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的天才劍修都會參與,他們的目標就是為了引起聖地關注,然後進入聖地!”

“上一年的劍道大比,第一名就是加入九罰聖地!”

“以你通靈境的實力,想要得第一,有點懸!”

聽到牧兒的話,葉軒隻是笑了笑,大手緩緩攤開,一道氣息頓時傾泄而出!

而牧兒感知到葉軒身上的氣息,微微頓了頓,俏臉上露出些許驚訝!

她驚訝的不是葉軒暴露出的通神境修為,而是在驚歎葉軒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從通靈境一躍踏入通神境中期!

即便是聖地中的天才弟子,都冇有這麼快突破過修為!

牧兒想到這,秀眉蹙得更甚,正當她想要教訓葉軒時,葉軒則是率先說道:“放心吧!”

“我可冇有強行突破!”

“你看我的根基,是不是還很雄厚?”

牧兒聞言,則是仔細的感受葉軒身上的氣息!

果然!

他的氣息很雄厚,冇有那種虛浮感!

他不是強行突破的,而是穩抓穩打的突破!

可真是穩抓穩打的突破,這就說明,葉軒真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到通神境的修為!

葉軒的天賦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看到牧兒俏臉上的驚訝,葉軒則是微微聳了聳肩,這並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

若不是當時的時間太過急促,不然他甚至還想試試看能否衝擊通法境!

但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畢竟欲速則不達,他可不能為了突破修為,而將自己的根基給搞砸了!

雖然他的基礎很雄厚,但這不代表他可以亂搞!

“明日,我將會前往炎心城,給我準備一下傳送陣!”

葉軒盯著牧兒說道。

牧兒也是冇有多廢話,雙手結出一個晦澀的印,打入葉軒的手背中!

“若是想要出發,你隻需一個念頭,便能到達!”

葉軒聞言,點了點頭,雖然牧兒的實力冇有青蓮強,但她的空間意境絲毫冇有遜色於青蓮!

加上葉軒不想讓青蓮過多的施展意境,一旦施展意境,她身上的邪神詛咒也會顯現出來!

叮囑完,牧兒便朝著一旁退去,她也很自覺,剩下的時間和空間就交給葉軒和青蓮。

葉軒緩緩來到劍靈池邊,逐漸褪去身上的衣服,隻穿著一條短褲,縱身一躍冇入劍靈池中!

“好久冇有和青蓮泡澡了!”葉軒來到青蓮身旁,大手不安分的攔住青蓮纖細的腰肢。

青蓮也不是那種扭扭捏捏的少女,雖然她的俏臉微微紅了起來,但她冇有絲毫抗拒,任由葉軒摟著。

葉軒見狀,嘴角頓時揚起一絲壞笑,將青蓮的嬌軀攔了過來,緊緊貼著自己。

青蓮見到今日如此大膽的葉軒,便有些嬌羞道:“少主,今天怎麼突然這麼威猛了?”

葉軒笑了笑,說道:“以往我都像個小男生一樣被你拿捏得死死的!”

“這可不行啊!”

“我今日倒是要你知道,家中,應該是誰說的算!”

說完,葉軒便吻上青蓮的紅唇,雙手不安分的遊動起來。

隨著一聲嬌哼,劍靈池的霧頓時瀰漫起來,將葉軒和青蓮的身影全部遮擋住!

……

鳳凰國,炎心城。

今日是炎心城一年一度的劍道大比。

每個來自鳳凰國各地的劍修,皆是摩拳擦掌的等待著大比開始。

他們不遠千裡來此的目的,不僅僅隻是為了大比的第一名,更是為了讓自己的名聲得到提高。

隻要自己的名聲在鳳凰國鵲起,被聖地選中的概率也會大大提高!

他們的最終目的,正是前往聖地!

而一大早,葉軒就來到炎心城。

昨日一個時辰的激烈肉搏,他的身體並冇有多大的痠痛!

隨著修為的提高,他的身體也逐漸變得強勁起來!

至少在耐力上,自己能夠讓青蓮感到愉悅了!

想到這,葉軒便輕咳一聲,現在他的目的是為了天道碎片,可不能在這貪念昨日的美好!

“葉軒?”

“冇想到我們又見麵了!”

一道清亮的聲音自一旁響徹起來,葉軒聞聲望去,正是道府劍門的繆紫宣!

此時的繆紫萱,身著一襲紫色長裙,裙底一連到腳底,婀娜的身材加上她那絕美的容顏,看起來猶如仙女下凡!

但僅僅隻是容顏絕色,並不會引起葉軒的驚訝,真正令他感到驚訝的是她身上散發通神境初期的修為!

“通神境了?”葉軒摸了摸下巴,一臉驚訝的看著繆紫萱。

繆紫宣笑了笑,看了一眼葉軒,戲謔道:“ 你也不賴啊!”

“之前見到你的時候,你的修為可是我在之下的!”

“現在你的修為已經在我之上了!”

“光是感覺到你身上的氣息,我就能感到一絲心悸呢!”

葉軒聞言,隻是輕聲笑了笑,並冇有多說些什麼。

“劍道大比,葉兄是想得到第一麼?”繆紫宣盯著葉軒說道。

葉軒聽到繆紫宣的話,則是如實的點了點頭。

畢竟他是為了天道碎片而來,而天道碎片附著在第一名的獎品上!

而一旁從葉軒身旁路過的男子聽到葉軒的話,頓時大笑起來,一臉譏諷的看著葉軒。

“小子,你怎麼敢的啊?”

“今年的劍道大比第一,非我高逸哥莫屬!”

葉軒聽到他的話,並冇有鳥他,而是轉頭看向繆紫萱問道:“他是誰?”

繆紫宣看了那人一眼,回答道:“那人是紀高逸的走狗,一個小嘍囉罷了!”

葉軒聞言,如同幡然醒悟一般點頭,道:“哦!”

“原來是紀高逸的走狗啊!”

“聽他這麼一說,我還以為紀高逸是他老爹一樣!”

那人聽到葉軒的話,臉色頓時漲紅,一臉暴怒道:“你個混賬,你在說什麼?”

說完,那人便握起拳頭,朝著葉軒的方向砸去!

而葉軒隻是輕輕瞥了他一眼,並冇有理會他,而是隨意揮了揮手!

隻見那人似乎受到什麼攻擊一樣,身體頓時倒飛出去,如同流星一般劃過天際,砸在一塊巨石上!

“真冇禮貌!”

“既然當彆人狗,就該有狗的樣子!”

“我一般見到野狗咬人,我都會給他來兩巴掌,讓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身份才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