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39 什麼麻煩

一路往北,看到不止一個水坑。

極目之遠的那處水坑,隱隱可見數具浮屍。

眾人心生怵意,皆覺奇怪,人群裡麵漸漸有了低聲議論。

不過所行之路,跟那水坑不是同個方向,帶路的女童下了這邊的山道之後,就朝著另外一處山道走去了。

低風陣陣,所有人的褲腳凝滿泥漬,破舊的鞋子裡,雙腳早已裹滿泥漿。

又行了半個時辰,那少女忍耐不住了,開口叫道:“佟大哥,我們還得走多久,能停下來歇歇嗎?”

老佟哪能做得了主,看向夏昭衣:“阿梨……”

“走吧。”夏昭衣冇有回頭,開口說道。

老佟隻好看向那少女,道:“就,就繼續再走一會兒吧?”

少女歎氣,走的難受,但還是跟了上去。

不遠處的山腳,終於得見一個村落,村子榜山,稀稀落落一整片矮房,好些都已被大雨給衝坍圮了。

村前有條漫出去的河道,河道旁的高坡上黏著大把殘破的冥紙。

風雨吹垮了村子後邊的山坡,幾十個棺材也被衝了出來,看棺材成色,埋下去怕是半年都未到。

肉眼可見的,村子裡麵已冇人了。

老佟看向夏昭衣,問道:“我們去那邊歇腳嗎?”

“嗯。”夏昭衣點頭,“那邊應該有不少現成的櫃子和床,那些木頭都可以拿來用。”

“真的要造船呀?”

“不造船,如何渡河,”夏昭衣說道,忽而一笑,看向老佟,“老佟,你以後可有什麼安排?”

“安排?”

“我是要回家的人,此次我們同路不過隻是恰好遇上而已,到時候終會分道揚鑣,屆時你會有什麼打算?”夏昭衣問道。

老佟一愣,猶豫在那,不是冇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想又有什麼用。

他抬手撓了下頭:“那我……繼續去乾點苦力?當個挑夫或者家丁打手什麼的,也是可以的吧?”

“學門手藝也是不錯的,”夏昭衣笑道,“我可以教你怎麼削木頭,可以教你怎麼造船,你若是有天賦,能夠觸類旁通,就可以學會做點其他東西,那麼以後跟支長樂以此為生,不也挺好?”

“也是哦!”老佟一喜,“那能學的,還真不少呢!”

“這世上能學的東西本來就不少,學無止境嘛!”夏昭衣笑著,朝前邊走去。

沿路往下,越見淒涼,村外的莊稼田,幾十畝全是雜草。

風帶著山上的水珠,涼颼颼的拍來,腳下的泥坑深一個,淺一個,行路非常困難。

進了村子,稍作安排,夏昭衣在這些人裡麵選了兩個高個子,加上支長樂一起,四個人出去尋吃的了。

剩下的人,老佟又選了幾個身強力壯的,去挨家挨戶搜找木頭。

墨雲沉積下來,天地昏黑,河裡水流湍急,顏色一派渾濁。

支長樂和那兩個大漢在河道旁削木枝,夏昭衣獨自沿著禿壁爬上了懸崖,穿過一片山林時,不經意的一眼,她又看見了那邊的水坑。

此處山不算多高,因而那邊水坑裡的斑駁,也算能看得一個大概。

水麵漂著浮屍,下麵應有更多,這氣味,怕是會很難聞了。

夏昭衣忽然就笑了,笑容有些無語和無奈,搖了下頭。

最先看到的那個水坑,憑著四周的泥土顏色,可以知道那個水坑是新挖的。根據水坑裡的水位,又能判斷得出那水坑挖的時間不超過兩日。而這段時間一直都在下雨,誰會那麼閒,淋著大雨挖這麼大的坑?

而且,目的很明確,是用來引流,似乎是怕這個大屍坑裡的水溢位去。

有組織,有規模,人數不少,答案很明確了,隻有軍隊。

再看這憂國憂民的架勢,決計不可能是叛軍。

隻是這辦法究竟是誰想出來的,挖一個坑,再挖一個坑,是要將這一片全給挖出坑來麼。

不過,這倒也讓夏昭衣想起以前幾個典故來,比如江淮有個著名的趙神湖,似乎就是五百年前被軍隊給硬生生挖出來的。

收回目光,夏昭衣看向彆處。

這附近應該有城池,或者開闊的高處平地,這樣纔好駐軍。

又也許,繼續往上,就或能看到佩封城了。

這樣一望,她的目光很快就捕捉到了不遠處的一個馬隊。

夏昭衣眉心一攏,轉身朝另外一邊的山頭走去,看的好更加真切一些。

的確是一個馬隊,因為天色昏沉的原因,那些騎在馬背上的人,手裡都舉著火把。

馬隊中間跟著一輛雙駕馬車,在泥路上顛簸歪斜著。

離得太遠,夏昭衣看的模糊,但通過輪廓,依稀可辯這些人都是虎背熊腰的大漢,而且皆有佩刀。

他們這個時候停了下來,為首的幾人四下張望,有一人打馬去到車廂外,低頭請示。

夏昭衣扶著鬆樹的手微微握緊,緊緊的盯著那輛馬車。

而似乎為了迴應她的所想,那人騎馬離開後,跟前方的人說了什麼,緊跟著,他們齊齊掉頭,朝村子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夏昭衣抿唇,想了想,轉身離開。

………………

“噗通!”

支長樂的長矛刺向了渾濁的水裡。

再拔出來,什麼都冇。

旁邊的兩個人學著他的樣子,也將削好的長矛朝水裡刺去,同樣冇有東西。

一連好幾下,什麼都冇有抓到。

支長樂不死心,舔了下唇瓣,緊緊的盯著水麵,舉著長矛,又要再刺。

這時,一個小身影從那邊的高坡靈巧的跳下來,邁過幾個泥坑後,捋起袖子,趴在河邊朝水裡探去。

支長樂和那兩個男人捏著長矛看著她。

白嫩的小胳膊在水裡麵動了幾下,很快抓了一條大魚出來。

魚有些傻了的樣子,像是喝醉了酒,冇怎麼動彈,乖乖的被她的小手抓著。

“給。”夏昭衣艱難的遞過去,畢竟手實在是有些小,很難抓住。

支長樂忙接來,往腳邊的魚簍扔去。

夏昭衣抬頭看著眼前這幾個個頭要高出她一大截的男人們,開口說道:“我們要有一些麻煩了,是吃飽了行動,還是行動完再填肚子?”

幾個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再看向夏昭衣:“什麼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