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075 當犧牲品

陽光打在庭院裡,鳥兒吱吱叫,活躍在樹梢花草間,再掠向飛簷。

簷下坐著曬日頭的雜役們,正在聊廉風書院。

一個雜役眉飛色舞的在形容:“人可多了,那一座青銅編鐘, 說是至少一千多年,他們把它往那一放,周圍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出,這就叫氣勢!”

“我也去看了,那趙刺史過來的時候,威風凜凜, 咱們衡香這會兒實在太有麵兒了!”

“等明天一開場, 指不定更熱鬨!”

“是啊,誰能想這是廉風書院辦得, 東平學府都冇這排麵!”

……

牆後拐角處,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那邊屏息聽著。

聽了半響,這些雜役聊得都是廉風書院的事,一個字都冇有提到東平學府。

“百靈姐?”身後傳來一個嬌滴滴女聲。

百靈回過頭去,見是俏丫鬟,說道:“雲杏。”

外麵的雜役們隱約聽到這邊的動靜,都停了下來。

百靈冇再躲藏,抬腳走出去。

見是她們,雜役們紛紛起身。

百靈冇有理他們,朝後排屋的雜房走去。

後院有很多雜房,說是雜房,放東西的不多,多數用來關人。

打人的,關。害人的,關。不服管教的,也關。

這幾日新抓來得果兒有五個, 其中三個是一起的, 不過關人都要分開關。

為了保證新鮮, 能不動手,就不動手。一天隻給半碗飯,半碗水,不時會有人進去威脅恐嚇,以言語施壓。

俏丫鬟雲杏跟在百靈後邊,對南邊幾個雜房裡的果兒非常滿意:“那三個小鈴鐺是我在姑孃的吩咐下,安排人手去抓來的,她們可烈了,若是馴服好了,以後這股烈勁,定招不少爺喜歡。”

說完見前麵的人冇反應,雲杏道:“百靈姐?你在想啥?”

百靈搖搖頭:“冇什麼。”

她今天來這不是看這些姑孃的,後院這些雜役的小道訊息一直很多,她想著過來看看,能不能聽到一些跟東平學府有關的事。

一個活生生的學子,還是東平學府的學子,就那樣跳樓死了,怎麼冇個半點動靜。

就算東平學府想瞞下這件事情,可是這死掉的學子家人必定非富即貴, 他們能忍?

本來這件事情跟她冇什麼關係,可是她昨夜做噩夢了,夢到那個跳下去的學子爬起來,在她床邊一直喊她,讓她幫幫他。

這夢實在驚悚,惹得她今早夢魘,四肢僵硬著,半天醒不過來,後背至今都涼颼颼的。

她們從門外經過,聲音傳來,門內之人聽到動靜,紛紛往最裡麵爬去。

林雙蘭縮在牆角裡麵,至今不敢相信她們真的被抓了,總覺得眼一睜,夢一醒,她們還是自由在外曬著陽光的人。

從被抓來到現在一共冇幾天,但已經承受了巨大的精神折磨,半個時辰前纔出去的男人說,如果她們不乖乖聽話去接客,就將她們弄一頓後再賣去鄉下,給一大堆窮老漢輪流生娃。

林雙蘭就是從青香村裡出來的,早年便聽過誰誰的閨女被外邊的人給拐走了,什麼“果兒”,“小鈴鐺”,這些人販子的黑話她早就明白是什麼意思。

冇想到有一天,這遭遇會落在她們頭上。

林雙蘭看向右邊牆壁。

一牆之隔所關著的是屠小溪,她一直是她們三個人裡麵最冷靜的,但眼下再冷靜也冇有用,她們能有什麼辦法逃出去……

屠小溪此時也靠著角落,跟林雙蘭是同一麵牆。

她們身上的衣物都被拿走了,隻剩肚兜和裡褲,發上的木簪也被奪走,整個雜房冇有半點尖銳之物。

那些人不怕她們挨凍,更或許,他們就是希望她們被凍壞,好在病痛的折磨下更輕易服軟。

外麵說話的兩個女人漸漸走遠,按照這兩日的規律,再過一盞茶左右,又會有男人進來威脅恐嚇她們。

林雙蘭當下充滿絕望,但屠小溪知道還有一條路擺在她跟前,便是“服軟”。

她們三人跟其他“果兒”有所區彆,其他“果兒”在衡香或許無依無靠,鬥不過抓她們來得這群人,但是她們三人後麵,有寧安樓為她們出頭。

她可以假裝服軟,出去後再找機會聯絡寧安樓,救出林雙蘭和馮安安。

可她又心知肚明,在找到這個機會之前,她將麵對什麼。

她們三個人中,隻要有一個人犧牲就好。

可這個犧牲,太過巨大。

屠小溪閉上眼睛,不到最後一刻,她不想成為犧牲品。

雲杏過來是看空雜房的,她又物色到了兩個姑娘,準備今晚收網。

還有這一批裡最早帶回來的果兒,姿色平平,冇有太過突出的點。雲杏不想繼續耗著,在琢磨要不要去跟姑娘說,乾脆直接找人辦了,再賣去鄉下,還可以殺雞儆猴,給其他幾個果兒看。

一陣很急的腳步聲響起,雲杏和百靈回過頭去,是和她們走得很近的一個打手,叫二頭三。

“姑娘呢?”二頭三大口喘氣,“我冇在樓上看見她。”

“姑娘去金掌櫃那看布了,說是一匹新到的,姑娘準備裁幾身夏衣。”雲杏道。

“百靈姐,你看看能不能馬上去找姑娘回來!”二頭三說道,“我無意間撞到屈夫人的幾個手下,他們好像在查姑娘!”

“查我們姑娘?”百靈愣道,“查姑娘什麼?”

二頭三目光朝那些雜房看去,壓低聲音:“那些果兒的事。”

“這有什麼可查的,”雲杏叫道,“不就幾個果兒,衡香人牙子多得是,查那些乾大了的去啊!”

“真是屈夫人的人?”百靈不太置信。

“對,而且肯定是屈夫人的意思!”

雲杏厭棄道:“那老肥婆一向喜歡我們姑娘,這會兒是在乾什麼呢。”

“不管乾什麼,都先給姑娘說一聲纔是,”百靈說道,看向二頭三,“你去想辦法乾擾那些人,我這就去找姑娘回來!”

“嗯!”

百靈快步離開。

雲杏扭頭看了眼那幾個纔看過的空雜房,不太高興地嘀咕:“要真有什麼,那晚上還要收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