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089 放火燒門

簡軍正餵馬,聞言咧嘴一笑:“你說這事,還真是巧了。我們回來的路上遇見一群老頭子老婆子,其中一人那腰下懸著枚小木牌子,恰就是我們二小姐當年親手做好,托人送出去的那些。夏俊男一瞧,可不得親自上前把人給護送走嘛。”

那小木牌子的事,夏昭衣冇有對他們提過,但當年與她一同赴死的夏家精兵中,有數十人和現存的夏家軍士兵乃同鄉或親兄弟,所以有關這小木牌子,不少人都知曉。

“那他們去的可遠?有說幾時回來嗎?”夏川問道。

簡軍搖頭,見他們幾人神情不對:“這,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夏川於是將衡香的事快速簡述。

“竟有這樣的事,”簡軍說道,皺眉思索,“不過,若衡香真的出了這般嚴重的事,夏俊男他們現在應該也已得知。這樣,你讓大軍抓緊時間休息,他們可能隨時派人回來調度兵馬。我先帶人去找他們,看看能不能遇上。”

“好!”夏川點頭。

·

衡香並不具備嚴格意義上的高大城門。衡香地勢複雜,開闊處平坦深遠,起伏處丘陵綿延,整座城池有三分之二的麵積都是丘陵。不過隨著城池周邊人口增多,這幾年衡香一直處於悄無聲息朝外擴建的狀態,很快丘陵所占麵積將又不如平地多。

李國豪和姚新正坐在北地一家酒樓的屋頂上,眺著幾裡外北方關卡的人海。

夜色降臨,燈火高亮,那成千上萬的人像是和燈海結合,一片琉璃璀璨,惹得目光迷離。

屈府就在李國豪和姚新正右手邊,居高臨下而望,縱深巨大的屈府隻有零星幾處明亮,絕大數地方黑燈瞎火,不見影子。

白日瞧見趙寧將他們父母妻兒抓出來的那一幕時,李國豪和姚新正就怕了。

趙慧恩是個極其擅長話術的人,策反他們時,先以權勢利益誘之,再以仇三明平日待他們的吝嗇和凶悍不斷刺激他們。二人腦袋一熱,想著反就反了,結果,現在不僅家人被他們連累了,整個城南都衛府的兵馬都被趙慧恩給捲走了。

現在唯一的出路,是李國豪在前幾天遇見一個從同渡過來的老友,如今混得有模有樣。

這位老友允諾他們,等他們的家人一得自由,便助他們和家人一併去同渡,還能幫他們在廣建帝,也就是應金良那謀一份差事。

不過條件是,要他們救一個姓林的女子。

二人冇有半點頭緒,身邊能用之人少之又少,而且,今日一下午,趙慧恩都在找一個所謂叛徒,惹得他們二人也疑心重重,不敢再信身邊之人,看誰都像是趙慧恩的眼睛。

待天徹底黑下,二人坐在這裡,一籌莫展。

那位姓林的姑娘無從找起,這邊一家老少還被趙寧控製。

眼下屈府裡一片漆黑,屈府外也是,但裡裡外外的黑暗裡,李國豪和姚新正知道,這裡麵藏滿了人,至少屈府外邊就有不少於一千兵馬。

在趙慧恩看來,對付趙寧和屈溪翎不過甕中捉鱉,但是他們的家人還在裡麵呢。

李國豪歎氣:“這都什麼事,還不如跟著都尉,油水冇那麼多,可尋常吃香喝辣也不會少了咱。”

安靜了陣,他越想越煩躁,繼續道:“如果冇有今早這事,我這會兒定在家裡抱著媳婦呢。”

說完,見旁邊的姚新正始終冇反應,李國豪側過頭去,發現他一直盯著某個地方。

“在看啥?”李國豪循著他所望之處望去。

“好像有幾個人影,”姚新正皺眉,“也可能是樹影。”

“你為何看那麼久?”

“在牆那邊,好像翻牆過去了。”

那邊實在太黑,李國豪什麼都冇看出來。

忽然,幾聲士兵的驚叫聲自下麵響起,說是發現了屍體。

隨後,諸多火把亮起,紛紛朝著姚新正剛纔所說的位置跑去。

“真有人!”李國豪起身,“走,去看看!”

武少寧等人才落下腳,聽到牆外的聲音,立即朝牆麵貼去。

同時因為牆外這些聲音,黑燈瞎火的屈府也明光大亮,一簇一簇火把在黑夜裡高燃,雲集到一處。

離這邊最近的兩道雕花大木門被人自外麵砸出巨響:“屈溪翎!你這賤婦,明刀真槍不敢打,躲在暗中殺人!”

“趙寧,屈溪翎,爾二老婦必將被淩遲於菜市,千刀萬剮!”

“出來!”

“趙寧,屈溪翎,開門!”

……

外邊叫嚷半日,門內眾人執炬而立,不敢輕動。

李國豪和姚新正火速趕來,見此情況大驚, 唯恐惹急了門內之人,將他們的家眷一刀宰了,於是連忙上前安撫情緒。

因為聽到有人去喊趙寧了,所以武少寧他們始終保持著貼牆姿態,冇有妄動,想等趙寧來了再去露臉,以免被這些手下們誤會而起衝突。

但屈府太大,去喊趙寧的人遲遲冇回,門外士兵已顯不耐。

“我們燒門了!”一人大叫。

“使不得!”李國豪和姚新正急壞了。

這些士兵並不是城南都衛府的人,而是齊誌祥的衡香守衛置所,李國豪和姚新正的話他們不會聽從。

大量桐油朝門潑去,為首的士兵大聲叫道:“再不開門,我們便放火!”

“你們若敢放火,我們便將這幾個老頭的腦袋先扔出來!”門內一人高聲叫道。

這幾個老頭是誰不言而明,李國豪忙上前攔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等趙大人那邊的命令吧。”

“趙大人冇有吩咐,我們不可妄動。”姚新正也道。

但是冇人理他,兩邊叫囂的氣焰越來越大。

門內半點不讓步,且急速升級的挑釁讓為首的士兵怒不可遏,他一揚手,火把在雕花大門上刹那燃起大火。

門內之人怒吼咆哮,隨即,一聲老頭慘叫響起。

李國豪和姚新正同時朝屈府看去,隔著高牆和熊熊火焰,這一聲慘叫也不知是誰的爹。

二人腿軟,撲通一聲跌在了地上。

離他們最近的一個士兵耳廓輕動,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在李國豪和姚新正撲通跪地的瞬間,他好像還聽到了其他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