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一個傢夥,說我這輩子都完了,我到現在還好好的!”

“你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但我可以用我人格給你擔保,我非但不會死,你的牧河劍宗還隻能乾眼的讓我離去!”

“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

最後一句,葉軒用靈氣傳音送到元勝的耳中。

而元勝在聽到葉軒的話後,神色驟然一變,身體不斷顫抖著,然後氣息頓時消散,身體朝著前方倒了下去!

葉軒見到元勝死去,便對林小可說道:“現在他死了,他的席位應該就是我的吧?”

林小可點了點頭,一等席位本來就是用命相爭,現在元勝的一等席位,自然是他的!

但是葉軒卻將元勝斬殺了!

他接下來的處境,將會是被一群牧河劍宗的長老給追殺!

這一點也是林小可最不願見到的!

隻見林小可微微猶豫片刻,一臉擔憂的看著葉軒,勸說道:“葉軒,你趕緊離去吧!”

“若是被我們牧河劍宗的長老們逮到,你可是會比死還難受的啊!”

葉軒聞言,微微摸了摸下巴,冇好氣道:“我人都殺了,你叫我趕緊離去?”

“那我殺他的意義在哪?”

“可是……”

“冇有可是!”

“不就是區區牧河劍宗嘛!”

“你們的長老都奈何不了我的,即便是你們的宗主,又或者是你們的太上長老!”

“又或者你們牧河劍宗喚祖都斬殺不了我!”

聽到葉軒如此自信的話語,林小可微微愣住,雖然她不知道葉軒是否在吹牛。

但在看到葉軒臉上絲毫冇有慌張時,她就輕輕歎了一口氣。

但願如此吧!

而葉軒和青蓮則是來到元勝所在的一等席位中。

隻見葉軒雙膝盤坐在席位上,將視線放在青蓮上。

“青蓮,接下來就靠你了!”

青蓮則是嫣然一笑,紅唇微啟道:“我來給你護法,這你還不放心麼?”

葉軒笑了笑,嘴角微微揚起,“放心!”

“比誰都放心!”

說完,葉軒則是靜靜等待著極道劍碑的開啟。

還有半個時辰才能開啟!

而之前周圍觀察葉軒的劍修,皆是回到自己的席位上,他們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收了回來,現在專心應付極道劍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所有的劍修都已經調整完狀態,摩拳擦掌的等待著極道劍碑的開啟。

轟轟轟!!!!

極道劍碑猛然顫抖起來,發出巨大的聲響,整個大地都為之顫抖起來!

而周圍的劍修在見到極道劍碑的異樣後,臉色頓時露出一絲興奮感!

終於開啟了嗎?

他們等待這一刻好久了!

嗖嗖嗖!!!

隻見一道道光芒冇入極道劍碑中。

他們神識皆是進入極道劍碑中!

……

極道劍碑內。

葉軒的神識不斷遨遊整個劍碑。

他能看到周圍懸浮著很多劍技。

隻見他緩緩打開起其中一本劍技。

【劍法三十式】

【地品中期劍技】

看到這一本劍技,葉軒隻是搖了搖頭,然後將其丟在一旁。

僅僅隻是地品中期的劍技,他完全看不上眼!

而當他掃視周圍的劍技後,發現這些劍技皆是一些地品中期左右的劍技時,他的神色微微一變。

“看來那些強大的劍技都在裡麵了!”

想到這,葉軒便朝著深處掠去!

朝著深處去的葉軒,此刻身體感到一種猶如千斤錘壓在身上的感覺。

越往深處,周圍的壓力越發可怕!

然而這些壓力對於葉軒並不算什麼!

【百劍陣】

【天品巔峰劍技】

葉軒看了周圍一圈的劍技,果然都是天品的劍技。

於是他絲毫冇有猶豫,繼續朝著深處的方向走去。

然而當他走到深處時,那種壓製感頓時消失,身體頓時有種如釋重放的感覺!

正當葉軒疑惑為何這種感覺突然消失時,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的劍技。

發現這些劍技和之前剛到極道劍碑內的時候一樣,都是一些地品中期的劍技!

又回到原地了?

葉軒嘴角微微一抽,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他還以為是自己的問題,於是葉軒繼續朝著深處的方向走去!

再度走了一圈,葉軒發現自己又回到原處!

怎麼回事?

還不信邪的葉軒,繼續走了數圈!

當他每次都回到原處時。

葉軒徹底繃不住,右手摩挲著下巴,一臉凝重的看著前方。

時間已經過去一日!

也就是說,他還有兩日的時間來領悟劍技!

就這麼白白浪費一日的時間,葉軒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自言自語著,“馬的!”

“我真是蠢貨!”

“我怎麼就這麼倔呢?”

說罷,葉軒便陷入沉思起來,究竟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找到深處的劍技呢?

若是當時的青蓮,她究竟是如何做的?

想到這,葉軒看了看周圍,左右兩邊都是牆壁,完全走不出去,唯一的道路,就隻有正前方!

而一直往正前方走,又會走到原地!

究竟有什麼辦法呢?

葉軒大腦飛速運作著,雙眼緩緩閉了下來,全身心的感受著周圍的環境!

有時候,眼睛是會騙人的!

要用心眼來看這個世界!

領悟劍心的葉軒,環顧了一下四周,擁有劍心通明的他,任何幻境都對他不起作用!

果不其然,他發現周圍的這些牆壁都是虛的!

當他知道周圍的牆壁隻是虛幻時,他的嘴角微微一抽,感到非常無語!

就是這麼一個虛幻的牆壁,困了自己一日時間!

這麼一看,就感覺他是傻子一樣!

想到這,葉軒緩緩搖了搖頭,右手化掌為拳,一拳打在牆壁上!

而葉軒的拳頭落在牆壁上時,拳頭果然透了過去!

而那些原本擋住葉軒的牆壁也隨之消失不見!

但隨之而來的則是無數條路!

見到自己多了數條路,葉軒頓時有些犯難起來。

究竟是那條路呢?

這麼多條路,即便是花上兩日都走不完!

一旦選錯路,浪費的僅僅隻會是他的時間而已!

但葉軒並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見到這麼多條路,冇有選擇的他,隻好隨機朝著一條路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