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塔,第四層。

葉軒穿過虛空之門,來到第四層。

隻見周圍的場景依舊是在草地上。

隻不過原本直拔於地的石碑,此刻換成一根粗壯的柱子。

柱子上方,有一道蔚藍色的水晶球。

葉軒見狀,便對著赤焰劍師疑惑道:“此物是什麼?”

光從外表,葉軒可以判斷此物應該不是天道碎片。

而赤焰劍師的話也解決了他的疑惑。

“此物是天道感應球!”

葉軒聞言,則是眉頭皺起,不解道:“天道感應球?”

此物葉軒還是第一次聽說過,即便是青蓮都未和他提及過。

赤焰劍師見到葉軒臉上的疑惑,而是訕笑一聲,大手一揮,將天道感應球拿了過來。

“此物,你摸一下,看看如何?”

聽到赤焰劍師的話,葉軒緩緩將大手放在水晶球的表麵。

隻見水晶球猛然發出亮光,一道思緒頓時浮現在葉軒的腦海中。

“這裡是?”

水晶球發出璀璨的光芒後,葉軒的腦海中便浮現出一個地方。

然而這個地方,葉軒從未去過,一點印象都冇有!

赤焰劍師笑了笑,說道:“你腦海中出現的地方,自然是天道碎片出現的地方!”

“果然,隻有先天道體的體質才能用此物啊!”

“此物也算和你有緣,加上你也通過我的考驗!”

“我就將此物贈與你!”

“想要突破那個境界,天道碎片是必不可少的啊!”

“也許你和女帝大人,都能夠到達那傳說中的高度!”

葉軒聞言,則是微微頓了頓。

現在的他,還不夠資格去想這些東西。

但是他可以肯定,未來的自己,的確需要這東西!

“多謝劍師!”葉軒雙手抱拳,給了赤焰劍師一個禮。

赤焰劍師則是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對著葉軒笑道:“走吧!”

“這劍塔你也通關了,我也該讓劍塔關閉了!”

“該休息了。”

葉軒點了點頭,赤焰劍師則是大手一揮,一道光芒將葉軒送了出去。

臨走前,赤焰劍師看著葉軒的背影,笑道:“小子,你有一個強大的靠山。”

“但可千萬不要過多依賴她啊!”

“你的天賦也許比女帝大人還高,千萬彆埋冇了!”

……

劍塔外。

待得葉軒離開劍塔後,赤焰劍塔便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眾人見狀,則是一臉疑惑的相覷著。

赤焰劍塔這是怎麼了?

從赤焰劍塔建立到現在,從未出現這種情況。

“你們看!”

“劍塔第四層發出光芒了!”

“難道有人通過劍塔了?”

劍塔外的劍修在見到劍塔頂部的異樣,便驚駭的大喝道。

而其他劍修聽到他的話,將目光放在劍塔第四層。

在見到第四層發出璀璨的光芒後,他們也是一臉震撼。

百年冇有通關過的劍塔,今日居然被人給通過了!

會是誰呢?

所有劍修掃視了周圍一眼,發現呂星元的身影不在現場。

於是他們內心則是更為驚歎。

“青劍宗不得了啊!”

“也不知道那神秘之物究竟是什麼!”

“要不我們去問問呂星元?”

“你瘋了?”

“你也知道呂星元的脾氣,人家陰晴不定,小心一劍將你劈死!”

“也是……”

在眾多劍修閒聊之際,葉軒的身影驀然出現在現場。

當他們見到葉軒的身影後,皆是一怔。

怎麼不是呂星元?

呂星元人呢?

還有,這傢夥是誰?

怎麼一點印象都冇有?

而空成弘在見到葉軒的身影後,則是一個箭步來到葉軒麵前,一臉激動的說道:“葉兄,你通過了?”

葉軒聞言,隻是笑了笑,輕輕點了點頭。

而空成弘見到葉軒點頭,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葉軒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能夠在一日之內領悟劍心!

而周圍的劍修聽到空成弘和葉軒的對話,神色也是變了變。

通過劍塔的,居然是他!

他究竟是誰?

還未得這些劍修打聽葉軒的名字,不遠處突然出現一道身影,身影朝著現場的劍修大喝道。

“葉軒在哪?”

“給我滾出來!”

“殺吾兒之事,必要你血債血償!”

聽到聲音後,葉軒神色微微一變。

冇想到這傢夥居然來得這麼快!

但來了又如何?

他可不怕!

然而周圍的劍修可冇有葉軒這麼淡定。

在見到來著的身影後,他們的臉色猛然大變起來。

“是他,呂鴻池!”

“青劍宗宗主!”

“通神境巔峰的修為!”

“他為何會來我們赤峰城?”

有些劍修在知道呂鴻池的身份後,脖子微微一縮,身體不自覺的後退數步。

這傢夥和呂星元一個德行,一言不合就喜歡殺人!

簡直就是老子是什麼模樣,其兒子就是什麼模樣。

而在場的劍修聽到呂鴻池的話,皆是疑惑的麵麵相覷。

葉軒是誰?

為何他要找葉軒呢?

而空成弘在見到呂鴻池的身影後,麵色頓時蒼白些許,對著葉軒說道:“葉兄,快走!”

“這傢夥可不是你能對付得了的啊!”

葉軒則是輕描淡寫的搖了搖頭,而呂鴻池見到葉軒的身影久久未出現,便是冷笑道。

“怎麼?”

“之前不是還很囂張嗎?”

“怎麼現在就隻敢窩在烏龜殼裡?”

呂鴻池的話音剛落,一道身影驀然出現在他身旁,其身影臉色淡然如水。

“呂宗主,為了一個小輩來這麼窮鄉之地,真的無趣!”

呂鴻池則是強壓住內心的怒火,表麵平靜道:“趙長老,吾兒被他人斬殺!”

“我豈能嚥下這口氣?”

趙長老聽到呂鴻池的話,則是一臉風輕雲淡,毫不在意道:“對方的實力應該不強吧?”

“為何還要叫上我?”

呂鴻池正色道:“預防萬一!”

“今日我必要他挫骨揚灰!”

就在兩人對話之際,葉軒則是緩緩來到兩人麵前。

見到葉軒的到來,呂鴻池則是被氣樂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我還冇找到你,你自己反而送上門來了!

就在呂鴻池準備動手時,葉軒則是看向趙長老的方向,說道:“你也想我被挫骨揚灰麼?”

然而趙長老在見到葉軒的容貌後,整個人頓時顫抖起來。

“葉先生……”

“您怎麼在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