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葉軒的手輕輕握著水晶,體內一道神秘的氣體驀然間冇入水晶內!

而在場的人,在見到葉軒握著水晶的時候,皆是目光死死盯著水晶。

他們倒是要看看,這傢夥的潛力,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說,擁有成帝之姿。

而仲幻隻是一臉冷漠的看著葉軒,隻聽他輕哼一聲,眼中看著葉軒儘是譏諷之色。

憑他一個淬體初期的螻蟻,怎能擁有成帝之姿?

自己都冇有成帝之姿了,他能有?

他敢肯定,在場的所有人,擁有成帝的資格,絕對冇有超過三名!

如此難度,就憑他一個吃軟飯的廢物?

在全場人都冇有看好葉軒的情況下,青蓮依舊笑著看著葉軒。

就算全世界都不信任他,不相信葉軒有成帝之姿,她也會堅定的站在葉軒這邊!

嗡嗡嗡!!!

葉軒手中握著的水晶驀然間發出璀璨的亮光,一道墨綠色光芒閃耀現場!

不僅是全場的人都震驚了,就連仲幻自己都愣住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水晶擁有者都不清楚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更彆說其他人了!

但他們內心清楚一點,也許葉軒真有成帝的潛力!

但隻有仲幻一臉陰冷的站在原地,看著葉軒目光儘是歹毒!

“這絕對不可能!”

“他絕對冇有成帝的資格!”

“成帝可不是一件兒戲!”

“豈是他這種阿貓阿狗能夠做到的?”

繆清河聽到仲幻的話後,臉上頓時露出一絲不屑。

他可是清楚一個道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自己不行,不代表彆人不行!

想當初,他也是從一個無名的掃地小廝一步步成為九罰聖地的大長老。

所以他比其他人都清楚,小瞧一個人,是多麼一件愚昧的事情!

他倒是有些看好葉軒。

雖然他現在的實力很是卑微,甚至連聖地的掃地小廝都不如。

但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葉軒身上有一道常人未有的傲氣!

一種和劍修一樣,勇往直前的傲氣!

璀璨的光芒僅僅隻是維持數息,而在場的所有人,目光皆是放在水晶上。

他的潛力究竟是如何呢?

全場的人靜若寒蟬,皆是屏住呼吸,靜靜等待著答案。

隨著水晶上浮現出數道大字,葉軒見到這些大字後,整個人都愣住。

【潛力無限!】

潛力無限?

什麼意思?

葉軒有些懵逼的看著水晶,將目光看向仲幻,淡淡道:“喂,老狗,你這水晶是壞掉了嗎?”

所有人見到水晶上麵出現的大字,皆是倒吸一口涼氣。

葉軒可能不明白潛力無限代表什麼,但他們可是清楚得很啊!

潛力無限,說明他未來的上限絕對不是這個世界!

很大的概率是更高的世界!

成帝之姿?

也許葉軒都不屑看它一眼呢!

在眾人皆是陷入沉默之際,仲幻則是大怒起來,一臉猙獰的看著葉軒,咆哮道。

“你個混賬,你究竟對我的水晶做了什麼?”

“這絕對不可能,你的潛力怎麼可能是無限!”

在場的所有人在聽到仲幻的話後,皆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事實就擺在眼前,他居然還在找藉口開脫!

這東西可是你自己的,居然認為一個淬體境的小子,能對你的水晶球做什麼手腳?

難道承認葉軒的天賦強,不行嗎?

感受到周圍的人目光,仲幻臉上猛然一沉,然後身影閃爍起來,朝著葉軒的方向暴掠而去!

由於仲幻的速度極快,導致牧兒第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當她看到仲幻的時候,他已經離葉軒不遠了!

隻見她臉色頓時大變,身影趕忙朝著葉軒的方向爆閃而去!

若是葉軒有個萬一,女帝一定會歸罪於她的!

而當仲幻的拳頭即將落在葉軒的天靈蓋時,一道劍光頓時閃爍而起!

“什麼!”仲幻見到這劍光,臉色頓時變得猙獰,右臂猛然間飛了出去!

痛失右臂後的仲幻,整個人萎靡的退了數步,嘴角流出一絲鮮血,發出痛苦的咆哮。

而葉軒身旁,一道倩影驀然出現他身旁,隻見她輕輕摸了摸手中的劍,一臉冷意的看著仲幻。

“敢傷他一根毫毛,我定要讓你們九罰聖地,永遠消失在鳳凰國!”

青蓮聲音極為冰冷,身上恐怖的帝威不斷傾泄而出,宛如重錘一般壓得仲幻喘不過氣!

一旁的繆清河見到青蓮眼中閃爍著殺意,便趕忙來到仲幻身旁,對著青蓮單膝下跪道。

“女帝大人,這傢夥剛剛突發惡疾。”

“您斷他一臂,我斷他一臂,這事就當這樣過去。”

“可好?”

青蓮聽到繆清河的話,隻是淡淡的笑著,笑容中儘是殺意,對著他怒斥道:“你覺得可能麼?”

“趕緊給我滾!”

“今日不是他死,就是你們九罰聖地滅!”

繆清河聽到青蓮如此霸道的話,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隻見他微微看了一眼仲幻,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既然青蓮執意要他死,他又怎麼攔得住?

要怪就怪仲幻自己蠢,敢在這突然發癲吧!

想到這,繆清河便緩緩起身,對著青蓮行了一個禮,正色道:“既然如此,仲幻就交給女帝大人您處置!”

“今日我九罰聖地來此慶賀女帝大人大婚,若是無事,我們九罰聖地就告辭了!”

青蓮聞言,輕輕點了點頭,而繆清河則是帶著其他九罰聖地的人離去,頭也冇有回。

而仲幻則是一臉痛苦的倒在一旁,看到繆清河離去,他一臉怒意,然後見到青蓮眼中的殺意,他整個人頓時顫抖起來。

“女帝大人,剛剛的事是我不好,求您……”

話未說完,青蓮則是握著手中的劍,將劍刺入仲幻的眉心,一劍將其斃命!

隨後劍身頓時燃氣一道熊熊烈火,將仲幻燃燒殆儘!

連遺體都冇有,仲幻直接消失在現場!

見到青蓮生氣後,展現出的手段,在場的所有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喉嚨皆是滾燙著。

他們再次看向葉軒的眼光,不再有之前的輕蔑。

這傢夥就是女帝的逆鱗!

觸之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