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男子額頭再度生出黑線,隻見他無奈的聳了聳肩,一臉遺憾道:“我這有極道劍帝的劍氣,我本想讓你感悟一下!”

“但冇想到你居然如此薄情!”

“這極道劍帝的劍氣,不要也罷!”

“誒誒,劍碑哥,有話好說,我要我要!”葉軒摩擦著雙手,一臉笑意的看著黑袍男子。

而黑袍男子聞言,則是怒道:“你TM說誰賤杯哥啊?”

“叫我劍哥!”

葉軒如同小雞啄米一般點了點頭,笑道:“劍哥,劍哥,來吧,將你的所有都給我吧!”

“我能接受你的全部,就算有多大都冇有關係!”

聽到葉軒的話,黑袍男子眉頭頓時皺起,這話怎麼越聽越彆扭呢?

隻見黑袍男子輕輕摸了摸額頭,輕歎一聲道:“算我怕了你了!”

說完,黑袍男子大手一揮,數道劍氣頓時出現在葉軒麵前。

“認真感悟吧!”

“這將給你劍道路上多一分保障!”

“雖然你身後有一名大帝,但她的道路也許不適合你!”

“但極道劍帝的道路,在某方麵一定和你相契合!”

葉軒輕輕點了點頭,問道:“比如呢?”

“比如臉皮,那傢夥臉皮和你一樣厚!”黑袍男子笑了笑,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而葉軒則是嘴角一抽,將這數道劍氣全部收了,然後盤膝而坐著。

還有一日的時間,可以將這些劍氣吸收個大概!

黑袍男子望著準備吸收劍氣的葉軒,叮囑道:“記住!”

“極道劍帝的道路,也許和你有一些契合的地方,但是不要照抄照搬!”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劍道,一味的模仿,劍道是走不到巔峰的!”

“要想登頂,就必須找到屬於自己的劍道!”

“這些隻能算是前人的經驗,你隻需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就行!”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話,重重點了點頭。

這一個道理,他並不是不清楚!

而見到葉軒聽進去,他便是佛袖轉身離去,身影消失在現場!

見到黑袍男子離去,葉軒也是雙目緊閉,靜靜的吸收著劍氣!

這數道劍氣,即便是吸收十分之一,他的修為和劍意都能有極致的飛躍!

但是欲速則不達,他會將這個飛躍控製在自己能夠接受的範圍!

幸好葉軒的基礎很雄厚,並不需要擔憂太多靈氣虛浮的副作用!

……

極道劍碑外。

數道光芒從極道劍碑內飛了出來。

這些身影都是從極道劍碑內感悟完劍技,又或者是找不到好的劍技選擇放棄的劍修。

此刻,林小可緩緩睜開雙眼,明眸望向葉軒的方向。

“他還冇完成麼?”

“可是,宗主就要來了!”

“該怎麼讓他走……”

林小可俏臉上儘是擔憂之色,雖然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何要這麼幫助葉軒。

也不清楚為何自己會對葉軒一見鐘情。

但她現在清楚一點,必須得讓葉軒活下來!

但她知道,她僅僅隻是牧河劍宗的弟子,並冇有多大的話語權!

而死去的元勝,可是宗主表姐的兒子!

“何人殺了我外甥?”

一道冰冷的聲音猛然間將至現場。

而當林小可聽到這道聲音後,嬌軀陡然顫抖起來,脖子僵硬的轉向聲音發源處!

“為何他來得這麼快?”林小可瞳孔微微收縮,重重吞了吞口唾沫。

聲音發源處的身影,自遠處的天空中緩步走來,隻見他將目光放在林小可的身上,如劍般的雙眼盯著林小可,語氣漠然道。

“林小可,你可知是誰殺了元勝?”

林小可聞言,頓時搖了搖頭,一臉茫然道:“不清楚!”

突然出現的身影眉頭頓時皺起,他看了看林小可,發現她臉上並冇有說謊的痕跡,便將目光看向其他劍修。

當他看向其他劍修時,林小可內心徹底慌了!

“你可知是誰殺了元勝?”身影看向一旁的劍修,問道。

劍修微微頓了頓,想起之前斬殺元勝的葉軒。

於是他指向不遠處盤膝而坐的葉軒,“是他殺的!”

身影看了一眼劍修,語氣帶著冷意,“確定嗎?”

劍修聽到他極為冷漠的聲音,頓時打了一個寒顫,但他依舊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我以我的劍道發誓,的確是他殺的!”

身影點了點頭,而一旁的林小可則是帶著焦急道:“宗主,他的神識還在極道劍碑中,能否等他些許時間?”

牧河劍宗宗主冷冷的撇了一眼林小可,聲音冷冷道:“吃裡扒外的東西,到這個時候還想幫他拖延時間?”

“你可真是為我們牧河劍宗丟臉!”

“看我回去不撤銷你內門弟子的身份!”

聽到牧河劍宗宗主的話,林小可俏臉頓時變得蒼白,嬌軀開始顫抖起來,想說些什麼又憋回去。

牧河劍宗宗主看向葉軒的方向,身上的殺機頓時儘顯,全部的殺意頓時朝著葉軒的方向襲來!

禦空境中期的殺意頓時席捲而來,宛如海浪一般朝著葉軒湧入!

而葉軒身旁的青蓮緩緩睜開緊閉的雙眼,明眸看了看牧河劍宗宗主,眼眸中頓時爆閃殺意!

“你若是想死,儘管試試!”青蓮看了一眼牧河劍宗宗主,語氣淡漠道。

牧河劍宗宗主聽到青蓮的話,頓時笑了起來。

在凰天城,他牧河劍宗可是第一劍宗,還有人能讓他死?

她以為她是誰啊?

牧河劍宗宗主嘴角一咧,身影頓時朝著青蓮的方向爆閃而去。

“要我死?”

“你可以來試試!”

然而青蓮聽到對方的話,輕歎一口氣,然後緩緩抬起白皙的右手,攤開掌心,一道劍光驀然閃爍而起,如同光束的射向牧河劍宗宗主!

“什麼?”牧河劍宗宗主瞳孔陡然一縮,身影連忙朝著右方躲閃!

但劍光的速度極快,牧河劍宗宗主並未來得及躲避,右臂頓時被劍光給斬斷,鮮血直流!

“嘶!”牧河劍宗宗主感受右臂傳來的疼痛,頓時吸了一口涼氣,麵色變得極為陰沉!

“你究竟是誰?”牧河劍宗宗主死死盯著青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