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軒的話猶如利劍一般刺入那人的心中,隻見那人猛然吐出一口黑血,整個人直接暈死過去!

而一旁的繆紫宣則是驚歎著葉軒的手段!

此人不會跟你多逼逼,該打就打,完全冇有顧對方死活!

而且說話也是極為陰毒,一下就把人給氣死了!

但她並不會討厭葉軒的手段,而是對此極為欣賞!

畢竟這種隨心所欲的男子,很是有吸引力!

“打狗也該看主人,小子,你會因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的!”

一道聲音突然響徹在現場,一道修長的身影自一旁緩緩站了出來。

“紀高逸,我記得你應該滿十六歲吧?”

“為何你能來參與劍道大比?”繆紫宣死死盯著紀高逸說道。

而紀高逸則是冇有理會繆紫萱眼中的嫌棄,嘴角微微掀起,露出一副我長得好帥的笑容,“可惜了!”

“我並未滿十六歲,後天的這個時候,我纔剛滿十六歲!”

“這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我可不會那麼愚蠢冇有把握住!”

“紫宣,等我拿到劍道大比第一,然後我進入九罰聖地之後,我定會找你們繆家向你提親!”

說完,紀高逸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絲毫冇有理會繆紫萱此刻的臉色。

此時的繆紫萱,俏臉儘是冷意和嫌棄!

“就憑你也能拿第一?”繆紫宣淡漠道。

而紀高逸則是笑了笑,無奈的搖了搖頭,訕笑道:“我怎麼拿不到第一了?”

“年僅十六歲,我通神境巔峰的修為,劍意也到達大劍修圓滿,如此天賦,在聖地之中都算是天才!”

“我為何拿不到第一?”

“你在開什麼玩笑?”

繆紫宣聽到紀高逸如此狂妄的話語,隻是搖了搖頭,正色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如此自大,是會輸得很慘的!”

紀高逸聽到繆紫萱的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語氣也冇有之前的柔和,而是冰冷道:“繆紫萱!”

“記住你的身份,你僅僅隻是一名道府劍門的弟子!”

“而我未來將會是聖地的弟子!”

“我能看上你,是你的榮幸!”

“不要像個賤人一樣,給臉不要臉!”

“你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便是這個天!”

繆紫宣聞言,俏臉頓時陰冷下來,但很快她就恢複原樣,隻是輕歎一口氣,笑道:“紀高逸。”

“人不要太狂妄!”

“你若是能贏他!”

“我便承認你是這個天!”

說完,繆紫萱便伸出修長如蔥的玉指指向葉軒。

而紀高逸見狀,則是愣住,然後捧腹大笑起來,“贏他?”

“就他?”

“我贏他不是隨隨便便的事情?”

“通神境中期的修為,我還以為有多牛啊!”

“他便是你的倚仗不成?”

繆紫宣聞言,則是冇有猶豫,點了點頭,說道:“你贏不了他的!”

紀高逸笑了笑,嘴角泛起一抹譏諷,無奈的搖了搖頭。

事實勝於雄辯,贏不贏得了,不是繆紫宣說的算!

當然也不是自己說的算!

但他可以給繆紫宣看到葉軒慘敗的畫麵,以及自己在踏入聖地後,向繆家提親的畫麵!

到時會,繆紫宣成了自己妻子,被自己褪去高冷的外衣,在自己下方承歡的模樣,紀高逸想想就熱血沸騰,一股火焰油然而起!

而看到紀高逸臉上邪惡的笑容,繆紫宣內心感到一陣厭惡,甚至都想吐一口!

想到這,繆紫萱便將目光放在葉軒身上。

嫁給這種虛偽的男人,還不如嫁給葉軒實在!

而葉軒感受到繆紫宣的目光,微微縮了縮脖子,冇好氣道:“你們兩個吵架,彆帶上我!”

而繆紫宣則是裝出一副嬌羞女子的模樣,嬌柔道:“小軒,你忍心看到我被他搶走麼?”

而還未得葉軒出現反駁,紀高逸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陰沉!

這種感覺就像是到手的妻子被老王給搶走一樣,令他感覺是吃了屎!

於是他目光冷冷的看向葉軒,淡漠道:“小子,趕緊有多遠就滾多遠,到時候彆落在我手裡!”

“不然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而葉軒聽到他的威脅,則是眼皮一跳,“滾!”

他這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脅,他的靠山好歹是女帝,做事豈能怕東怕西的?

若是傳出去,豈不是給青蓮丟臉?

而聽到葉軒的話,紀高逸不斷拍打著雙手,臉上儘是笑意,隻是那份笑容中潛藏一把利劍!

“好!”

“很好!”

“想死,我成全你!”

“隻不過我希望你能順利到達最後,不然我連斬殺你的機會都冇有啊!”

葉軒聽到他的威脅,隻是笑而不語。

對付這種人,到時候將他擊敗就行,若是對他產生殺意,那他也會毫不客氣的斬殺對方!

這種浪費口舌的失去,估計也就對方會做了!

見到葉軒不理會自己,紀高逸則是輕哼一聲,看了一眼地上的走狗,頭也不回的離開現場。

這種走狗,他有的是,如同玩具一樣,想扔就扔,不需要思考什麼!

“我似乎給你新增了一個很大的對手呢!”繆紫萱嫣然一笑,盯著葉軒說道。

而葉軒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冇好氣道:“你還知道啊?”

“算了,方正我也無所謂!”

“那傢夥,我想殺就殺!”

“不礙事!”

繆紫萱笑了笑,葉軒的靠山可是女帝,他自然是不怕這些。

但葉軒話語剛落,一道可怕的殺意頓時圍繞著繆紫萱,隻聽葉軒的語氣變得極為冷漠。

“繆姑娘,若是下次再將我當槍使喚,我定會將你斬殺!”

“我可不是憐香惜玉之輩,下次就彆怪我辣手殘花了!”

葉軒自然是知道剛剛繆紫萱純粹的將自己當做擋箭牌,雖然紀高逸在他眼裡什麼都不是,但他就是討厭這個感覺!

“對不起……”繆紫宣感受著葉軒的殺意,頓時寒毛直立,身體都變得僵硬起來,緩緩說道。

而繆紫萱道歉完,葉軒便將殺意散去,朝著正前方徑直走去。

繆紫萱望著葉軒的背影,俏臉上露出一絲無奈之色,低聲道:“真是……”

“一根呆木頭!”

“不懂憐香惜玉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