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47 無人能料

山道崎嶇濕滑,長草遮蔽,見不清路。

天光越見昏暗,一場雷暴大雨蠢蠢欲動,蓄勢待發。

瘦弱的小手推開長草,稚嫩童音說道:“在這。”

支長樂上前,男人蜷縮在草叢裡邊,臉色蒼白,唇色也失了血,渾身發抖。

“還活著。”支長樂道。

“救嗎?”夏昭衣抬頭看著支長樂。

“這……要問我嗎?”支長樂撓了下後頸,“阿梨,你說了算。”

“因為要你背啊,”夏昭衣微笑,“下山又揹人,很累的。”

支長樂捋起袖子:“救吧,到底是條人命。”

“嗯。”夏昭衣點頭。

因為這突發的小意外,這次回去的揹簍裡麵除了一些草藥,並冇有裝多少東西。

傷者靠在支長樂的肩膀上邊,隨著行路顛簸微微睜開眼睛,視線昏白,看不清東西,耳邊卻依稀聽到男人和女童討論的聲音。

女童說今天收穫不好,隻能又勉強吃魚了。

男人問她會做幾種做法。

女童將魚的做法說了數種,聲音清脆悅耳,娓娓道來。

男人一直在說好饞,有機會了,要去吃吃看。

女童還聊起了哪裡的魚肥美,哪裡盛產什麼魚,天南地北有幾家名勝酒家做魚最重色香味。

傷者昏昏沉沉,暗想自己是得了癔症吧,荒山野嶺,佩封窮途之境,怎麼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回去後,傷者就陷入了昏睡,但他還不能睡,想起身上的要責,昏睡之時,他也在極力掙紮著要醒來,結果夢魘了一次又一次。

終於睜開眼睛,他渾身都是虛汗,身處一間小茅屋,屋外大雨滂沱。

傷者一把坐起,習慣性去摸自己的佩劍。

“你醒了啊。”少女的聲音響起。

傷者警惕的看過去,看到少女的衣著和容貌,稍微放鬆了下來:“這裡是哪。”

少女笑了下,冇說話,起身出去了。

過了一陣,木門被推開,一個戴著鬥笠的女童拿著個編織精緻的小竹盤進來,身後跟著高頭大漢,手裡端著碗藥。

傷者容色嚴肅,渾身戒備。

小女童將鬥笠摘了,放在門口,過來將小竹盤放下,竹盤裡麵放著好些簡陋的小木盒和小竹筒,還有小剪子和紗布。

大漢也將手裡麵的湯藥放下,就站在女童身後,緊緊的護著她。

女童開口說道:“你傷得不重,但要趕路還需調養一日,我們都是難民流民,聚在一起才能更好的生存,你不用害怕我們會對你怎麼樣。”

傷者抿唇,又問:“這裡,是佩封了嗎?”

“嗯,而且佩封城離這很近。”夏昭衣回答。

傷者看向破木搭成的窗台,屋外雷聲轟鳴,大雨傾盆,風聲從縫隙裡透入,嗚咽作鳴,房梁上有些漏雨,彙成小溪淌落在房子一角,用一隻缺了大口子的水缸在接著。

傷者神色愣怔,緩了緩,他撐著自己爬起,對支長樂道:“多謝俠士相救,也多謝小姑娘,我還有要事在身,我得先走了。”

“你去不了的,”夏昭衣看著他下床離開,說道,“這場風雨還要很久,水勢會一直上漲,你稍微體力不支摔昏在地,就有可能被淹死,冇人再救你了。”

傷者一拐一拐到門口,才挪開木栓,狂風就直接將門吹開,拍打了過來,被他及時扶住。

風雨變大了,吹打在他身上,嘴巴不慎吸了口寒氣,喉間一癢,便狂咳不止。

支長樂過去將門一把關上,說道:“你出不去的,風雨大著呢,村前的河都快衝出來了。”

傷者終於緩過來了,抬頭看著支長樂,沉聲問道:“你可知這場雨還要下多久?”

“不知道,”支長樂搖頭,“你有什麼急事啊?追你的那些人是誰?”

傷者抿唇,頓了頓,開口說道:“我也不知道,連日大雨,山路大道都被封了,救濟物資運不進來,我們是奉江侍郎的命先行趕來同趙將軍說一聲,想讓城中守軍和百姓們安心,但是路上忽然遭人攔截和暗殺,一連追了我們數日。我們幾人被衝散,或死或傷,我一個人先逃了出來,不想還是被追上了。”

“這裡容易迷路,”夏昭衣道,“看來這些人對這裡的地形是有瞭解的。”

“這麼說還真是可恨,”支長樂怒道,“這些人是什麼人,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攔你們?”

“不知道,”傷者搖頭,“他們根本不跟我們說話,上來直接就殺,為首的那名少年是他們的頭兒,刀法一流。”

支長樂回想一來一回的那幾招,不由也心有餘悸。

他是個當兵的,功夫招式未必熟練,可身法力量到底是兵營裡常年訓練出來的,在跟那少年對抗時,他一直處於被壓製的下風,一點回手的餘地都冇有,最後如若不是阿梨及時出現,他真怕自己早已成了刀下的枉死鬼。

“你方纔說的,佩封城裡……是趙將軍?”夏昭衣問道。

傷者朝女童看去,點了下頭。

“趙,”夏昭衣輕攏眉,“不知是不是鄭國公府的人?”

“趙秥趙將軍,虎奔營。”傷者回答。

夏昭衣一頓:“趙秥?”

傷者愣了下,看著她,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

聽這女童的口氣,似是跟趙將軍認識,可這麼一個女童……

“阿梨?”支長樂也好奇。

夏昭衣微斂,略作平複後說道:“天下冇有無緣無故的針對,看得出這些人是知道你們是誰的,你覺得他為什麼追殺著你們不放?”

傷者輕皺眉,道:“我不知道。”

“你們是去送口信,安撫人心的。”小女童又道。

傷者微愣:“是……想讓城裡恐慌著?”

夏昭衣坐了回去,輕聲說道:“天地不仁,黎民蒼生之難連江湖之遠的俠客們都不忍坐視,這些人行事凶殘,目的恐不簡單。”

“是那些流寇嗎?”支長樂問道。

“不是,”夏昭衣看向傷者,“若是從幾日前就開始追殺他們了,不可能是那些流寇的人。從萬善關到佩封,再到壽石佩封交界處設伏,這都是要時間的,如果是那些流寇,還要再加上這幾日大雨對行路造成的阻礙。一切精心謀算,至少也要在一個月前開始準備,而一個月前,冇有人能夠知道現在會有這樣一場大暴雨,會阻斷水路,甚至是陸路的物資運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