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的女帝,無論對外還是對內,都是一副清冷的模樣,任何事情都好像引起不了她的興趣一樣!

但在今日!

她居然看到平日裡威風凜凜的女帝大人,居然撲到一名少年的懷中,不斷嗅著少年身上的氣味,整個人如同一隻小貓一樣,蜷縮在少年的懷中,安分又乖巧!

這絕對不是她的女帝大人!

這絕對不是!

紅袍女子內心不斷呐喊著,整個人如同失了神一樣呆滯在原地。

而此刻葉軒感受到胸膛前的溫暖,臉上露出久違的微笑,大手輕輕撫摸著青蓮的後背,一臉柔和的看著她。

“青蓮,三千年過去了,你變強了!”

“也變得好看了!”

說罷,葉軒便仔細打量起長大後的青蓮。

鳳眼微彎,肌膚凝脂如雪,長得一副傾國傾城的容貌,尤其是右眼角的淚痣,更添一絲成熟的風采!

看著與自己腦海中完全不一樣的青蓮,葉軒內心感到極為羞愧。

“這些年,我冇陪在你身邊,讓你一個人吃了不少苦頭了吧?”

聽到葉軒的話,青蓮隻是一臉幸福的笑著,不斷搖頭道:“這些年不辛苦!”

“我就知道少主冇有死!”

“我一直堅信著少主一定會回來找我的!”

“所以我一點也不怕吃苦!”

“我要不斷修煉,為了能夠再次見到少主!”

聽到青蓮的話,葉軒有些心疼起來,輕輕抱住青蓮,感受著青蓮身上傳來的體溫。

而青蓮則是不斷觀摩著三千年未曾見到的葉軒,眼中儘是柔情。

終於等到他了!

而當青蓮看到葉軒嘴角流出一絲淡淡的鮮血時,她頓時從葉軒的懷抱中脫離出來,一臉冰冷的環顧四周,漠然道。

“是誰?”

“是誰讓我的少主受傷的?”

聽到自家女帝大人的話,紅袍女子嬌軀不斷顫抖著,猛然跪下,將頭埋在地上,顫聲道。

“女帝大人……”

“我不知道他是您的人。”

“奴婢知錯了!”

青蓮聽到紅袍女子的話,身上的冷意更顯,整個人殺意凜冽令紅袍女子的嬌軀更加顫抖起來。

葉軒見狀,無奈的苦笑一聲,說道:“無事,她下手不重,原諒她吧!”

“再說了,她也是為你好,這事就這樣過了吧!”

青蓮聽到葉軒的話,這纔將身上的殺意收了回去,一臉冰冷的看著紅袍女子,淡淡道。

“牧兒,若有下次。”

“即便你是跟了我上百年的侍女,我都會一劍將你斬殺!”

牧兒聽到青蓮的話,如同小雞啄米般不斷點頭,說道。

“多謝女帝大人開恩!”

“奴婢知錯!”

說罷,牧兒則是一臉感激的看著葉軒,而葉軒則是微微笑了笑,擺了擺手示意這隻是件小事!

葉軒這裡此刻正在打量著身為女帝的青蓮,感受她身上的帝威,不禁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這丫頭,現在可真了不得!”

而青蓮似乎想起什麼,輕輕摸了摸精緻的下巴,對著牧兒說道。

“你現在趕緊去鳳凰國的各大聖地發請柬!”

牧兒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青蓮,不解道:“女帝大人,為何要發請柬?”

青蓮則是一臉平靜的說道:“三日之後,我將與我的少主葉軒成婚!”

“請他們過來見證我與少主的婚禮!”

牧兒聽到青蓮的話,整個人頓時呆滯住,然後一臉焦急道:“女帝大人,這是不是有點快了?”

“您這般身份與他成婚……”

“是不是有點內啥了?”

青蓮則是不以為然,眉頭猛然蹙起,沉聲道:“快?”

“我從小的夢想,就是能夠嫁給葉軒少主!”

“此事不容拖遝,快去!”

牧兒聽到青蓮肯定的答覆,於是不再繼續辯解什麼,而是螓首一點,轉身離去!

而葉軒這邊,在聽到青蓮的話後,他也和牧兒一樣怔住!

三日之後就要成婚,這的確有些著急了!

但在聽到青蓮從小到大的願望後,他整個人則是沉默下來!

青蓮從小就是孤兒,在她五歲流浪的時候被葉家家主,也就是葉軒的父親收養了!

當時葉軒隻有八歲,但當他聽到父親給他找來一名侍女時,他整個人興奮無比!

畢竟他從小就是經脈堵塞,無法通過吸收天地靈氣進行修煉。

而多了一個如同妹妹般的玩伴,當時他可開心得不得了!

雖然名義上說他的侍女,但葉軒從冇有將她當做侍女一樣,反而把她當作親妹妹一般,對她疼愛有加!

在他十三歲的時候,那時候青蓮隻有十歲。

那時天真無邪的青蓮,整天就跟在葉軒的屁股後麵,每天都在說自己未來一定要當葉軒的妻子!

每天都要照顧葉軒。

當時的葉軒也隻是當做玩笑話,畢竟她才十歲,對於結婚之事來說,她還太早了!

而葉軒十五歲那年,整個葉家被朱雀國的國主以莫須有的罪名給滅族!

整個葉家,除了葉軒和青蓮,無一倖存!

而接下來,就是葉軒從葉家的遺蹟中,找到父親的遺物!

父親的遺物是一個漆黑色的匣子,當時葉軒很是好奇。

這匣子究竟是何物,居然能夠在如此慘烈的情況下儲存完好!

當他打開匣子後,匣子內發出一道黑色光芒,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他被一座神秘的劍塔困住三千年!

而看著眼中閃爍一絲悲傷的葉軒,青蓮則是一臉正色道。

“三千年前,少主神秘失蹤後,我便一個人開始流浪!”

“我拚儘自己的生命,不斷從一個又一個橫屍遍野的秘境中脫穎而出!”

“我的天賦也算不錯,僅僅五百年,我就踏入大帝之境!”

“而當我踏入大帝境時,我就將那些朱雀國的皇室全部斬殺!”

“將朱雀國更名為鳳凰國!”

“也創立了青軒聖地,在這靜靜等待著少主的到來!”

“因為我知道,少主一定不會將我丟棄的!”

“我一直堅信,少主一定會來找我的!”

說著說著,青蓮原本平靜的雙眼再度發紅,強忍著眼眶中的淚水噴湧而出!

而葉軒隻是緊緊抱著青蓮,久久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