒身上的氣息卻猛然暴漲起來。

砰砰砰!

修為突破到通靈境初期!

不僅如此,劍意還突破至大劍修巔峰!

見到實力突然暴漲的葉軒,赤焰劍師眼眸微微顫了顫。

“這小子,真的了不得啊!”

“難怪女帝大人會看上他!”

聽到赤焰劍師對葉軒的讚美,青蓮則是一臉自豪的看著葉軒。

回到現實後的葉軒,則是環顧了一下四周。

發現自己真的回到現實後,他則是輕輕吐了一口氣。

一臉笑意的看著青蓮,說道:“幸不辱命!”

青蓮笑了笑,緩緩來到葉軒麵前,輕輕吻了葉軒的薄唇,給了他一點鼓勵。

“少主真厲害!”

葉軒則是不好意思的饒了饒頭,老臉一整羞紅。

一旁見到秀恩愛的兩人,赤焰劍師則是嘴角一抽。

看來傳言是假的。

青蓮女帝很大膽,怎麼會有厭男症呢?

傳言還真會騙人,騙的還真不是一星半點,

而青蓮見到葉軒平安無事後,倩影逐漸虛幻起來,消失前對著葉軒說道:“少主,我在青軒聖地等你!”

葉軒點了點頭,目送青蓮的分身消失在現場。

青蓮消失後,葉軒看了一眼赤焰劍師,說道:“怎麼樣?”

“我這是通過了嗎?”

赤焰劍師聞言,如同小雞啄米般點頭,道:“通過了,通過了!”

現在的赤焰劍師,可不敢想之前一樣對待葉軒,現在他看向葉軒的目光,反而多了一絲諂媚。

畢竟葉軒的靠山是女帝,要是惹了葉軒一個不高興,直接叫女帝大人把他劍塔拆了都可以!

他可不想自己死後,連最後一片淨土,劍塔都被人拆了!

“那第四層的挑戰呢?”葉軒看著赤焰劍師,淡淡道。

赤焰劍師則是輕輕搖了搖頭,笑道:“葉少說笑了,赤焰劍塔可冇有第四層的挑戰!”

“赤焰劍塔第四層是存放那個東西的地方!”

“既然葉少通過考驗,自然是要將此物送到您的手中啊!”

聽到赤焰劍師的話,葉軒輕輕點了點頭。

他也想看看,這神秘的寶物,究竟會不會是天道碎片。

若真是天道碎片,那麼此行的目的,就完美達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