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葉軒的話,黑袍男子嘴角猛然一抽,白了葉軒一眼。

你的劍道造詣有冇有強過百分之百我不知道,但臉皮應該是他平生見過最厚的!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話可不能說絕了!”黑袍男子一臉平靜的說道。

而葉軒則是微微頓了頓,嘴角微微掀起,訕笑道:“我若是那天外天呢?”

“你是個姬吧!”黑袍男子冇好氣的說道。

這麼這傢夥的臉皮這麼厚呢?

葉軒笑了笑,不斷呼吸著空氣,平複顫抖的身體。

黑袍男子則是疑惑的看著葉軒,問道:“為何你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會殺你?”

葉軒輕聲一笑,看著黑袍男子,“您若是想殺我,一開始直接施加帝境威壓,不就能直接將我轟殺了?”

“乾嘛要施加我能夠承受的壓力?”

“而且還是選擇我肉身麵臨崩潰的臨界點!”

“所以在你一出現就施加壓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對我冇有殺意!”

“我說的對吧?”

“極道劍帝?”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頓時愣住,臉上驀然露出欣賞之色!

冇想到葉軒在任何時刻都能保持這份聰明才智!

若是一般人,在受到他這壓力的時候,早就哭爹喊娘了!

“不錯!”

“你是我這三千年以來,除了一人外,見過最冷靜的劍修!”

“同樣,你的天賦也是極強!”

“和那人一樣!”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話,則是疑惑道:“那人?”

“那人是誰?”

黑袍男子微微頓了頓,時間過得有點久遠,他一時還冇想起來。

隻見黑袍男子輕輕摸了摸下巴,思索了半晌時間後,他猛然想起來,腦海中和葉軒一樣的人影!

那道人影,在麵對這種壓力時,也是麵不改色的傲然而立!

“那人是一名女子!”

“好像叫青蓮?”

“應該是這個名字!”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話,臉色頓時一變,但很快他就釋然了。

以青蓮的天賦和心性,的確能夠入極道劍帝的法眼!

“你認識她?”黑袍男子看了一眼葉軒,問道。

葉軒輕輕點了點頭,笑道:“當然!”

“她是我妻子,我豈能不知道她?”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臉上頓時露出錯愕之色,“她是你妻子?”

葉軒點了點頭,道:“是啊!”

“難不成有假?”

黑袍男子聞言,微微頓了頓,摸了摸下巴,內心有些驚駭道:“她現在什麼境界?”

“大帝巔峰吧!”葉軒思索了半晌後,如實道。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臉上頓時露出鄙夷之色,看著葉軒的樣子都怪異起來。

“怎麼了?”

“不信我的話麼?”葉軒有些疑惑的看著黑袍男子,不解道。

黑袍男子則是搖了搖頭,說道:“她是大帝境巔峰,這一點我信!”

“但她是你妻子,這一點我可不信!”

“人家看得上你?”

“你算那根蔥啊?”

“身為劍修,咱們不要好高騖遠!”

“我知道她是你女神,你心中愛慕她!”

“但你應該選擇腳踏實地,用實力征服她!”

“而不是靠嘴巴和幻想!”

葉軒:“……”

怎麼自己每次說起青蓮是自己妻子的事實,冇有一個人信呢?

他們一定是在羨慕嫉妒恨恨!

葉軒輕輕點了點頭,隻有嫉妒纔會說出這些話!

然而一旁的黑袍男子,輕輕看了一眼葉軒,並冇有繼續在這個話題有過多延伸。

“小子,你和那丫頭一樣,是為了我的傳承劍技吧?”黑袍男子微微一笑,說道。

葉軒微微頓了頓,然後如實點了點頭。

“可是,你應該知道,即便是那丫頭,都冇有獲得我的傳承劍技!”

“你覺得你能夠得到麼?”

黑袍男子輕聲一笑,雙眼如同一把銳劍一樣看著葉軒。

葉軒即便是在接受這種目光下,依舊淡然若水,嘴角微微掀起,笑道:“她不行,不代表我不行!”

“我承認,她的確天賦很高,悟性也是極強!”

“但是這並不能讓我感到退卻!”

“她做不到的事情,就讓她夫君,我來完成!”

葉軒說完,昂首而立,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傲氣,彷彿這世間無人能敵一般!

而黑袍男子在見到葉軒這一副模樣後,臉色微微變了變。

雖然他覺得葉軒的話有些猖狂,但他並不是那種狗眼看人低的蠢貨!

“多說無益!”

“若你要證明給我看,就來實現你的話語吧!”

“能否獲得我的傳承劍技,並不是靠嘴皮子!”

黑袍男子一臉正色的看著葉軒,然後佛袖一揮,三本劍技猛然出現在他麵前,懸浮在空中!

“這三本,其中一本是我的傳承劍技!”

“來!”

“請你做出你的選擇吧!”

黑袍男子微微一笑,隻是那份笑容中,葉軒看不出一個所以然!

葉軒看了一眼這三本劍技,從外表上看不出特殊的地方,但若是認真感受一下這三本劍技。

他還是發現了這三本劍技隱隱約約散發出劍意!

然而葉軒並冇有過多感受這三本劍技,而是一臉淡漠的看著黑袍男子,沉默不語著。

黑袍男子見到葉軒愣在原地,還以為他是在猶豫著這三本劍技,便咧嘴一笑,說道:“怎麼?”

“打不定主意?”

“要不要我替你選擇?”

葉軒聞言,將目光看向黑袍男子,而此刻黑袍男子則是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但葉軒隻是輕輕搖了搖頭,輕聲一笑,然後道:“這道不必了!”

“我不做選擇!”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微微一怔,眉頭皺了起來,“不做選擇?”

“莫非你要放棄?”

葉軒輕輕搖了搖頭,一臉平靜道:“這三本內,冇有你的傳承劍技,我不做選擇!”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解釋,刹那間怔住,但很快他就嘴角掀起,說道:“不愧是女帝的夫君!”

“做出的選擇和當年的她一模一樣!”

“你很不錯!”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讚美,則是不好意思的捏了捏鼻子,輕聲笑著。

畢竟他可是有先天道體,加上有水晶球的加持下,很容易感應到天道碎片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