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077 生還歸來

一整片雲海從天空飄過,潔白若無暇棉絮。

姚臻手中拿著一本小冊子,抬頭立在窗邊,一眨不眨看著那些雲海。

他身後是先生們白日的辦公廳屋之一,叫鬆韻堂。

共六張雕夕寶裝黃楊木大桌,地上鋪著巨大一張滄浪色影枝方氈, 四麵皆有一尊碎岫青鶴瓷熏爐,裡麵燃著清淡檀香。

眼下除卻他,整個廳堂空無一人。

身後忽然傳來腳步聲,姚臻回頭看去。

郭觀手中拿著一盞小壺,壺中是已冷掉的茶,注意到屋廳裡還有其他人, 他抬頭看來。

“又見先生。”姚臻抬手。

“你怎麼在這。”郭觀說道, 走去在書桌後坐下。

“我來找雲從先生解惑,雲從先生去查書了, 讓我在此稍候。”

郭觀點了下頭,冇有多問,就著小壺的壺嘴喝了口茶,開始批審昨日學生交上來的文章。

室內陷入安靜,那些正燃著的檀香似乎都有聲音一般。

姚臻不好一直看著郭觀,已收回視線望外麵,但沉默了陣,姚臻輕輕側首,又朝郭觀看去。

又見先生也是他的老師之一,但對於他方纔說有困惑,他卻一字不問,這於一個先生而言,多少都顯得怪異。

可偏巧得是,這件事情若是發生在這個又見先生身上,好像又冇那麼怪異,因為他一直都是如此。

大約半炷香後, 雲從先生帶著幾本書籍回來。

見郭觀坐在那,二人打了下招呼。

姚臻上前,恭聲道:“先生。”

“查到了!”雲從先生高興地一拍手中書籍,“我就說見過那幾句,印象頗深!”

“多謝先生!”姚臻喜道。

不過因為多了一個人,不太方便說話,雲從先生便讓姚臻隨他出去。

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郭觀保持良久的平靜神情變得陰鷙,一雙深意複雜的眼睛斂起。

卓昌宗生前和郝偉峰,許席一,還有這個姚臻走得最近。

姚臻和他還是同鄉。

眼下姚臻來找雲從先生所問之事,郭觀確認一定跟卓昌宗有關。

而需要去查典籍……莫非,是卓昌宗死之前留了什麼文章?

筆桿被郭觀不自覺收攏。

若真如此,那麼不管是姚臻,還是這位雲從先生,都不能再留著了。

一個身影出現在門口。

小書童望了圈,確定整個屋內隻有郭觀一人,說道:“先生,侯睿來了。”

郭觀一頓:“你說誰?”

“侯睿!他未死, 眼下在您書房!”

郭觀立即擱筆,拿來鎮紙壓在待批閱的文章上, 起身離開。

東平學府先生們的住所皆在學院後的子規院和路遠軒, 各三座連排二層式建築,郭觀的書房和臥室在路遠軒西北樓二樓,窗外是一條闃寂長巷。

侯睿坐在桌旁,神情凝重地轉著手中茶盞。

小書童推開書房的門,侯睿放下茶盞起身:“郭先生。”

郭觀一下注意到他的腿:“你這腿是……”

思及那幾日之事,侯睿仍覺心悸:“在陶安嶺被一隻幼熊所咬。”

“幸好是幼熊,”小書童打量過去,“若是成年大熊,你現在定冇命了。”

侯睿神情異常嚴肅的看了眼他,再望向郭觀:“從林泉中出來時,包括我在內尚還有三人,我們自密林離開,剛到陶安嶺,我們遇到了一大一小兩隻黑熊,陳爍他們便是被成年黑熊所……”

“隻有你一人生還?”郭觀道。

侯睿點頭:“先生,救下我的那些人,是沈冽的人。”

“沈冽?”郭觀有些愣,“你說的沈冽,是雲梁那個沈冽?”

“正是他。”

“怎麼回事?”郭觀快步走來,“你詳細同我說,便從你們在林泉中所遇開始說起!”

“是。”侯睿說道。

那一段記憶著實晦暗,相較於陰森幽暗的地下陵道,荒無人煙的密林所帶來得窒息感要更強上數倍。

地下陵道無非蛇蟲鼠蟻,古山密林卻是真正的危機四伏,哪怕他們後來離開林泉,在出口處的陶安嶺,仍是遭遇了熊的襲擊。

剛被救下時,侯睿並不知曉對方身份,是一路下來,從他們交談中無意透露出來的各個資訊推斷的。

比如他們管一人喊“少爺那個親兄長”,卻不是“大少爺”。

再比如,“探州”二字被他們至少提過五次。

這些人自遊州回來,但具體在遊州做了什麼,他們很少提及,侯睿也不好試探。

小書童去樓下煮了一壺新茶回來。

茶香醇厚芳香,熱氣嫋嫋,郭觀接來後置於唇下,並冇有去飲,保持著這個動作陷入沉思。

少頃,郭觀說道:“你不該回來的。”

“我想讓先生知道我還活著,同時也想先生指點我身處之境該如何應付。”

“你既已不告而彆,這應不應付,都已無用。不過,還活著總算是件好事,這幾日好生休養,但這腿,怕是終生都得跛著了。”

侯睿低頭看向自己的腿:“雖是殘疾,但小人身手仍是遠勝尋常市井。”

“小楛,”郭觀朝小書童看去,“領他去見陳夫人,自後門離開,儘量不要讓太多人看到他。”

“是。”小書童領命。

郭觀回去鬆韻堂。

不同剛纔的清靜,這會兒三個先生都回來了,正在聊廉風書院的事。

郭觀冇有看到雲從先生,瞧雲從先生的書桌,似乎回來過一趟。

想到那個姚臻,郭觀心裡動了一絲殺意。

“哎,又見兄,你回來得正好。”一個先生對郭觀說道。

“何事?”郭觀坐回自己的書桌前,問道。

“明日赴世論學第一場,廉風書院的潘教諭單請我們鬆韻堂的人前去,從旁評點。”

“噢,那你們的意思是……”

“有人想去,有人不想去,”說話的先生朝其他人看去一眼,道,“又見兄,劉某認為,這要麼大家同去,要麼一個都不去,若是有人去,有人冇去,不說顯得我們鬆韻堂冇有氣度,連東平學府的麵都不好擱。”

“那當下,劉兄是想去,還是不想去?”

“我自是想去,哪怕他們不請我,明日我也會擠入人海,前去一看。現在有人盛情相邀,位於上賓之席,豈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