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他不是傻子,那他一定是有什麼可怕的後台,能夠堪比九罰聖地的後台!

可他若是真的有堪比九罰聖地的後台,他也會不屑參與這次的劍道大比!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不怕天也不怕地,就是一個莽夫!

相到這,裁判便搖了搖頭,他隻是一個維持比賽的裁判,這些事情,關他什麼事?

隨後,裁判便大聲喝道:“第一場比賽,左一號葉軒勝!”

“現在,第二號上台準備!”

葉軒聞言,便轉身下台,而當他下台坐在自己位置上時,不遠處的身影頓時對他靈氣傳音,“小子,我的手下,可不是你想殺就殺的!”

“第二號就是我,接下來讓你看看,你我之間的差距吧!”

說完,紀高逸身影便化作一道光束,直接飛射到台上!

而葉軒見狀,臉色依舊淡然如水,隻見他也發出一道靈氣傳音給紀高逸。

“你是不是八婆,廢話這麼多?”

紀高逸上台後,臉色頓時變得鐵青起來,而他的對麵,見到紀高逸身上的殺意傾泄後,喉嚨頓時變得滾燙起來。

隻見他狠狠吞了一口唾沫,一臉無奈道:“究竟是誰把他激怒了?”

“這下倒黴的是我咯!”

裁判看了兩人一眼,然後大喝道:“大比,開始!”

而紀高逸在聽到裁判的話後,右手朝前一伸,一把蔚藍色的長劍落在手中,隻見他眼眸冷光一閃,身影頓時閃爍起來,整個人如同箭矢一般朝著對麵射去!

對方見到氣勢洶湧的紀高逸,頓時嚇尿了,身體猛然朝後爆退,但依舊被紀高逸的餘波給震到,身體倒飛出去!

砰!

被紀高逸的劍氣餘波震飛後,他的身體如同一顆流星落在一塊石柱上,將石柱給砸了個粉碎。

而他人,也是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身體全身無一處是完好的,鮮血流個不止,氣息變得愈發萎靡!

“第二場大比,紀高逸勝!”裁判看了一眼紀高逸,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人,不禁歎了一口氣。

今年的劍道大比是怎麼回事?

怎麼一個比一個暴力?

而台下的葉軒,看著紀高逸的戰鬥後,麵色冇有出現變化。

他則是看著紀高逸,低聲道:“果然,同樣是通神境巔峰,紀高逸的氣息比起鬆元要強了不少!”

“相比鬆元的靈氣虛浮,紀高逸的根基很雄厚!”

“但就算如此,實力依舊不夠格啊!”

“想殺我,還是差了很多啊!”

“但我要殺他,僅僅隻是一劍而已……”

而台上的紀高逸,緊緊盯著台下的葉軒,似乎想要從他的臉上發現出一絲震撼。

但他還是失望了,葉軒在看到他的比賽後,麵色冇有發生一絲改變!

“還在故作鎮定麼?”

“希望決賽開始前,你能夠活著碰到我吧!”

“不然這場大比,會少了很多意思!”

“同樣,我要讓繆紫萱知道,相信你,就是個錯誤!”

紀高逸死死盯著葉軒,眼神越發平靜,平靜到令人心悸!

時間飛快過去,第一輪的大比很快就過去。

由於現場的劍修數量有限,大比僅僅過去兩個時辰,第二輪的大比很快就銜接而上。

“第二**比,左一號對戰右一號!”裁判看了看周圍剩下的劍修,淡淡道。

葉軒再度拿起抽簽號碼,當他發現自己的號數再度是一號時,他的臉色微微出現一絲變化。

然而當他轉頭看向紀高逸時,紀高逸僅僅隻是瞥了他一眼,很快就彆過頭,冇有理會葉軒的目光!

葉軒見狀,嘴角微微掀起。

他本不想這麼快打敗紀高逸的,但若他要利用自己的權力,讓自己強行和他對戰,那麼就彆怪他一劍將其斬死了!

“左一號,葉軒對戰右一號,繆紫萱!”裁判淡淡的看了一眼葉軒的方向,說道。

葉軒:“……”

當他聽到裁判的話後,他整個人愣了愣,他冇有在號數做手腳?

而繆紫宣聽到自己的對手,俏臉頓時變得蒼白,但很快她就釋然了。

隻見她輕輕歎了一口氣,緩緩來到台上,一臉苦笑道:“葉軒,手下留情!”

葉軒身影化作一道長虹,直接落在台上,當他聽到繆紫萱的話後,他隻是輕聲一笑,“若你真的是一個合格的劍修,就應該發揮出你最強大的實力!”

“即便是輸,都輸得有意義!”

“況且,戰鬥還冇開始,你就失去戰意,這對劍修來說,可是最大的禁忌!”

繆紫萱聽到葉軒的話,俏臉上頓時浮現一抹笑容,鄭重的點了點頭,訕笑道:“說的也是!”

“隻是,你這樣鼓勵對手,若是我戰意爆發,實力攀升一個可怕的高度,不怕我將你擊敗嗎?”

葉軒笑了笑,一臉輕描淡寫道:“若真是如此,我輸得也有意義!”

繆紫萱聽到葉軒的話,緊緊盯著葉軒,嘴角微微掀起。

“比賽開始!”裁判大喝一聲,台上的兩道身影頓時化作兩道急電,不斷交錯著,飛速轉動!

而台下的紀高逸,看到葉軒爆發出的可怕速度,臉色微微變了變,神色越發凝重!

“為了尊重你,這一次,我會使用出比之前更強的實力!”葉軒笑道,聲音迴盪在繆紫萱的耳畔中。

“之前的實力?”

“第一場戰鬥,你用了多少力?”

“一成不到!”葉軒迴應繆紫萱的話。

而繆紫萱聽到葉軒輕描淡寫的話語,俏臉頓時變得精彩起來。

之前葉軒的戰鬥,她是有看的,僅僅隻是使用一成不到的實力便將對方擊潰!

那對付自己,是不是隻使用兩成的實力?

見到繆紫萱的猜疑,葉軒則是笑了起來,說道:“你雖然是通神境初期,但你的實力可絲毫冇有遜色於通神境中期!”

“你的根基很雄厚!”

“隻是時間太短了,冇有多餘的時間讓你累積!”

繆紫萱聽到葉軒的話,神色微微變了變,過了半晌後,繆紫萱則是露出一副苦笑的樣子,輕歎道:“就算如此,我也並不會因為如此而找藉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