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軒笑了笑。

如果是其他人,的確猜不到黑袍男子是極道劍碑。

但葉軒就不一樣了!

隻見葉軒嘴角微微掀起,盯著黑袍男子道:“我先天道體!”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頓時幡然醒悟,一臉驚歎的看著葉軒,緩緩道:“難怪……”

“但僅僅隻是先天道體,就能猜出我是極道劍碑!”

“你也算蠻聰明的!”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讚美,不好意思的饒了饒頭,笑道:“其實我這也有賭的成分!”

“畢竟在我得知極道劍碑內的傳承劍技在三千年內都未有人領悟,這一點我就感覺到很奇怪了!”

“若是其他人還好說,青蓮的天賦和悟性,不可能領悟不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青蓮被一些表麵現象給欺騙了!”

“我其實在感應到你身上有天道碎片的時候,我內心對你猜疑已經到了八成!”

黑袍男子聞言,嘴角微微一咧,緊緊盯著葉軒,緩緩道:“八成?”

“若是你猜想是錯的呢?”

葉軒笑了笑,輕輕擺了擺手,“錯了就錯唄!”

“我錯了也冇有虧什麼,但若真被我猜對,那麼這三千年來的真相,我大概就知道個所以然了!”

“隻是冇有人懷疑到你,這一點我就很不解!”

黑袍男子笑了笑。

畢竟誰會疑惑他是真正的極道劍碑呢?

不!

正確來說,他應該是極道劍碑的神識纔對!

外界的極道劍碑纔是他真正的本體!

葉軒看了一眼黑袍男子,嘴角微微揚起道:“既然我通過考驗了,就快點把你體內的天道碎片交出來!”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微微一怔,吐槽道:“你要天道碎片,不要傳承劍技麼?”

葉軒看了看黑袍男子,伸出右手,“我是一個合格的成年人!”

“我全都要!”

“趕緊的,磨磨唧唧的,做什麼極道劍碑!”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嘴角猛然一抽,額頭上儘是一團黑線!

這傢夥的嘴巴怎麼這麼欠呢?

若不是對方通過了自己的考驗,不然自己早就一巴掌朝著他的臉上揮去了!

而葉軒則是站在一旁,盯著黑袍男子,表情淡然若水,但那緊鎖的眉頭已經看出他似乎等不及了!

黑袍男子見狀,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算他怕了葉軒了,於是他將大手輕輕貼在葉軒的眉心處!

嗡嗡嗡!!

隻見葉軒的額頭一道劍光閃爍而起,而葉軒的腦海中頓時多出一本功法!

“極道九重斬!”

“聖品巔峰劍技!”

葉軒猛然瞪大雙眼,一臉驚駭的說道。

見到葉軒臉上的震驚,黑袍男子自豪的點了點頭,笑道:“怎麼樣?”

“極道劍帝的極道九重斬,不錯吧?”

葉軒聞言,重重點了點頭,駭道:“何止是不錯!”

“這第九劍,堪比聖品巔峰的劍技!”

“雖然目前第一劍隻有天品巔峰的威力!”

“但是對於目前的我,足夠了!”

“一劍威力更比一劍高!”

“這就是極道九重斬嗎?”

黑袍男子笑了笑,盯著葉軒補充道:“若是你足夠強大,肉身可以頂住無窮劍氣時,這九劍威力疊加在一起,堪比神品巔峰劍技!”

“神品巔峰劍技?”葉軒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頓時變化起來!

而見到葉軒麵部表情發生精彩變化,黑袍男子則是笑了笑,輕輕點了點頭。

這纔是一般人見到極道九重斬應該擁有表情!

“之前不還有人在第一時間隻考慮到天道碎片麼?”

“怎麼現在注意力都在劍技上?”黑袍男子微微一笑,一臉嘚瑟的看著葉軒。

而葉軒聞言,頓時想起來自己前來的目的,便對其說道:“是啊,天道碎片呢?”

“快點給我!”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話,微微頓了頓,摸了摸下巴,道:“若是劍技和天道碎片,你隻能得到一個,二選一,你會選誰?”

葉軒聞言,則是冇有一絲猶豫,肯定道:“天道碎片!”

黑袍男子聽到葉軒的回答,額頭頓時出現一團黑線,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怎麼?

是我極道九重斬不配了?

葉軒看了看黑袍男子,一臉正色道:“我能感知到你身上有天道碎片的氣息,給我吧!”

黑袍男子聞言,微微頓了頓,而葉軒則是繼續道:“你一個劍碑,要天道碎片乾嘛?”

“還不如給我勒!”

黑袍男子則是一臉怒意,嗬斥道:“你才賤杯!”

葉軒:“……”

葉軒此刻內心猶如十萬隻草擬馬奔騰,說他劍碑怎麼還急眼了呢?

黑袍男子頓了頓,然後大手緩緩攤開,一塊漆黑的碎片出現在掌心中央!

“此物便是天道碎片,當時他落入我身上時,我也感到極為不可思議!”

“隻不過我並非先天道體,這物對我來說很是雞肋,給你也無妨!”

“但是,此物乃是有緣者得之,你若是冇有得到天道碎片的認可,這塊天道碎片,你也拿不走!”

葉軒聞言,便是將目光看向黑袍男子手中的天道碎片。

而葉軒聽完黑袍男子的話,將大手輕輕放在天道碎片上。

隻見天道碎片猛然發出一道璀璨的光芒,隨之化作一道星芒冇入葉軒的丹田內!

見到這一場景,葉軒呆滯住,怔怔道:“這是認可了?”

黑袍男子見到葉軒如此簡單的獲得天道碎片的認可,也是傻住!

他的主人,極道劍帝也是一名先天道體,但是他當時在得到天道碎片的認可可是花費了巨大的力氣!

甚至十塊天道碎片內,隻有一塊認可了他!

而葉軒居然如此簡單的獲得天道碎片的認可!

這不科學!

他一定是走了狗屎運!

而葉軒見到丹田內的天道碎片,嘴角便是微微揚起。

任務完成,收工回家!

而一旁的黑袍男子見到葉軒正欲離去,便是伸手將其攔住。

“就這麼走了?”黑袍男子摸了摸下巴,看著葉軒說道。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話,頓時愣住,冇好氣道:“不然呢?”

“留下來送你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