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軒聖地。

任務結束後,葉軒和青蓮則是一路趕回聖地裡。

有青蓮在,回聖地的速度可謂是快到離譜。

畢竟身為女帝的她,掌握空間意境,一個念頭,就產生出一個空間漩渦,一息的時間就將他們傳送到聖地內。

回到聖地後,葉軒則是趕回自己的屋內,決定好好的睡一覺!

而青蓮則是想要好好的‘服侍’一下葉軒,但卻被葉軒決絕了!

畢竟他現在的身子已經很疲憊了,若是再被搞下去,估計會虛死在床上!

那種事情,還得是身體健壯時,氣血洶湧時來做!

躺在床上的葉軒,感受到床下的溫暖,眼皮頓時沉了下來,直接睡了過去。

翌日午後,葉軒緩緩睜開雙眼,一臉舒爽的伸展著雙臂,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現在的他,精力充沛,想要做什麼都能做了!

於是葉軒便朝著青蓮休息的屋內跑去。

雖然他們已經成親了,已經是老夫老妻了,但是他們還是分房在睡。

一是葉軒怕青蓮會夜襲他。

二是青蓮休息的地方離劍靈池比較近,她去也方便。

吱呀!

葉軒打開青蓮的房門後,發現屋內一道人影都看不見,葉軒便饒了饒頭,低聲道:“不在這?”

“應該是在劍靈池了!”

說到這,葉軒再度皺起眉頭,現在的青蓮,去劍靈池的次數越來越多,可見邪神詛咒已經開始難以壓製了!

而青蓮又是那種有苦都會自己憋著,都不會輕易對他宣泄的!

葉軒敢肯定,這所謂的邪神詛咒,絕對能疼到難以呼吸!

一想到這,葉軒則是重重咬了咬牙,現在他必須得趕緊去收集天道碎片!

劍靈池。

此刻的青蓮盤坐在池中,隻見她的秀髮被池水浸濕,額頭處不斷冒出豆大的冷汗。

而趕來的葉軒,見到青蓮此刻在壓製邪神詛咒而受到的痛苦,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

“來了麼?”

“你知道女帝大人每天受到的痛苦有多少麼?”

牧兒的聲音如同響徹在葉軒的耳畔中。

葉軒聞聲而望去,然後搖了搖頭,陷入沉默之中。

牧兒則是將目光看向青蓮,眼中出現一絲心疼,很快她就將目光看向葉軒,說道:“女帝大人,每天所受的痛苦就猶如斷臂斷腳的痛苦!”

“邪神詛咒的可怕之處就是如此!”

“每天不斷折磨著你,一點一點的磨滅你的精神!”

“女帝大人可謂是一代豪傑了,每天能夠壓製著這些痛苦!”

“我以往一直很敬佩女帝大人這份精神,但我最近才發現,女帝大人之所以能夠抗住這些痛苦,都是源自於你!”

“我?”葉軒聽到牧兒的話,有些疑惑的看著牧兒。

牧兒則是怪異的看了葉軒一眼,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是!”

“你就是她維持本心的原因!”

“若不是你,也許女帝大人早已經被折磨瘋了吧!”

葉軒聽到她的話,則是陷入久久的沉默之中。

牧兒則是撇了撇嘴,盯著葉軒說道:“真不知道你這傢夥有什麼好的!”

“除了長得帥,實力還不夠格!”

葉軒聽到牧兒的吐槽,冇好氣道:“你這話,之前就說過了!”

牧兒則是白了葉軒一眼,“怎麼?”

“不行嗎?”

“行行行!”葉軒無奈的說道。

牧兒微微頓了頓,玉手一揮,一道氣息冇入葉軒的體內!

而這道氣息剛入葉軒體內後,葉軒頓時感到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被一道壓力給壓碎著,一種難以呼吸的感覺充斥著葉軒的大腦!

“你!”葉軒麵色扭曲起來,身體不斷顫抖著,體內疼痛差點令他想要癲狂起來!

而見到葉軒的身體即將到達臨界點,牧兒則是玉手再度一揮,這道氣息頓時從他的體內出來!

而葉軒的身體再度恢複原樣,但他人已經癱坐在地上,額頭上儘是冷汗,背後也早已被冷汗打濕!

“你……做什麼?”葉軒一臉惱火的看著牧兒。

而牧兒則是不以為然,盯著葉軒說道:“你現在所受的痛苦,僅僅隻是女帝大人每日裡承受的十分之一罷了!”

“而她能頂著這壓力一直陪著你!”

“我隻想讓你知道,女帝大人為了你,都做了什麼!”

牧兒的聲音很大,導致池中的青蓮都聽到了!

“牧兒,你對少主做了什麼?”青蓮冰冷的聲音突然響徹起來。

而還未得牧兒解釋,葉軒則是開口說道:“無事!”

“青蓮,你繼續在池中壓製邪神詛咒,我在和牧兒聊天呢!”

牧兒聽到葉軒的話,隻是微微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語著!

而青蓮聽到葉軒的話,也是冇有過多說什麼,繼續在池中泡著。

“我知道你的意思!”

“但我可以肯定告訴你,我可以為了青蓮而付出生命!”

“她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我絕對不會讓她受到委屈!”

“明日炎心城是不是要舉辦劍道大比?”

“邀請年輕一輩的劍修去參加!”

葉軒盯著牧兒的臉,正色道。

而牧兒聽到葉軒的話,秀眉微微蹙起,這和之前說的話有什麼關係麼?

但她還是點了點頭回答了葉軒的問題。

葉軒見狀,則是笑了起來,嚴肅道:“劍道大比,第一名就是天道碎片!”

牧兒聞言,疑惑的蹙起娥眉,淡淡道:“第一名不是一把劍麼?”

葉軒則是笑道:“是!”

“天道碎片則是附著在這把劍中!”

牧兒聽到葉軒的話,輕輕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但這次劍道大比的年齡可是不能超過十六歲!”

葉軒笑了笑,說道:“我被那座破塔關了三千年,每日都被一道神秘氣體洗髓身體,身體的骨齡也隨之停止增長!”

“之前我就在聖地測試過,我的骨齡停留在三千年前,也就是十五歲左右!”

“正好可以參與劍道大比!”

牧兒聞言,則是點了點頭,但很快她的眉頭就蹙了起來,擔憂道:“可這劍道大比很激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