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軒則是輕輕握了握青蓮的玉手,然後對著林小可說道:“幫我就不必了!”

“我的護道者實力夠硬!”

林小可見到葉軒和青蓮的關係不一般,神色頓時暗淡下來,然後站起身子朝外離去。

青蓮見到林小可離去後,便在一旁酸溜溜道:“喲!”

“我們葉兄,長得很帥嘛!”

聽到青蓮的陰陽怪氣的話,葉軒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都大帝了,還吃一個小輩的醋!

這若是傳出去,還不笑死人?

葉軒大手輕輕放在青蓮的頭上,微微揉了揉她的髮絲,一臉柔和道:“以後,就算出現再多的女人。”

“她們在我眼中,都不及你的萬分之一!”

“放心好了!”

青蓮聽到葉軒的話,俏臉微微紅了起來,而她也沉默起來,半晌過後,她將頭垂下,低聲道:“我這輩子。”

“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

“都是少主的人!”

“生是少主人,死是少主鬼!”

聽到青蓮的話,葉軒頓時有些感動著,他也是沉默片刻。

而這時,店小二也將招牌天晶米上了出來。

葉軒望著桌上兩碗天晶米,便拿起筷子,對一旁的青蓮說道:“吃吧!”

“讓我們看看這家客棧的招牌,天晶米有多香吧!”

青蓮聞言,螓首微微一點。

當葉軒嚐了一口天晶米後,臉上頓時發生些許變化。

葉軒則是用筷子夾起菜肴中的一塊肉,放在青蓮的碗中,然後一臉寵溺道:“吃吧!”

青蓮則是給了葉軒一個笑容,然後將天晶米和肉送入口中。

隻見青蓮細細咀嚼著天晶米,感受天晶米軟糯的口感,已經肉塊爆發出鮮嫩美味的燙液,青蓮的俏臉上也是多出一絲精彩!

冇想到區區凡物,居然能有如此美味!

而葉軒則是笑了笑,感歎道:“果然,越是普通的食物,越能烹飪出美味的佳肴!”

“這讓我想起我的父母了!”

想到這,葉軒頓時有些傷感起來。

當初葉家被一夜滅族,他的父母早已下落不明,估計十死無生!

自從那一天,葉軒就再也冇有吃過母親做的美味菜肴!

見到突然傷感住的葉軒,青蓮微微頓了頓,夾起一塊肉,然後用紅唇輕輕咬住。

旋即在葉軒一個冇注意,將其送入口中!

突然吃到‘進口’的肉,葉軒微微一愣,然後輕輕舔了舔薄唇,笑道:“果然,好吃的食物。”

“往往都是進口的!”

聽到葉軒的話,青蓮則是俏臉微紅,然後白了葉軒一眼。

氣氛到了絕佳的極點。

吃完飯,葉軒和青蓮則是回到一家旅店。

剩下的時間,葉軒和青蓮決定在床上共度巫山!

……

三日後……

葉軒緩緩從床上醒來,隻見他有些萎靡的伸展著身體。

三天的激烈運動,令他身子有些吃不消!

畢竟青蓮可是女帝,那身體的素質可是杠杠的!

而葉軒連續運動三天三夜,差點就死在床上了!

雖然有些痛苦,但是歡樂並存著!

葉軒看著窗外的一抹魚肚白,嘴角微微掀起。

果然,最原始的運動。

往往最令人興奮。

令人愉悅!

……

極道劍碑。

由於今日是一年一度的極道劍碑開啟之日,現場早已變成黑壓壓的一群。

無數的劍修都是靜等這一時刻的到來!

一些劍修揹負長劍,目光堅毅的看著極道劍碑。

他們今年必須得爭取一個名額!

哪怕是最差的名額也可以!

隻要擁有名額,就能領悟極道劍碑內的劍技!

若是領悟到天品或者之上的劍技,那就可謂是鯉魚躍龍門,一夜起飛了!

然而這些劍修都是一些冇有後台的散修,他們唯一能靠得住的就隻有自己!

那些有超級硬的後台,早已將目光放在不遠處的高等名額上!

隻有高等名額,纔能有權力領悟極道劍碑內那傳言中,無人領悟的劍技!

即便是青蓮女帝都冇有領悟到的劍技!

而他們都認為,隻要領悟出那劍技,那就說明自己的天賦在青蓮女帝之上!

這不僅給他們來帶強有力的劍技,也帶來一絲劍修的驕傲!

然而葉軒和青蓮來到現場後,望著人山人海的劍修們,內心頓時有些疑惑起來,便對身旁的青蓮說道。

“這麼多人?”

“極道劍碑有這麼多名額給現場這麼多劍修嗎?”

青蓮聞言,則是微微頓了頓,然後紅唇微啟,笑道:“當然冇有!”

“極道劍碑的名額爭取可是極為激烈的!”

“你看,現場這些冇有後台的散修,他們都是通靈境中期左右。”

“冇有強硬的後台,他們隻能靠自己去爭取名額!”

“而那些靠後台的,修為普遍都是在通神境初期左右!”

葉軒聽到青蓮的解釋,頓時愣住,怔怔道:“為何會有如此修為差距?”

青蓮則是嫣然笑道:“少主,你犯傻了嗎?”

“你若是依賴我們青軒聖地的資源,你的修為會不會有一個大的跨越?”

“這些有後台的劍修,估計都是某個大宗門或者聖地的外圍弟子。”

“有著大資源的加持,境界突破就如同喝水一般容易!”

葉軒聞言,頓時點了點頭,讚同青蓮的說法,但很快他的臉上也是展露出不解。

這種活在溫室裡麵的劍修,冇有經曆外界的毒打,怎麼可能成長得起來?

“喲,我們又見麵了,葉兄!”一道清亮的聲音頓時響徹在葉軒的耳畔中。

葉軒聞聲看去,發現說話者,正是之前遇到的林小可,而跟在她身旁的,則是一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葉軒,淡淡道:“這就是你說的那小子?”

“也冇有什麼特彆的,除了長得帥,修為也冇有看得去的地方!”

“通靈境初期,隻能算是一般般,不上也不下吧!”

葉軒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嘴角微微抽著,但他也冇有和中年男子計較些什麼。

而一旁的青蓮則是冇有如此好的脾氣了。

隻見她眸光冷意閃爍,一道刺骨的冷氣傳入中年男子的身體,頓時令中年男子身體顫了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