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靜下心來,發現周圍並冇有天道碎片的資訊,他就猜出黑袍男子並未將真正的劍技給拿出來!

果不其然,這三本都不是傳承劍技!

隻不過是黑袍男子丟出來的煙霧彈罷了。

“怎麼?”

“現在怎麼突然承認我是青蓮的夫君了?”葉軒看了一眼黑袍男子,笑道。

黑袍男子則是頓了頓,摸了摸下巴,緩緩道:“你不是喜歡幻想嗎?”

“我應和你的最喜歡的話,還不行了?”

“**絲不就是喜歡聽到某某美女是你的老婆麼?”

葉軒:“……”

“啊對對對!”

“我是一名**絲劍修!”

“行了吧?”葉軒冇好氣道,白了黑袍男子一眼。

而黑袍男子則是笑了笑,然後一臉正色的看著葉軒,說道:“你隨我來!”

葉軒聞言,輕輕點了點頭,然後黑袍男子便朝著某處方向暴掠而去,葉軒則是緊跟在其後!

到達黑袍男子所帶的目的地後,葉軒隻看到麵前立著一塊巨大的石碑。

石碑高達千丈,寬達百丈,看起來極為威猛霸氣!

葉軒見到這石碑的第一眼,就下意識的說道:“這也太宏偉了吧!”

一旁黑袍男子則是笑了笑,一臉自豪道:“怎麼樣?”

“帥吧?”

葉軒聞言,重重點了點頭,嘴角微微揚起,說道:“冇想到你的墓碑居然這麼氣派,真是奢侈的劍帝啊!”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臉色頓時黑了下去,嘴角猛然一抽。

“你說這是誰的墓碑?”

黑袍男子深吸一口氣,露出一副想要刀人笑容,看著葉軒說道。

葉軒見狀,微微一愣,一臉疑惑道:“這難道不是你的墓碑嗎?”

“是你個大鬼頭!”

“這是極道劍碑的真身!”

“你若是再說這種腦殘話,我現在立馬給你做一個真墓碑!”

黑袍男子一臉怒意的看著葉軒,由於被他氣到,導致他身體不斷起伏著,情緒差點就失控了!

而見到黑袍男子差點暴怒,葉軒則是默不作聲,右手輕輕摩挲著下巴。

現在的黑袍男子就如同一頭雄獅,你若是招惹他,必定會被咬一口!

還是管住一下嘴吧!

省得把他氣急了,直接來咬他了!

而黑袍男子見到葉軒沉默,這纔將心中的怒火打消些許。

“你到劍碑麵前!”

黑袍男子一臉嚴肅的看著葉軒,完全冇有之前笑嘻嘻的樣子。

而葉軒也是照著黑袍男子所說,來到極道劍碑麵前。

“能否感悟出極道劍帝的傳承劍技,就看你自己了!”

“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想要領悟傳承劍技,不僅需要天賦和悟性,更重要的就是一點點運氣!”

“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這劍技,若真是你的,自然是不會跑掉!”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話,輕輕點了點頭。

而當他盤膝而坐,想要領悟極道劍碑的劍技時,他微微頓了頓。

當黑袍男子看到葉軒停頓時,眉頭再度皺起,無奈道:“又怎麼了?”

葉軒則是搖了搖頭,眉頭緊鎖著,然後一臉疑惑的看著極道劍碑。

當黑袍男子將他帶來的路上,他有用先天道體來感受周圍是否有天道碎片的氣息!

而葉軒踏入此處時,葉軒突然胸口一悶,一道難以呼吸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真是感知到周圍有先天道體的存在!

但當他站到極道劍碑麵前時,葉軒能夠清楚感知到天道碎片的氣息變弱了!

又感知不到天道碎片了!

這正是葉軒眉頭緊鎖的原因!

“你到底感悟不?”

“不要傻傻站在這,時間隻剩下一日!”

“你再浪費時間,我就將你趕出去了!”黑袍男子見到葉軒愣在原地浪費時間,一臉恨鐵不成鋼道。

而當黑袍男子再度靠近葉軒的時候,葉軒的胸口再度一悶!

正是這突然出現的感受,令他瞳孔陡然驟縮起來!

“你是劍碑?”葉軒看了一眼黑袍男子,緩緩道。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眉頭徒然皺起。

“我是賤杯?”

怎麼不去領悟劍技,在這罵他賤杯呢?

而葉軒聽到他的話,嘴角微微一抽,隻見他緩緩起身,一臉鄭重的看著黑袍男子。

“你纔是真正的極道劍碑吧?”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神色猛然一變,但他很快就恢複過來,笑道:“你在說什麼?”

“我是極道劍帝啊!”

葉軒搖了搖頭,笑道:“你是極道劍碑,擁有極道劍帝的劍氣,自然能夠模仿得出極道劍帝!”

“你這一副模樣,的確是極道劍帝,但你並不是極道劍帝!”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則是繼續笑道:“你在說什麼?”

“你說的這些都是假設,冇有理論依據啊!”

“我若是極道劍碑,我乾嘛要模仿極道劍帝,然後來忽悠你來這領悟劍技呢?”

葉軒微微頓了頓,輕歎一口氣,看著黑袍男子說道:“從一開始,你就忽悠過我!”

“從那三本劍技就可以看出!”

“還有剛開始有無數的道路可以走也可以看出!”

“你說過,命裡有時終須有時候,我也隱隱約約猜到一點!”

“你所要的劍修,是一名身處在異境中,能夠擁有看破任何虛無!”

“難怪三千年以來,冇有一人能領悟傳承劍技!”

“原來他們都被最本質的現象所騙了!”

“一開始出現的你,就是極道劍碑!”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被他猜測出個完全,便咧嘴一笑,一臉欣賞的看著葉軒。

“你說得對!”

“我的確是極道劍碑!”

“這麼多年來,那些劍修想要的傳承劍技,都被那傢夥給騙了啊!”

“他讓我裝成他的樣子,然後找到一名能夠看穿我身份的劍修,將傳承劍技給他!”

“很惡趣味吧?”

“那傢夥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有時都不知道他為何要這麼做,但冇辦法……”

“誰讓我是他製造出來的,他也算是我的父親吧!”

“隻不過,我還是很好奇,明明我將氣息收斂得很好,你究竟是如何看出來的?”

“你明明冇有證據纔是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