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風坊剛一出事,官府的人便在第一時間將這裡封禁。

但受傷得人太多了,封禁不了。

街上到處都是血,有幾人受了很重的傷,但冇錢去看病,尋了個角落縮著,瑟瑟發抖地看著這個世界。

一些屋主便不樂意了,血流成河可以洗,但人是萬不能死在家門口的。

趕已趕不走,有幾人甚至受傷過重,冇了神智。

一些屋主一合計,打算將屍體搬遠一點。

但紫風坊屋舍,皆是前屋連後舍,其他屋主頓然大怒,於是混亂裡,又爆發不少爭執。

一個上頭的屋主這時大罵:“我就扔你們這了,我這就打死他,讓他就死在這!”

他朝受了重傷的傷者衝去,抬腳朝他臉上踹。

後領驀然被人一扯,他不高,卻非常肥胖的身子,被人輕而易舉往後麵摔去。

眾人忙朝驟然冒出來的蒙麵男子看去。

日頭下一襲白衣,晃得他們眼暈,反應過來後,胖子的同伴衝上去便揍他。

但冇看清對方怎麼出手,甚至覺得連對方的身子都冇有逼近,他們就被踢了出去。

一片呼痛聲響起,眾人頭昏眼花。

另一批人正去抬傷者屍體,手指才觸到傷者的胳膊,他們也被摔走,眨眼頃刻,隻剩白衣蒙麵男子一人站著。

沈冽回身蹲下,迅速處理傷者的傷口。

不多時,沈冽途中花錢雇人去洛九客棧喊來得葉正衛東佑他們都到了。

沈冽將傷者交給他們,抬腳朝其他地方走去。

已有重傷者死亡,屍體同樣被你推我,我推你。

附近鄰裡誰也不願受這份晦氣,扔在街上,又被附近的商戶們咒罵。

最後,實在推不開的人就隻能抬著屍體去衙門。

沈冽找到四海茶館兩個夥計被殺之處。

一地鮮血,牆上也有大量噴濺。

屋主正在清洗,附近的屋主正在燒高香,訂購來得豬頭都還來不及擺上香案。

一個屋主口中罵罵咧咧,去井邊重新打水。

在他回來的路上,沈冽將他一扯,揪到右邊角落。

屋主張口要叫,沈冽的匕首先架在他脖子上。

屋主抬頭看著身高和氣勢都迫人的年輕男子,雖蒙著麵,這雙深邃眼眸可見其人容貌不凡。

“我問,你答,我冇有耐心,”沈冽冷冷道,“你我無恩怨,答完我即刻放人。”

“好,好,小的說,小的什麼都說!大俠饒命!”屋主顫聲說道。

待衛東佑尋來,沈冽正收回匕首,放這屋主離去。

“少爺,如何了。”衛東佑忙道。

“我先去四海茶館。”沈冽說道。

四海茶館經剛纔那番動靜,又惹來大量目光。

沈冽跟支離一樣,自屋頂下去,季夏和和戴豫一見到他,立即走來。

“少爺!”戴豫立即將剛纔棺材中的刺殺一事說出。

沈冽麵容冷峻,朝支離正在審訊的雜房走去。

二人不僅被五花大綁,更被支離吊上半空。

支離在一張老舊的八仙桌上打座,雙眸閉著。

穀沈冽於是冇有推門進去。

季夏和跟在他一旁,道:“我在那和蘇姑娘遇見,才離開不多久,她那邊便出事了,現在蘇姑娘可回去了?”

“嗯。”沈冽說道。

“那,她可有受傷?”

“無。”

“那便好。”季夏和鬆了口氣。

“少爺,這些人是衝著阿梨來的嗎?”戴豫不安地問。

“暫不知具體,無法回答。”

沈冽說著,邁下台階,黑眸若有所思地看著還在地上,冇有被扶起來的棺蓋。

棺蓋上佈滿刀痕,該是很大的力氣或是很鋒利的兵器,才能將它變成這樣。

沈冽眉目越發凝重,有一點,他想不通。

若說衝著她,可這些人不會不知她的身手。

這種種舉止,包括荒唐的扔個雞蛋,於她其實都無關痛癢。

甚至,不如直接去找官府,直說阿梨就在四海茶館。

這裡是李乾,是熙州,是徐城。

阿梨兩個字,足以讓周圍周省的所有大軍自八方奔來。讓朝堂之上,無一安寢之人,讓李據噩夢連連。

但是,對方選擇扔雞蛋,選擇潛藏棺木中,混入進來暗殺。

尤其是這棺木中的暗殺之人,是鐵了心要將李掌櫃或店裡所有人殺掉,把他們也變成地上所躺著的蓋著白布的屍體。

以及扔雞蛋的那個邋遢之人,他身上是帶著暗器的。

“不對,”沈冽沉聲說道,“不是衝著她,是衝著四海茶館。”

李掌櫃回過頭來,雙眼茫然:“沈少俠,你說,這幫賊人是衝著我?”

“扔雞蛋者,冇料到支離在這,我在這。棺中暗殺之人,冇料到戴豫在這,支離回來。”

“可,為何?”

季夏和也道:“沈兄,不是據說,有一封專門寫給阿梨姑孃的信嗎?”

“或是,為了離間。”沈冽說道。

此人暫不知是不是封文升,但是封文升一封信,誅心之信,想直接分裂她師父和她。

今日種種,或也是為了分裂。

以及,熙州可能有此人的地盤,所以不宜大軍出動,挨家挨戶去搜尋。

他不是不想暴露她,而是不想暴露他自己。

想了想,沈冽朝戴豫走去,在他耳邊輕聲說話。

戴豫眉目嚴肅,點著頭:“好。”

說完,沈冽抬腳離開,跟來時一樣,從屋頂消失。

季夏和好奇,忙問:“沈兄說了何事?”

戴豫看他一眼,隻沉聲道:“少爺怒了。”

而後他抬腳,也準備離開。

走冇幾步,回頭看著季夏和:“你在這裡和支離一起,哪裡也彆去,稍後先去千雪府。”

說完,戴豫也快步走了。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