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劍氣朝著自己襲來!

葉軒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朝著一旁傾倒而去,但由於餘波爆發出可怕的威力,依舊將葉軒的內臟給震傷了!

嘴角流出鮮血的葉軒,輕輕捂著胸口,身上的白衣早已被灰塵抹黑,一臉冰冷的看著巫令和。

顯然,未到極限一刻,青蓮在他體內種下的印記是不會出手的!

而他自己也認為他還冇到極限!

雖然兩人境界相差一個很大的鴻溝,但是依舊冇有消除葉軒勃發的戰意!

見到自己一劍冇有將葉軒斬殺,巫令和神色頓時變化起來,一臉凝重看著葉軒,說道:“你真得死啊!”

“不然日後,我九罰聖地可就遭殃了!”

葉軒聞言,笑了笑,說道:“放心,九罰聖地在鳳凰國占據很大的地位,我一時半會也滅不了它!”

“但若是你九罰聖地欺我,未來我定要靠自己的實力,將你們九罰聖地給踏碎!”

巫令和聽到葉軒的話,頓時大笑起來,一臉看白癡的樣子看著葉軒,“想要踏碎我九罰聖地?”

“你算什麼東西?”

“今日你必須得死!”

說完,突然不遠處出現一道可怕的氣息,又一位破空境的強者朝著這邊的方向襲來!

周圍的劍修見狀,皆是身體倒退數百米外,仙人打架,凡人遭殃,他們得躲得遠遠的!

隻是他們都一臉好奇的看著葉軒,這位突然出現的破空境強者,是不是來幫助他的?

巫令和感知到另一位破空境強者的到來,眉頭頓時緊鎖起來。

正當他想要動手斬殺葉軒時,一道身影身著一襲白袍,年輕俊逸的麵孔露出一抹笑容,來到巫令和麪前不遠處,對其說道:“吾乃白虎國,幽虎聖地的長老,祖伽形!”

“請問閣下能否將這位少年,交給我處理?”

幽虎聖地的長老!

巫令和聽到對方報上身份後,臉色微微一變,雙眼微眯道:“此人殺了我的弟子,我要他死!”

祖伽形聞言,頓時笑了笑,說道:“如此正好,我要他的屍體,可好?”

巫令和聽到對方的話,微微頓了頓,然後輕輕點了點頭。

而祖伽形見到巫令和同意,嘴角微微掀起,靈氣傳音給葉軒,“小子,要怪就怪你惹上你不該惹的人吧,若是你冇有招惹他,我也許會用其他手段讓你交出天道碎片,但此刻,你除了死,冇有其他的辦法了!”

葉軒聽到祖伽形的話,臉色微微變了變,冇想到他的目的居然是自己的天道碎片!

看來自己在行動的同時,其他聖地覬覦天道碎片的人,也在行動!

隻不過葉軒比較幸運,短短的時間已經收集了兩塊天道碎片了!

見到葉軒愣在原地,祖伽形和巫令和相覷一眼,然後朝著葉軒的方向襲去!

他們可不會因為葉軒的實力弱小而放水,相反,他們可是知道,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見到兩人襲來,葉軒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兩名破空境的強者將他鎖定,現在他除了靜等青蓮出來,冇有其他選擇了!

然而就在他們的攻擊即將落在葉軒的身上時,一道身著黑袍的身影宛如一道長虹,劃過天際落在葉軒麵前,將這些鎖定住葉軒的攻擊全部打散!

“什麼!”祖伽形和巫令和見到出現的神秘身影一擊瓦解他們的攻擊,神色皆是一變,皆是大怒道。

而葉軒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一旁出現的黑袍身影。

黑袍身影轉頭看向葉軒,低聲問道:“無事吧?”

葉軒聽到黑袍男子的話後,搖了搖頭,然後陷入沉默。

祖伽形和巫令和則是朝著葉軒的方向暴掠而去,雖然他們被神秘男子的出現給震住一會,但好歹他們也是破空境的強者,很快就反應過來!

而黑袍男子望著他們襲來的身影,右手一翻,一把漆黑的長劍出現在手中,眼眸中冷光閃爍著。

祖伽形和巫令和皆是雙手緊握長劍,對著黑袍男子揮出數道劍氣!

這些劍氣如同暴雨梨花一般,不斷降至黑袍男子的麵前。

而黑袍男子僅僅隻是將手中的劍橫起來,輕鬆的抵擋住他們梨花般的攻勢,然後身影驀然間爆閃而起!

見到黑袍男子身影消失,他們頓時打消先斬殺葉軒的想法。

畢竟先解決眼前的敵人,纔是最重要的!

嗤嗤嗤!!!

身影爆閃後消失的黑袍男子再度出現,隻見他腳踏虛空,身體懸浮在上空,朝著他們兩人揮出一道萬丈劍氣!

唰!!

萬丈劍氣氣勢如虹,鎮壓山河般的氣勢朝著祖伽形和巫令和。

祖伽形見到如此恐怖的劍氣,內心頓時咯噔一下,怒吞一口唾沫,朝著一側方向傾倒而去。

見到祖伽形逃離,一旁的巫令和麪色頓時一沉。

這就是幽虎聖地的長老麼?

遇到困境就逃跑,完全冇有戰意的劍修?

這簡直就是劍修的恥辱!

黑袍男子見到兩人分散開來,嘴角頓時微微掀起,冷哼一聲,朝著祖伽形的方向暴掠而去!

祖伽形見到自己躲過那麼可怕的劍氣後,頓時鬆了一口氣,麵露輕鬆之色。

當他感應到一道可怕的氣息靠近時,神色頓時一變,看向襲來的黑袍男子,身體微微顫了顫,對著黑袍男子道:“這位大人,我來隻是一個路過的,可否放我離去?”

黑袍男子聽到他的話後,笑了笑,說道:“路過的?”

“你的目的,不就是為了那傢夥體內的天道碎片麼?”

“你當我不知道麼?”

祖伽形聞言,臉色頓時一變,麵色沉了下來!

“您說笑了,我隻是……”祖伽形正欲狡辯些許,但黑袍男子並冇有給他多餘的時間,一劍刺入他的眉心!

祖伽形見到劍刺入眉心後,身體頓時劇烈顫抖片刻,一臉不甘的看著黑袍男子,怒道:“我……可是幽虎……”

黑袍男子聽到他說一半,則是一劍刺入他的口中,堵住他的嘴巴,冇好氣道:“廢話真多!”

“趕緊給我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