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天妖聞言,嘴角猛的一抽,不到一個月從淬體境到通神境,這的確有些本事啊!

她可從未在玄玄大陸上聽聞過有人能在一個月內,從淬體境一躍直達通神境!

即便是玄玄大陸第一劍道天才,司徒慶雲,也做不到!

但是他做到了!

如此來說,這傢夥的確在天賦上配得上女帝!

葉軒這邊,隻見他嘴角微微揚起,一臉笑意的看著青蓮,說道:“天道碎片,我找到了!”

“雖然隻有一塊,但剩下的九塊,我拚儘全力,也會為你收集到的!”

青蓮笑了笑,然後緩緩搖了搖頭,訕笑道:“少主不必這麼努力,儘自己所能就行!”

“我不想看到少主因此受到傷害!”

“一點都不想!”

葉軒聞言,心中宛如數條暖流流過,一臉正色的看著青蓮說道:“不會!”

“我一定不會受傷的!”

“再說了,我的靠山可是你!”

“有你在,我還能受到什麼傷害?”

聽到葉軒的話,青蓮則是笑了笑,兩人的氣氛變得極為和諧,一旁的納蘭天妖看到兩人之間的氣氛,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冇想到平時對誰都是冷淡的女帝,居然還有如此少女的一麵!

而青蓮似乎也記起什麼, 對麵前的葉軒說道:“少主,你等我片刻,我先將事情解決一下!”

葉軒聞言,輕輕點了點頭,然後身體微微退走。

青蓮則是將目光看向牧河劍宗宗主,語氣冷冷道:“準備受死了嗎?”

牧河劍宗宗主聽到青蓮的話,麵色變得極為陰沉,猶如吃了屎一樣難看!

隻見青蓮右手一翻,一把青色長劍出現在青蓮手中,劍身發出淡青色的劍芒,一道龍吟般的劍鳴響徹現場!

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青蓮用劍,葉軒臉上儘是好奇之色!

“這就是青蓮女帝的九玄天帝劍麼?”

“之前就聽聞過其的威名,此刻見到此劍,身上的血液都開始沸騰起來了!”

納蘭天妖明眸緊緊盯著青蓮,俏臉上儘是駭色,語氣驚歎道。

葉軒則是讚同的點了點頭,這劍的確看得令人熱血沸騰!

嗡嗡嗡!!!

青蓮的九玄天帝劍發出龍吟劍鳴,這些被牧河劍宗宗主聽到後,身體開始顫抖起來。

“你究竟是什麼怪物?”

牧河劍宗宗主緩緩癱坐在地上,在九玄天帝劍發出劍鳴時,他腦海內想要和青蓮戰鬥的想法就已經消失不見!

和她打?

那不是嫌自己命不夠長嗎?

而青蓮則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冷漠道:“快點!”

“將你的底牌給我全部拿出來吧!”

“給你半晌時間,半晌後,我一劍將你抹殺!”

牧河劍宗宗主聞言,臉上頓時露出狂喜之色,內心暗道。

“臭賤人,既然你如此自信,就彆怪他手下無情了!”

“要怪就怪你自己將機會讓出來了!”

想到這,牧河劍宗宗主也是二話不說,手中的小六芒星陣突然轉動起來!

喚祖!

殺了她!

轟轟轟!!!

牧河劍宗宗主手中的小六芒星陣頓時落在地上,發出璀璨的光芒,一道可怕的氣息自陣內發出!

隻見遠處的天空驀然出現一團靈氣雲,一道漆黑的雷電閃爍而起,恐怖的氣息席捲而來,宛如潮水般湧現,朝著陣內釋放出去!

納蘭天妖見到這團靈氣雲,秀眉微微蹙起,低聲道:“居然能夠喚起靈氣雲!”

“看來他這個喚祖,倒也不錯!”

“可他的劍宗再如何喚祖,也不可能會是她的對手!”

“牧河劍宗曆代最強的宗主,僅僅也隻是陽源境的實力吧?”

“即便是大聖境的我都不是她的對手!”

“真是愚蠢!”

納蘭天妖一臉平靜的看著這一切,此時的她已經對結果失去興趣了。

而牧河劍宗宗主還以為喚祖就能救他,於是他臉上儘是得意之色,一臉看蠢貨的樣子看著青蓮。

“臭賤人,你會為你的驕傲付出代價的!”牧河劍宗宗主嘴角微微掀起,臉上儘顯癲狂之色。

而納蘭天妖聽到他的話,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聲歎道:“真是個傻杯!”

“為何他能成為牧河劍宗的宗主?”

“禍從口出,他不知道麼?”

“因為他這句話,也許牧河劍宗將會被滅宗!”

正如納蘭天妖所說,青蓮俏臉上儘是冷意,內心已經升起想要滅牧河劍宗的想法了!

在鳳凰國,以她的實力,即便是聖地都不敢招惹她,而這區區牧河劍宗,居然敢招惹她,還罵她臭賤人!

“死吧!”牧河劍宗宗主大笑一聲,身上的靈氣頓時被抽得一乾二淨,此刻的他已經淪為普通人!

但是變成普通人又如何?

他已經將他牧河劍宗以往最強的宗主給喚醒!

就在牧河劍宗宗主得意的大笑時,一旁道府劍門的長老則是戲謔道:“白癡!”

“即便是納蘭天妖都不敢招惹她,你一個區區牧河劍宗的老祖宗能打得過她?”

牧河劍宗宗主聽到他的話,頓時停止他的大笑,整個笑容直接僵硬住,嘴角微微抽搐著。

是啊!

即便是納蘭天妖都被其壓製住,他喚祖有什麼用呢?

此刻的他,仔細思索後,身體則是猛烈顫抖起來,整張臉直接被嚇白,冷汗直流!

“是誰喚我?”

“我牧河劍宗,是有強敵入侵不成?”

一道淡漠的聲音突然響徹而起,一道虛幻的身影驀然立在小六芒星陣上。

而牧河劍宗宗主則是不敢看那道身影,有些做賊心虛的垂下首,身體顫了顫!

“我堂堂牧河劍宗宗主,豈能垂首麵敵?”

“給我抬起頭來!”

虛幻的身影看向牧河劍宗宗主,大喝道。

牧河劍宗宗主嘴角微微一抽,腸子都已經悔青了!

此刻他的臉極為難看,看著虛幻身影,皮笑肉不笑道:“先祖好!”

虛幻的身影見到他這一副模樣,眉頭頓時皺起,究竟是怎樣的敵人才能將他搞得如此狼狽,甚至都不敢抬起頭!

當他將目光看向葉軒時,眼皮微微一跳,區區通神境的螻蟻,應該不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