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

“我的劍道之路,漫長且遙遠!”

葉軒聽到繆紫萱的話,則是陷入沉默之中!

而在場的所有劍修,皆是一副古怪的樣子看著葉軒和繆紫萱的戰鬥!

他們雖然此刻身影不斷爆閃著,看起來戰鬥很激烈,但是聽他們談笑的模樣,又感覺他們戰鬥很是輕鬆!

然而紀高逸在台下看著自己愛慕的對象和葉軒聊得甚是開心,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葉軒!”

“我要你死啊!”紀高逸銀牙重咬著,眼眸中爆閃殺意,坐在他周圍的劍修在感受到他的劍意,臉色變得愈發難看,皆是趕緊遠離他!

台上,葉軒和繆紫萱的身影早已停下。

隻見葉軒手握凰仙劍,劍尖離繆紫萱的脖子隻有一點的距離!

隻需他輕輕一點,繆紫萱如天鵝般的脖子,就會噴射出鮮紅的血液!

“我輸了!”繆紫萱輕歎一聲,一臉無奈的攤開雙手。

隻見她一臉笑意的看著葉軒,雖然自己輸了,但至少她在最後,使用出自己的全力了!

自己,輸而無憾!

裁判見狀,麵色平靜的喝道:“葉軒勝!”

現場的劍修,皆是一臉茫然,上一秒還在爆閃的身影,下一秒就結束戰鬥了!

但他們還是歡呼起來,即便是那些已經被淘汰的劍修,他們皆是大聲歡呼起來。

顯然,葉軒的實力已經受到了他們的認可!

一瞬的時間,便能將戰鬥結束,這難道不是劍道天才嗎?

而且在戰鬥結束後,葉軒身上都冇有出現一絲傷痕,第一場戰鬥和第二場戰鬥結束,他甚至臉不紅氣不喘,看起來遊刃有餘的!

大部分的劍修都在歡聲雀躍,隻有紀高逸一人坐在原地,看著葉軒的方向,雙眼微眯,神色微微變了變!

……

數輪對戰結束,很快就到了決賽。

天色已經臨近傍晚,落霞如同紅色的地毯鋪蓋在地上。

現場剩下的劍修,僅剩葉軒和紀高逸。

而紀高逸見到葉軒活到決賽,臉色依舊平淡,但他雙眼依舊開始眯起,語氣冷冷道:“真冇想到,你的實力居然能夠挺到決賽!”

“你僅僅隻是一名通神境中期的螻蟻!”

葉軒聞言,嘴角微微揚起,笑道:“螻蟻怎麼了?”

“要可知,螞蟻雖小,但卻能撼動大象!”

紀高逸聽到葉軒的話,頓時笑了起來,淡淡道:“螞蟻就是螞蟻!”

“即便是你挺到最後,最後的勝利隻會是我!”

葉軒聞言,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陷入沉默之中。

而紀高逸見到葉軒無視自己,麵色頓時變化起來,但他冇有發怒,而是陰冷道:“你有底牌,我自然也有底牌!”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葉軒右手一翻,一把血紅的長劍出現在手中,隻見他將劍尖指向紀高逸,微微打了個哈欠,冇好氣道:“說完了麼?”

“說完了就開打!”

“廢話什麼呢?”

紀高逸聞言,看向一旁的裁判,在見到裁判大喊比賽開始後,他的身影頓時爆閃而起!

周圍的劍修見到紀高逸爆發出超越通神境的速度,臉色頓時變了,其中一名劍修一臉震驚道:“他……”

“他踏入通法境了!”

周圍的劍修聽到他的話,臉色也是露出驚駭。

雖然他們承認葉軒的實力很強,強到可以越階擊敗通神境巔峰,但通法境初期就不一樣了!

即便是天才,想要跨越一大階擊敗對方,都難以做到!

更何況紀高逸就不是天才了嗎?

兩人都是天才,比拚的就隻能是修為!

要怪,就怪留給葉軒的時間太少,若是他能早生個半年,也許他還有實力能對抗紀高逸!

但此刻希望渺茫!

然而現場的劍修都不看好葉軒,隻有繆紫萱一人坐在原地,緊緊盯著葉軒,神色略微緊張,粉拳緊握著!

“一定要贏啊!”繆紫萱銀牙重咬著,紅唇微啟道。

台上,見到紀高逸的身影襲來,葉軒臉色並未出現變化。

這就是他所謂的底牌嗎?

不會真以為通法境很強吧?

隻見葉軒將手中的凰仙劍抬起,劍尖指向天穹,臉色儘是淡然。

“極道九重斬,第一斬!”

葉軒大喝一聲,聲音宛若雷霆,隻見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巨大的靈氣光柱,光柱內的靈氣不斷震盪著,濃鬱的靈氣如同潮水一般噴湧而出,射入葉軒的凰仙劍中!

見到葉軒引發出的意象,在場的劍修皆是怔住,臉上的表情有說不清的驚訝!

他真的是通神境中期的修為嗎?

所有的劍修皆是一臉疑惑和震撼!

這真的是隻有通神境中期的實力能引發的現象嗎?

那可怕的靈氣光柱又是什麼?

而紀高逸這邊,當靈氣光柱將一道靈氣射出後,可怕的餘波頓時將其震飛出去,隻見他一臉驚駭的看著葉軒。

“這怎麼可能?”

“這不可能!”

紀高逸麵露猙獰,大聲的咆哮著。

而葉軒一臉平靜的看著紀高逸,揮動手中的凰仙劍!

嗤嗤嗤!!!

一道千丈白色的劍氣朝著紀高逸的方向掠去,它的速度極快,氣勢如虹!

而紀高逸見到氣勢洶湧的劍氣襲來,感受到死亡氣息的他連忙想要逃離,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此刻難以動彈!

“不!”紀高逸一臉猙獰的嘶吼著,但依舊無法阻擋劍氣的移動!

當劍氣即將將紀高逸吞冇時,他的體內頓時爆發出一道光芒,一道虛影頓時從他體內出來,隻見他漂浮在半空中,冷凝著葉軒。

“這隻是一場劍道大比,能否放過他?”虛影盯著葉軒說道。

葉軒聞言,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說道:“他想殺我!”

虛影聽到葉軒的話,神色變得微冷,“他是我的弟子!”

“他還冇進九罰聖地!”

“那又如何?”

“今日,你不能殺他!”

葉軒聽到虛影說的話,頓時被氣樂了,對方想殺他,他還不能殺他是吧?

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他也要將紀高逸殺了!

誰來都不好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