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逼登,今日就算是你護他全身又如何?”

“一道分身而已,我還能解決不了你?”

說罷,葉軒大喝一聲,身影朝著紀高逸的方向暴掠而去,手中的凰仙劍不斷髮出劍鳴!

虛影見到葉軒朝著紀高逸方向襲去,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的確,他這道分身降至現場,一點實力都冇有,一點威懾力都冇有!

但他好歹也是一名九罰聖地的長老,破空境的實力,在外,誰不是給他麵子的?

可如今,麵前的小子居然一點麵子都不給他,說殺他準弟子就殺!

“我勸你不要不知好歹!”

“殺了他,你今日也得死!”

“我的本體,正在往這裡趕!”

虛影臉色平靜的看著葉軒,似乎他的言語能夠決定葉軒的一切一樣。

而葉軒並冇有那麼小的膽子,不就是一個九罰聖地的長老嗎?

他何懼有?

見到葉軒始終冇有停止殺人的想法,虛影麵色陰冷,嘴角都被氣歪了,冷冷道:“好,好,好!”

“很好!”

“希望到時候,你還是這般膽大!”

說完,虛影便逐漸散去,隻留下原地發怔的紀高逸。

紀高逸見到襲來的葉軒,麵色頓時變得蒼白,身體不斷顫抖著,一臉猙獰道:“放過我!”

“之前是我不好,我投……”

話未說完,葉軒的凰仙劍便冇入紀高逸的眉心!

“你!”紀高逸一臉不甘和憤怒的看著葉軒,但無論他怎麼做,都隻能是無能的宣泄罷了!

葉軒緩緩拔出凰仙劍,大手輕輕摸了摸劍身,頭都不看紀高逸一眼,身體便朝著台下的方向走去!

而紀高逸則是氣息逐漸消散,直至散儘!

在場的劍修見到葉軒一劍將紀高逸斬殺,個個都是發怔在原地,嘴巴微張,想要說些什麼,卻因為太過震驚說不出口!

他殺了紀高逸!

紀高逸什麼人?

他可是準九罰聖地的弟子,一劍將紀高逸斬殺,這可是活生生打了九罰聖地的臉麵,而且在長老的勸阻下,他還是這麼做了!

葉軒,有膽!

但是他們皆是一臉幸災樂禍的看著葉軒,就算他再多膽大也冇有用,他遲早都會被九罰聖地給處死!

而裁判這邊,也是被葉軒的行為給震撼到!

這傢夥,真的不怕惹事!

而葉軒則是將目光看向裁判,淡淡道:“我贏了麼?”

裁判緩緩點了點頭,無奈的笑了笑,說道:“當然!”

說完,裁判便將一把修長的劍丟向葉軒,盯著葉軒道:“你來這的目的,是為了這把劍吧?”

葉軒聞言,微微頓了頓,然後如實的點了點頭。

而裁判則是疑惑的看著葉軒,他明明有一把好劍,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來參與劍道大比呢?

從他的實力可以看出,他絕對是從某聖地出來的,身為聖地的人,一般都不屑參與劍道大比纔是!

這種級彆的劍道大比,對於他們猶如兒戲!

葉軒見到裁判眼中的疑惑,隻是笑了笑,並未回答他的疑惑。

握住裁判給的劍後,葉軒雙眼微閉,仔細的感悟著劍中的天道碎片!

有了天道感應球的加持,現在的葉軒,感悟天道碎片的效率高了不知道幾何倍!

嗡嗡嗡!!!

隻見葉軒手中的劍突然發出微微的劍鳴聲,一塊黑色的光芒頓時朝著葉軒的丹田處掠去,最後進入葉軒的丹田內!

“就這麼簡單?”葉軒嘴角微微一抽,他此刻感覺到丹田內已經有兩塊天道碎片!

之前聽黑袍男子說過,讓天道碎片認主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麼?

為什麼自己做起來,簡簡單單一點難度都冇有?

搖了搖頭,思索了半晌後,葉軒想不到任何一個答案,他就放棄思考!

想那麼有用嗎?

能夠掌握天道碎片不就行了?

任務達成後的葉軒,看了一眼手中的劍,此劍雖然品質不俗,但自己已經有了凰仙劍,這把劍的作用不大,於是他朝著繆紫萱的方向走去。

“紫宣,此劍給你!”葉軒隨意的將手中的劍丟了出去。

而繆紫萱接過葉軒給的劍後,俏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笑容,“多謝!”

葉軒笑了笑,然後輕描淡寫的擺了擺手。

周圍的劍修見到葉軒的行為,皆是嘖嘖的感歎著。

這就是送好劍,隻為博美人一笑嗎?

然而葉軒並未在意周圍的目光,神色看向遠方蔚藍的天際,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一旁的繆紫萱則是疑惑的看著葉軒,問道:“怎麼了?”

葉軒看了一眼繆紫萱,然後說道:“你趕緊離去!”

“為何?”

“他們要來了!”

“我保護不了你,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趕緊先走吧!”

“那你怎麼辦?”

“我有老婆保護著,就憑他們?”

“青蓮一劍就能滅了他們!”

聽到葉軒的話,繆紫萱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是啊!

他有女帝保護著,還需要自己的擔憂麼?

自己擔心他,完全就是多餘的!

繆紫萱微微頓了頓,看了一眼葉軒,半晌過後,她便朝著另一處的方向離去!

“葉軒,下次再見麵,我的劍術一定會超過你的!”

“今日的失敗,我會吸取教訓,下次你就該小心了!”

葉軒聞言,嘴角微微掀起,笑道:“好,我等著!”

而繆紫萱離去不久,一道可怕的氣息自遠處的天際緩緩襲來,恐怖的殺意肆虐著,凜冽的劍氣不斷朝著葉軒的方向湧去!

而這些可怕的劍氣,在靠近葉軒的時候,皆是被他丹田內的劍塔給吸收殆儘!

在葉軒感歎劍塔的強大時,腳踏虛空的男子死死盯著葉軒,冷漠道:“小子,可想好怎麼死了嗎?”

葉軒聽到男子說的話,臉色依舊平靜,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不想死!”

腳踏虛空的男子聞言,笑了笑,然後搖了搖頭,冷冷道:“不想死?”

“今日無論怎麼做,都得給我死!”

“不殺你,我巫令和的名字,倒著寫!”

說完,巫令和手握一把長劍,朝著葉軒的方向不斷揮砍出數道劍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