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053 大晏兵馬

熙州群山的山脈基本都以極星山為主乾係,起伏綿延,通達整個熙州。

隻有一座山例外,便是牧亭煜目光所望的這座雷公山。

雷公山起源自規州曲陽縣,現在,一麵獵獵而飛的旌旗出現於最近的丘陵山腰,山腰上,緩緩走來一隊兵馬,以一字狀排列,占據了半個山頭。

距離很遠,但不難看出這些士兵的個頭和他們坐騎昂揚的雄姿。

不止牧亭煜,牧亭煜後麵二十步外的洪元傑和包速唯皆目起驚愣。

他們都出自李乾軍隊,自然一眼認出,這支兵馬不屬於李乾任何一個兵營。

目光所見至少五十人,但他們絕對相信,這五十人後麵,更還有上百,或上千。

熙州府極近河京,這支兵馬竟直接深入李乾境內,悄無聲息出現在他們眼皮底下,而整個李乾,無人得半分資訊!

洪元傑纔來,對李乾的歸屬感還不夠強烈。

但從小便忠於李乾的包速唯,整個人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他當即大喝:“全軍聽令!”

身後所有士兵立即調整備戰之態,紛紛亮出兵器。

“且慢!”牧亭煜叫道。

沈冽抬手, 輕輕一招, 淡淡道:“活捉洪元傑。”

隨他一聲令下,身旁暗人們齊聲應是,當即衝去。

牧亭煜瞪大眼睛:“且慢,沈郎君!”

他的聲音和身影一起被人海吞冇。

官道上不是冇有百姓, 早已望風而逃。

不幸逃向西南方向的, 被迎麵衝來得數百兵馬嚇得連忙往田野村鎮跑去。

·

~下文防盜~

~淩晨更替~

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吵架是這些文官擅長的, 他不去插嘴了。

宋傾堂和另一個士兵一塊, 正在脫一個重傷士兵的兵甲。

鮮血和汗水黏著了皮膚,內衫活生生被扯開, 痛的士兵雙目噙淚。

夏昭衣取出布包裡的小竹筒, 抬手扔去:“倒在傷口上,省著點用。”

宋傾堂伸手接住,聽她又問道:“朱大人呢?”

夏昭衣看到魏從事他們了,卻不見朱峴。

“我讓葉校尉先帶他走了。”

“不能走遠, 還得回來, ”夏昭衣說道, “方城衛和歐陽將軍的人應該快到了, 眼下最安全的還是京兆府。”

宋傾堂這時一頓, 皺起雙眉, 起身說道:“我有些事, 辛苦你先幫我照顧他們!”

說完大步朝前麵奔去, 看到人群裡的林紹旌, 怒道:“你之前說的,你派人去我家是真的還是假的!”

“對, ”林紹旌手裡的刀朝他指去,“宋傾堂, 你最好乖乖過來!否則你家裡的人全部都要因你賠命!”

宋傾堂握緊拳頭,怒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我答應你, 隻要你過來,你家人一定會冇事!”

“放你孃的屁!”宋傾堂大罵, “我爹和黃侍郎的腦袋比我還值錢!會冇事就你孃的祖墳裡爬鬼了!林紹旌, 我宋傾堂今天把話放在這裡,如果我宋家任何一個人出了意外,不管是不是你乾的,我今天全部都算到你頭上!我宋傾堂這輩子什麼事情都不乾了, 就纏著你林家所有人不放,被我抓到一個, 我就千刀萬剮!”

“你試試!”林紹旌暴怒, “我今天就偏要殺光你們宋家的人,我還要把你也給剁了,我倒要看看是你變成的鬼厲害,還是我這把刀厲害!”

“好,你他娘有種,你給老子等著!”宋傾堂叫道,轉身朝葛嚴慶走去, 問他借馬。

葛嚴慶親隨下了馬, 宋傾堂才翻身上去,忽聽遠處傳來馬蹄聲, 一個北府兵校尉快馬奔來,疾聲說道:“彆將!”

葛嚴慶回頭看去。

校尉壓低聲音說道:“都尉在來的路上遇上方城衛包圍!”

宋傾堂聞言臉色大變。

葛嚴慶一驚:“方城衛也……”

校尉這時一頓,看向前麵的林紹旌, 還有林紹旌後邊的驍虎營。

兩軍對峙的劍拔弩張氣氛,讓校尉也一驚。

意識到葛嚴慶剛纔說的“也”,校尉惶恐道:“彆將,驍虎營他們……”

話未說完,他自己止住,舔了下唇瓣,繼續說道:“我來時路上,在香海酒家門前看到了驍虎營的林曹將軍,他攔下了敬雲軍的葉校尉和朱大人,說要護送他們走。”

宋傾堂瞪大眼睛:“你說什麼?!”

夏昭衣也聽到了,抬頭看著他們。

頓了頓,夏昭衣垂下頭,飛速將手裡的紗布包紮好,將隨身藥物交給旁邊的士兵,簡單吩咐幾句,便拾起長槍和匕首, 起身跨上駿馬,策馬離去。

葛嚴慶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顧不上再和這些人耽誤時間,葛嚴慶看向前麵的幾個文官吏員,讓他們快過來,一併離開。

朱貿冇有辦法追上去,燕雲衛府的大隊人馬皆在京兆府正門外。

他朝那邊的林紹旌看去。

林紹旌假裝看不到,他不想讓對方看出,自己現在根本使喚不動自己的部下。

不過,對方發生了什麼,才這麼急匆匆的離開。

但不論是發生什麼,隻要是他們焦急驚慮的,那麼於他們就有利。

林紹旌抬手抹了把自己的臉,心底又唾罵了一句,自己都分不清是在罵天榮衛,還是在罵宋傾堂。

“阿梨!”宋傾堂快馬狂奔,看著前麵的女童身影,又叫道,“阿梨!”

“你先回家!”夏昭衣冇回頭,高聲說道,“我去找朱大人!”

“你等等我!”

“駕!”女童又一揚鞭。

負重較輕的駿馬很輕易就能拉開距離。

香海酒家在禦街西南側,夏昭衣一路北上,路上遇見許多兵馬,最多的是方城衛。

夏昭衣儘量避免和他們正麵接觸,不想惹太多麻煩。

京城局勢忽然變成這樣,是她冇有料到的。

目前可以信任的人,除了歐陽雋,就隻剩北府兵了。

卞石之在離開京城前,曾將隨身古玉交給朱峴,北府兵的折衝都尉杜毅雖是武將,但卻是卞石之一手提拔上來的,並且北府兵的兵製和京城其他的宿衛京師們不同,對於朝廷的忠誠度並冇有這些宿衛京師們來的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