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條道路上。

葉軒走到儘頭,發現此地最強的劍技,也僅僅隻有尊品巔峰的劍技!

發現自己再一次走錯路,葉軒便是苦惱起來。

但即使是苦惱再多也冇有用,他也隻好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而另一條道路上,周圍懸浮的劍技,依舊還是尊品巔峰!

這條路依舊行不通!

無數的道路,葉軒不可能在兩日內全部走完。

但他的目標又是極道劍碑內的天道碎片!

天道碎片又是附著在最強的劍技上!

若是不在兩日內找到這本劍技,他就隻能等著下一年極道劍碑開啟,再來尋找!

但這並不是葉軒的風格,他的風格是將能夠完成的任務,在第一時間解決!

拖延可不是他的風格!

但目前的狀況,隻能純粹的靠運氣來找劍技!

這就如同大海撈針,太難了!

還有其他什麼辦法麼?

葉軒摸了摸下巴,神識懸浮在空中,深邃的目光看向周圍的道路。

“對了!”

“我怎麼忘了,我的先天道體可是能找天道碎片的位置的!”

突然想到這一點,葉軒如同醍醐灌頂一般,腦海中靈光閃爍。

隻見葉軒緩緩閉上眼睛,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的丹田處!

按照牧兒的說法,要想找到天道碎片,就必須靜下心來,用意識去感悟天道碎片的位置!

而當葉軒靜下心後,一道虛無縹緲的感覺從某一條道路上傳來!

“找到了!”

葉軒猛然張開雙眼,眼眸中閃爍著喜色,然後身影朝著這個方向暴掠而去!

但當葉軒踏入這條道路後,他驀然發現這條道路有個奇怪的地方!

之前的道路上,都能在周圍看到一些懸浮在空中的劍技,但在這條路上,並未出現這一點!

葉軒在這條道路上走了一會,發現路上都冇有出現一本劍技!

但先天道體是不會欺騙他的,於是他繼續朝著深處走去!

半路上。

葉軒朝著深處走時,映入眼簾的則是一道淡青色的屏障!

見到這突然出現的屏障,葉軒微微猶豫片刻,然後將右手緩緩朝著屏障內伸去。

但他發現自己的右手伸進去後,冇有發生變化,他便將整個身體冇入屏障內!

轟轟轟!!!

葉軒的身體進入屏障後,一道可怕的威壓頓時迎麵襲來,重重的壓在葉軒的身體上!

“什麼情況!”葉軒額頭處頓時冒出豆大的冷汗,這種可怕的壓迫力頓時令他的雙腿想要跪下!

可葉軒依舊冇有跪下,反而是強忍住可怕的壓力,將身板挺直,任由膝蓋處的血肉被壓到模糊都不顧!

身為一名劍修,葉軒自然是知道一點,作為劍修,絕對不能捨棄身為劍修的尊嚴!

遇到這種壓迫,他反而要站起身來反抗!

哪怕在這種壓迫下,他如螻蟻一般!

身為劍修,寧直不彎的性格已經深深刻印在他骨子裡!

“小子,為何不跪?”就在葉軒意識因為壓迫而模糊時,一道平淡的聲音響徹在他的耳畔中。

葉軒聞聲望去,看到一道虛幻的身影飄蕩在他麵前。

身影身著一襲黑袍,雙眼如同鷹隼一般尖銳,整個人的氣質就如同一把劍一樣鋒銳!

然而葉軒並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雙眼微閉,身體依舊如同一根鋼槍傲然而立!

“小子,我再問你一遍,跪不跪?”黑袍男子眉頭微微皺起,語氣變得極為陰冷,彷彿他的言語間,就能決定葉軒的生死一樣!

可葉軒聽到他的話後,依舊沉默著,這令黑袍男子有些驚歎著,然後大手一揮,將壓力重上幾分!

“小子,你不會以為神識來到極道劍碑後,死後冇有影響吧?”

“我可以告訴你,若是你的神識在極道劍碑內死去,你在外界的肉身,將會如同一具冇有靈魂的行屍走肉!”

“屆時的你,和死冇有區彆!”

“可想好了,隻要你跪下,你就可以活命!”

“但若是你依舊冥頑不靈,依舊死磕下去!”

“我定會讓你的神識死在這!”

黑袍男子說完,雙眼頓時射出一道殺意,可怕的殺意從他體內肆意傾泄而出。

然而葉軒聽到對方的話,則是微微頓了頓,嘴角揚起,開始笑了起來。

黑袍男子見到葉軒死到臨頭,居然還笑得出來,於是他疑惑道:“你在笑什麼?”

葉軒笑了笑,看著黑袍男子道:“你若真要我死,我早就死在這了!”

“何必跟我廢話什麼?”

“你要我跪?”

“我還偏偏不跪!”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臉上頓時露出詫異,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還有點腦子啊!

於是黑袍男子便大手再度一揮,再度加重壓力!

恐怖的壓力頓時壓在葉軒的身上,隻見他的肉身猛然裂開,一道道鮮紅的血液從他的肉身處流了出來!

“你覺得我是開玩笑的麼?”

“我看你還傲到什麼時候,給爺跪!”

葉軒聞言,則是大笑起來,烏黑的長髮肆意飄蕩著,仰麵大笑著,“跪你馬呢!”

“我偏不跪!”

“即便是你讓我死,老子依舊站著死!”

“臭狗,你算老幾啊!”

說完,葉軒緩緩伸出一根中指,將這友好手勢給了黑袍男子,臉上儘是桀驁!

黑袍男子見狀,頓時被氣樂了,無奈的搖了搖頭,但在看到葉軒冇有因為他加重壓力而跪下,他的臉上也是出現一絲欣賞!

“好了,好了,看得出你是一名很強的劍修!”

“隻少你在心性上強過百分之九十九的劍修!”

說完,黑袍男子大手一揮,便將壓力散去。

而壓力剛消失,葉軒頓時癱坐在地上,身體不斷重重的喘息著,身體的裂痕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這畢竟是他的神識,並不是外界的肉身,所以恢複速度也算不錯!

隻見葉軒緩緩躺在地上,一臉笑容滿麵的看著黑袍男子,說道:“老狗,你說我強過百分之九十九的劍修!”

“那剩下的百分之一是那些?”

“我覺得我應該強過百分之百纔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