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將他一劍斬斷手臂,至少也有禦空境巔峰的實力!

在她麵前,自己就如螻蟻一樣渺小!

青蓮聽到他的話,依舊一臉淡漠的站在原地,並未回答他的話語。

見到自己被無視,牧河劍宗宗主頓時氣急起來,但他知道自己不是青蓮的對手,於是他將目光掃向周圍的劍修。

他的目的不是讓這些劍修幫忙,而是用自己的臉麵讓他們背後的人幫忙!

然而那些劍宗的長老,在見到牧河劍宗宗主的目光移向自己,頓時偏過頭,吹著口哨,選擇性無視他!

牧河劍宗宗主見狀,神色頓時冷了下來!

冇有一個宗門選擇幫他!

這也難怪,畢竟青蓮展現出來的實力太過可怕,冇有一人剛去招惹一個不知名的強者!

若是牧河劍宗宗主與對方的實力打平,他們纔有可能願意去幫他,但他可是被一劍斬斷手臂,如此實力,青蓮殺他們也是輕而易舉!

他們可不會這麼傻的去幫助牧河劍宗宗主!

見到無人幫助自己,牧河劍宗宗主嘴角一咧,露出自嘲。

這些宗門,在危難當頭時,都不會選擇幫他一把,而平日裡,都會舔著臉來求他!

牧河劍宗再度掃了一眼周圍的宗門長老,然後大聲喝道:“道府劍門的長老,還有天玄聖地的長老!”

“今日,你們若是願意助我,我牧河劍宗願意淪為你們的附屬,今日起,唯首是瞻!”

道府劍門的長老和天玄聖地的大人物,聽到牧河劍宗宗主的話,頓時感到有些興趣起來。

畢竟一個牧河劍宗,他們還是冇有看上眼的地方,但若是淪為他們附庸,也算增強他們聖地的一些實力!

蚊子再小也是肉,再說了,未來的牧河劍宗,誰能保證他不會出一個劍帝呢?

當年青蓮女帝,就是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劍宗內一躍而起,成為玄玄大陸唯一女帝!

誰又能保證牧河劍宗不會出現一個和青蓮女帝一樣的人物呢?

而牧河劍宗的宗主話音剛落,兩道身影頓時從天而降,踏著虛無,來到牧河劍宗宗主的麵前。

牧河劍宗宗主見到他們,神色微微一變,麵前的兩位大人物,身上的氣息尤其可怕!

其中道府劍門的長老還好說,禦空境巔峰的實力,但另一位身上的氣息可就恐怖起來了!

隻見來自天玄聖地的女子一臉笑意的看著牧河劍宗宗主,一道可怕的威壓自她體內緩緩噴湧而出!

一旁的道府劍門的長老,見到身旁的女子,頓時愣了一下,怔怔道:“納蘭天妖?”

“你一個聖地之主,為何來這小小的凰天城?”

納蘭天妖笑了笑,絕美的俏臉上露出笑顏,紅唇微啟道:“怎麼?”

“不行麼?”

當納蘭天妖說完‘不行’兩字時,頓時一道可怕的威壓壓在道府劍門的長老身上!

道府劍門的長老頓時單膝跪了下來,額頭上儘是冷汗,身體不斷起伏著,趕忙對納蘭天妖說道:“當然行!”

“納蘭聖主,是在下多嘴了!”

納蘭天妖聞言,頓時滿意的笑了起來,而一旁的牧河劍宗宗主則是驚歎起來。

這女子好生霸道!

難怪是聖地之主!

“你剛剛說的可是事實?”納蘭天妖看了一眼牧河劍宗宗主,俏臉上依舊還是笑顏。

感受到納蘭天妖的目光,牧河劍宗宗主重重點了點頭,一臉歹毒的看著葉軒,怒道:“隻要你殺了他!”

納蘭天妖一臉好奇的看向葉軒的方向,秀眉微微蹙起,緩緩道:“通靈境的小鬼?”

“你是不是被打傻了?”

“通靈境的小鬼怎麼可能能將你的手臂斬斷?”

牧河劍宗宗主看了一眼自己缺失的右臂,神色陰冷,“不是他斬斷我的手臂!”

“我這一身狼狽樣是他身旁的女子所為,我要他們都死!”

“隻要他們都死,我願意成為納蘭聖主的奴隸,甚至能夠將整個牧河劍宗都交給您!”

納蘭天妖聞言,則是一臉好奇的打量起青蓮,但當她目光放在青蓮身上時,一道恐怖的威壓頓時讓她眼睛隱隱刺痛!

納蘭天妖沉默半晌,一旁的牧河劍宗宗主則是問道:“能殺了她麼?”

納蘭天妖輕輕點了點頭,但很快就猶豫起來,緩緩道:“隻有五成的把握!”

五成!

牧河劍宗瞳孔頓時收縮起來,強如聖地之主的納蘭天妖,也僅僅隻有五成把握斬殺對方嗎?

對方到底是誰?

牧河劍宗宗主沉默了,而納蘭天妖臉上也冇有和之前一樣,想要幫助他的意思。

納蘭天妖都對付不了的人,一旁道府劍門的長老怎麼可能對付得了?

見到兩人冇有相幫自己的意思,牧河劍宗宗門銀牙一咬,左手一翻,拿出一枚翠綠色的丹藥在手中!

而納蘭天妖和道府劍門的長老在聞到牧河劍宗宗主手中的丹藥芳香,臉色頓時一變!

“玄陰丹?”納蘭天妖俏臉上露出一絲驚訝,冇想到區區牧河劍宗居然能有如此寶貝!

這枚丹藥可以提高服用者突破陰源境的概率,甚至可以增強陰源境強者的資質!

雖然對納蘭天妖冇有作用,但對她的弟子可是有極大的作用!

一顆玄陰丹很好找,但是一顆成色好看的玄陰丹就難找了!

而且牧河劍宗宗主手中的玄陰丹,應該是上等品質,即便是身為聖地之主的她,都難以找到!

冇想到牧河劍宗居然有如此丹藥!

“此丹換她命!”

“可否?”牧河劍宗宗主一臉鄭重的看著納蘭天妖。

納蘭天妖聞言,猶豫了半晌,但受不住丹藥的誘惑,於是她螓首微點,朝著青蓮的方向緩步走去!

見到納蘭天妖準備對付青蓮,牧河劍宗宗主笑了起來,臉上儘是陰毒之色!

而青蓮見到納蘭天妖的到來,麵紗內的俏臉儘是淡漠之色。

“怎麼?”

“就你一人來?”

“若是如此,你還是趕緊滾吧!”

“念你修煉到大聖境不易,彆怪我無情了!”

青蓮冷冷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