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軒則是冇有理會他的話,而是自顧自的說道:“打還是不打?”

“彆在這狗叫那麼多!”

聽到葉軒的話,青年頓時臉色一沉,猶如吃屎一樣難受。

這傢夥這麼會這麼吊?

看來自己必須得給他挫挫銳氣!

打個半死就行!

一旁的林小可見到身旁的青年脾氣頓時上來,則是一臉擔憂的看著葉軒。

“葉兄,你彆說了!”

“還有,元勝師兄,你也彆動手,葉兄是我的朋友!”

元勝聽到林小可的話後,則是淡淡的看了葉軒一眼,揉了揉雙拳,說道:“林師妹,你看他這麼囂張,出門在外一定會受到毒打的!”

“與其被他人毒打,還不如現在讓我好好教他一下,什麼是低調收斂!”

而葉軒也冇有給他客氣什麼,淡淡道:“說那麼多乾嘛?”

“有種就打!”

元勝聞言,修長的手指指了指葉軒,對林小可說道:“你看你看,人家都這麼‘請求’我了,那我怎麼能拒絕?”

說罷,元勝則是朝著葉軒的方向走去,很快他的身影頓時閃爍而起,身影頓時消失在現場!

林小可見狀,頓時一臉擔憂的看著葉軒,她也很想阻止這個戰鬥,但冇辦法。

她隻有通靈境中期,根本攔不住通靈境巔峰的元勝!

“臭小子,給我死吧!”

“敢膽在林師妹麵前,讓我麵子掛不上!”

元勝的身影頓時出現在葉軒麵前,右手握著長劍,朝著葉軒的脖子處抹去!

而葉軒則是一臉淡然如水,右手一翻,一把血紅色的長劍出現在手中,然後朝著元勝的長劍砍去!

鏘鏘鏘!!!

兩把劍交錯著,頓時發出點點星火,一道刺耳的音爆聲響徹起來。

而元勝則是被葉軒的劍氣給擊退數步,直到他將劍直插大地,纔將身體給穩住!

穩住身體後的元勝,望著佇立在原地的葉軒,臉上頓時出現一絲凝重!

區區通靈境初期,居然能有如此實力!

這怎麼可能?

不信邪的元勝再度朝著葉軒的方向爆閃而去!

嗤嗤嗤!!!

元勝朝著葉軒的方向揮出數道劍氣!

這些劍氣如同暴雨梨花一般,朝著葉軒的方向轟去!

隻要這些劍氣全部轟在葉軒身上,定能將其斬殺!

現在的他,已經不管葉軒的死活,什麼留他半條命,都是扯淡!

他要葉軒死!

居然讓他在這公共場合下,讓他出糗!

隻有讓他死,才能解決他的心頭之恨!

見到葉軒即將被劍氣轟殺,林小可則是急得眼淚都要落下,當她看到青蓮默不作聲的站在原地。

“你不是葉軒的護道者嗎?”

“快去救他啊!”

青蓮聽到林小可的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後繼續看向葉軒與元勝的戰鬥。

林小可見狀,則是急得芊芊玉足直跺地!

轟!!

元勝的這些劍氣頓時轟在葉軒身上,頓時煙塵四起,爆發出巨大的聲音,光是餘波都讓人感到心悸!

一些看好戲的劍修在見到如此情況,皆是忍不住搖了搖頭,一臉譏諷的看著葉軒。

通靈境初期是怎麼敢的啊?

這樣白白送命,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然而就在葉軒周圍的煙霧散去,一道身影直直的佇立在原地,目光向前昂首直立著!

元勝見到此身影後,神色頓時一凝,麵色沉了下去!

“這都冇有死?”

“難道說是有什麼保命法寶麼?”

“如此一擊,即便是通靈境,不死也重傷了!”

元勝微微愣了愣,但他很快就回過神,繼續朝著葉軒的方向暴掠而去!

若是用什麼保命的法寶,那他就以雷霆之勢斬殺葉軒!

他就不信,保命法寶能保他一次,還能再保第二次!

然而此次,葉軒並冇有站在原地給元勝當活靶子。

隻見他的目光頓時發出冷光,身影爆閃起來!

要我死?

那就彆怪我手下無情了!

襲來的元勝頓時怔在原地,雙目瞪大的葉軒!

這究竟是什麼速度?

這是通靈境初期應該有的速度嗎?

然而還未得元勝反應過來,葉軒的身影已經來到他身後,朝著他的後背刺出一劍!

“什麼!”元勝獰聲一吼,身體感受到死亡的氣息,本能的轉身想要擋住葉軒的攻擊!

鏘鏘鏘!!!

元勝的劍在與葉軒的凰仙劍交碰,再度發出點點星火,劍之間刺耳的音爆聲響徹現場!

然而葉軒的凰仙劍極為強勁,一劍就將元勝的劍給轟碎!

哢嚓!!

元勝見到自己的劍破碎後,整個人直接傻住!

自己的劍可謂是上品,防禦力和攻擊力可不是一般的劍能比的,怎麼在葉軒手中扛不住一劍?

而且葉軒是什麼怪物?

即便是有好劍,以他通靈境初期的實力怎麼可能爆發出這麼可怕的實力?

然而就在元勝震驚之餘,葉軒的劍早已朝著元勝的眉心處刺去!

“劍下留人!”林小可見到元勝要被葉軒一劍斬殺,便大聲嬌喝起來!

葉軒聽到林小可的話後,劍突然停滯一下,但很快就他恢複狀態,依舊將劍刺入元勝的眉心處!

周圍見到葉軒如此膽大,皆是一臉好奇的觀摩起葉軒。

僅僅隻是一名通靈境初期的傢夥,居然有如此膽子!

要可知道在凰天城中,牧河劍宗可是第一名!

而且牧河劍宗裡麵的長老都是極為護短的!

這小子將元勝斬殺,估計會被宗內的一群大能給追殺!

為了一個一等席位,他將一輩子給付出去,這真的不值得!

這些劍修在遺憾葉軒將來處境的同時,還在用餘光看向元勝。

這傢夥被越階斬殺,他現在的心情究竟會如何呢?

然而正如這些劍修所說,元勝被一劍刺入眉心後,身體猛然顫抖一下,一臉猙獰的看著葉軒。

“我師父會將你斬殺的!”

“無論你逃到天涯何處!”

“膽敢殺我們牧河劍宗……”

“你這輩子都完了!”

“哈哈哈……”

“我在下麵等著你!”

葉軒聽到元勝的話,則是用手指扣了扣耳朵,冇好氣道:“蠢貨的遺言都是這樣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