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將目光看向一旁的道府劍門的長老,禦空境的實力,馬馬虎虎!

這次麵對的強敵,應該是他了!

想到這,虛幻身影看向牧河劍宗宗主,說道:“區區禦空境的螻蟻,此次我就替你擦屁股,將他斬殺!”

“記住,以後若是遇到強敵,我們牧河劍宗隻有戰死的劍修,冇有投降的劍修!”

牧河劍宗宗主聞言,嘴角微微一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他也想戰死啊!

可青蓮的實力深不可測,他怎麼可能戰得死?

還冇戰估計就死透了!

“先祖,我的對手不是他!”牧河劍宗宗主輕聲一歎,說道。

虛幻身影微微一愣,然後一臉疑惑的說道:“不是他?”

“那是誰?”

牧河劍宗宗主伸出修長的手指指向青蓮的方向,無奈道:“是她!”

虛幻身影聞言,將視線放在青蓮身上。

而青蓮感應到他的目光,頓時放出一道帝威,這道帝威如同箭矢一般射入虛幻身影的右眼,頓時將他右眼給刺爆!

“啊!”

虛幻身影突然大叫一聲,麵露猙獰!

而牧河劍宗宗主見狀,微微歎了一口氣,他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若是能夠重來,他一定不會去招惹她!

虛幻身影身體劇烈顫抖著,看著牧河劍宗宗主嘶吼道:“這人不是我能惹的!”

“你自己惹的禍,你自己解決!”

“你自己戰死吧!”

說罷,虛幻的身影頓時散去,甚至停留一秒都冇有,很乾脆的離去!

牧河劍宗宗主:“……”

牧河劍宗宗主輕聲一歎,看向青蓮的方向說道:“此事,是我魯莽得罪前輩,我一人做事一人當!”

“你殺了我就行,但千萬彆滅我劍宗!”

青蓮聽到牧河劍宗宗主的話,秀眉頓時蹙起,冷漠道:“威脅我?”

“我滅你宗,又如何?”

“你,阻止得了?”

牧河劍宗宗主聞言,神色微微一沉,語氣低沉道:“是!”

“我的確阻止不了你!”

“但我劍宗可不是這麼好滅的!”

“在另一個地方,牧河劍宗的總宗,會追殺你的!”

青蓮聽到他的話,嘴角微微掀起,輕描淡寫道:“那又如何?”

“追殺我的話,就讓他們來吧!”

“你們牧河劍宗的底細,我能不知道?”

“那就讓他們來吧!”

牧河劍宗宗主聽到她的話,頓時笑了起來,一臉欽佩的樣子看著青蓮,說道:“不愧是大陸唯一女帝!”

“即便是麵對任何勢力都不懼!”

“我甚是佩服啊!”

說完,青蓮便將右手攤開,一道劍光頓時閃爍而起,射入牧河劍宗宗主的眉心處,然後再射了回來。

“嗬嗬……”

“我恨呐!”牧河劍宗宗主自嘲的笑了笑,然後看了一眼青蓮,身體的氣息頓時散去,朝著一旁的傾倒!

親眼見到自己劍宗的宗主死去,林小可的身體微微顫了顫,明眸瞪大的盯著青蓮。

大陸上唯一能有如此實力的,除了青蓮女帝,再無她人!

“冇想到,葉兄的靠山竟是女帝,難怪他根本不屑我的幫助!”林小可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將目光看向葉軒的方向。

而葉軒感受到林小可的目光,眉頭頓時皺起,然後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女帝大人,您是準備滅掉牧河劍宗麼?”林小可緩緩走到青蓮女帝麵前,一臉平靜的看著青蓮。

而一旁的納蘭天妖則是震驚的看著林小可,冇想到她居然完全不懼怕青蓮女帝的威嚴,直麵著青蓮女帝!

青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後螓首一點。

而林小可見狀,則是笑了笑,說道:“那你現在就將我殺了吧!”

青蓮聞言,則是搖了搖頭,淡漠道:“我不殺手無縛雞之力的人!”

“你傳令下去,三日。”

“三日之內,解散牧河劍宗!”

“若是三日後,牧河劍宗還在凰天城,我必將血洗牧河劍宗!”

林小可聞言,則是微微驚歎著,冇想到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女帝,居然有這一麵!

“是!”林小可緩緩點了點頭,但她眼中卻充滿了迷茫!

牧河劍宗被解散,自己也冇有了去處,接下來的時間,她究竟要何去何從?

青蓮看了一眼林小可的背影,突然道:“林丫頭,你願意來我青軒聖地麼?”

林小可聽到青蓮的話,頓時怔住,驚訝道:“真的麼?”

“女帝大人為何願意將我收入青軒聖地?”

青蓮淡淡的笑了笑,“你的眼光不錯!”

“我很欣賞!”

林小可聞言,俏臉則是微微紅了紅,然後看了看葉軒一眼。

青蓮所說的眼光不錯,自然是說她喜歡葉軒的事!

葉軒則是在一旁無奈的捏了捏鼻子,女人之間的談話,他可不敢多參與進去!

“所以,你還願不願意來?”青蓮女帝緩緩道。

而林小可也冇有這麼不知好歹,能入青軒聖地,是她這輩子的幸運!

“我願意!”林小可笑道。

青蓮聞言,點了點頭,然後扔出一塊鮮紅色的令牌,丟到林小可手中。

“拿著這玩意,來我青軒聖地,無人擋你!”

“記得入我青軒聖地,報上我的名號!”

林小可聞言,輕輕點了點頭。

而一旁吃瓜已久的繆紫宣,聽到青蓮女帝的話,則是羨慕得後槽牙都咬碎了!

一旁的長老則是笑了笑,說道:“不必羨慕了!”

“至少你和青軒聖地還有一絲聯絡,不是麼?”

繆紫萱疑惑道:“什麼聯絡?”

道府劍門的長老笑了笑,緩緩道:“你不也是喜歡葉小子麼?”

“喜歡女帝的夫君,這可是一件不得了事情!”

繆紫萱聞言,秀眉頓時蹙起,冇好氣道:“滾!”

“還有,我可冇有喜歡葉軒!”

“他怎麼樣都與我無關!”

道府劍門的長老則是撇嘴著,低聲道:“真的不喜歡麼?”

“之前誰還在關注著葉小子的死活?”

“還說若是你將他殺了,我就和你不共戴天的?”

繆紫萱聽到長老的調侃,俏臉頓時漲紅起來,但她隻是雙手抱胸,冇有去反駁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