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天妖聽到青蓮的話頓時怔住!

要她死?

她怎麼做得到的?

她可是聖地之主,大聖境的修為,這世間能夠殺死她的人不多!

她怎麼敢的?

而青蓮也冇有多廢話,身上的帝威頓時傾泄而出,一道恐怖的威壓宛如大山一般壓在納蘭天妖身上!

納蘭天妖感知到帝威,冷汗猛然從額頭上冒了出來,單膝跪地著,絕美的俏臉儘顯猙獰。

“這是……帝威!”

“我……知道你……是誰了!”

“我……錯了!”

傲然的納蘭天妖陡然垂下頭顱,俏臉上儘是恐懼,此刻她再也不會像之前一樣囂張。

因為她知道麵前戴著麵紗的人是誰了!

這種氣息,這麼可怕的威壓,除了她,還能有誰?

想到這,納蘭天妖心中暗罵牧河劍宗宗主上千次。

你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要招惹這傢夥呢?

牧河劍宗宗主見到納蘭天妖單膝跪下,身體微微起伏著,看起來狼狽至極!

“這怎麼可能?”

“她可是聖地之主,怎麼可能有人壓製得了她?”

牧河劍宗宗主身體不斷顫抖著,滿臉儘是精彩之色,瞳孔不斷顫抖著。

“念你是聖地之主,我不會殺你!”

“但你若是阻擋我殺人,我不會介意連你也殺了!”

青蓮的話極為冰冷,被納蘭天妖聽到後,她的嬌軀突然發出寒顫,重重點了點頭,宛如一個乖小孩一樣站到一旁,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

而青蓮見到納蘭天妖變得如此乖巧,也冇有去計較她剛剛的行為,然後她將目光看向牧河劍宗宗主。

“等會,便是你的死期!”

牧河劍宗宗主聽到青蓮的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臉上儘是猙獰之色。

他不會坐以待斃,他必須得找到一個能夠抗衡青蓮的人,讓他來保護自己!

於是牧河劍宗宗主看向自己的手掌心,一道小六芒星陣出現在手掌中央。

這是他的喚祖陣法,隻要催動這道小六芒星陣,就能短暫的將牧河劍宗的祖先召喚出來!

雖然這喚祖的後遺症,會將他的靈氣消耗殆儘,一年之內無法吸收靈氣!

這個後遺症大,但是至少不會死在現場!

活著也比死的強!

想到這,牧河劍宗便將目光看向青蓮,你要我死?

我偏偏要活著!

而青蓮自然是不會在意他的目光,她將目光繼續放在極道劍碑身上,她必須得時刻守護著葉軒的肉身。

現在冇有什麼事情比保護葉軒重要!

砰砰砰!!!

就在青蓮將雙目閉上時,身旁的葉軒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氣息!

而感受到這道,青蓮俏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淺淺的笑意,嘴角微微掀起。

隻見葉軒的修為突然暴增起來,甚至劍意也隨之暴漲著!

通靈境初期圓滿!

通靈境中期!

通靈境巔峰!

通神境初期!

通神境中期!

劍意也從大劍修巔峰到大劍修圓滿!

然後一步步衝破瓶頸,直接踏入劍士初期!

而當這些氣息暴漲後,葉軒的雙眼緩緩張開。

“這就是通神境麼?”葉軒活動著四肢,雙目看著雙手,嘴角微微揚起,說道。

活動後四肢,葉軒立馬站了起來,而當他看到青蓮身後的納蘭天妖後,微微疑惑道:“青蓮,那人是?”

青蓮微微一笑,說道:“那人是納蘭天妖,是天玄聖地之主!”

“聖地之主?”葉軒聞言,微微有些驚訝起來,雖然他不清楚天玄聖地的實力如何。

但是能夠成為聖地之主,自然是很強的一個人!

而納蘭天妖聽到葉軒的話,俏臉上微微顯露出驚駭!

這傢夥果然是那位女帝!

隻是她現在很疑惑,為何葉軒和青蓮的關係如此之好!

葉軒隻不過是一名通靈境……不對,現在應該是通神境的小鬼而已!

看其外表,應該隻是一名十五六歲的小鬼而已!

難道青蓮喜歡老牛吃嫩草?

而一旁見到納蘭天妖俏臉上出現疑惑的道府劍門長老,則是笑了起來,對其說道:“你還記得不久前,在青軒聖地出現的大事麼?”

納蘭天妖微微頓了頓,然後摸了摸精緻的下巴,過了半晌後,她猛然抬起頭,駭道:“你說的是那件事?”

“青蓮女帝成婚的事情?”

道府劍門的長老輕輕點了點頭,當時他也在場,自然是知道此事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事情!

而納蘭天妖則是微微頓了頓,然後看了一眼葉軒,紅唇微啟道:“難道,當時與青蓮女帝成婚的,就是那小子?”

一旁的道府劍門長老則是頷首一點,笑道:“不可思議吧?”

“是不是覺得為什麼那小子能夠配得上青蓮女帝?”

納蘭天妖點了點頭,道府劍門的長老說出她內心的疑惑。

道府劍門的長老輕聲一笑,看了看葉軒,說道:“那小子,我一開始也不看好他!”

“為何青蓮女帝會看上這小子!”

“現在我倒是看明白了些!”

納蘭天妖聞言,微微頓了頓,緩緩說道:“是因為那傢夥年輕又長得好看?”

道府劍門的長老聽到納蘭天妖的話,嘴角陡然一抽,額頭出現一團黑線,冇好氣道:“彆開玩笑!”

納蘭天妖則是一臉嚴肅道:“我是認真的!”

“這傢夥除了這兩個優勢,還能有什麼?”

道府劍門的長老微微看了一眼納蘭天妖,正色道:“他的天賦的確配得上女帝!”

納蘭天妖聞言,俏臉上儘是驚訝,不解道:“天賦配得上女帝?”

“你是不是在說笑?”

“就憑他的天賦,也配和女帝相論?”

“十五六歲的通神境,在聖地之中,隻能算中等偏上!”

“雖然算得上天才,但在女帝麵前,應該冇有相論的資格吧?”

道府劍門的長老再度笑了起來,然後緩緩搖了搖頭,說道:“是啊!”

“十五六歲的通神境,雖然有些本事,但也冇有多大的資格入女帝的法眼!”

“但若他在不久前隻是一名淬體境的修為呢?”

納蘭天妖聞言,微微愣了愣,疑惑道:“不久前是多久?”

道府劍門長老:“不到一個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