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75 道聽途說

一碗稀粥放了下來,而後是一盤包子。

“小客官,您吃好的咧!”夥計說道。

夏昭衣一笑,學他的語氣:“好的咧。”

夥計笑著離開,夏昭衣從筷筒裡麵取出一雙筷子,用手帕擦了擦,很輕的在熱粥上麵攪拌。

這是她今天吃的第三餐早飯了,這是又換的一家。

熱氣從粥裡騰騰冒出,她安靜攪拌著,同時聽著四邊的說話聲。

雞毛蒜皮者多,論天下國事者少,但大概形勢,是能聽出一二的。

鄰桌有人提及了幾句定國公府,冇有人攔著他,似乎不是什麼避諱。

佩封的情況也被人提及了不少,但是提起的時候,都帶上了“瘟疫”二字。

粥慢慢涼了,旁邊的人換了幾桌,夏昭衣起身在桌上放了十個銅板,拿了兩個包子走了。

相鄰兩條街的小叫花蹲在角落裡麵,身前的碗兒缺著一個大口子。

他餓的難受,眼巴巴的看著對麵的酒樓,想著快到天黑,好發一些剩飯剩菜給他。

一個包子被一隻白淨小手放下,小叫花忙抬手去抓,先塞一口到嘴裡,再抬頭看看是哪個好心人。

小女童站在他跟前,看著他嘴裡的包子,無奈道:“你也不怕這包子有毒,你就往嘴巴裡麵塞。”

小叫花幾口將包子吞下,都顧不上嚼,而後擦著嘴巴,看著這個女童。

“我還有一個,你要是不是?”小女童又道,手裡麵當著還拿著一個包子。

“要!”小叫花說著,伸手要去奪。

小女童一下子避開,變戲法似的,包子出現在了她另一隻手上。

“想要可以,我同你打聽幾件事,你如果能說的詳細,我可以請你吃一頓大魚大肉。”夏昭衣說道。

“好好好!”小叫花忙點頭。

旺來福客棧後麵有一個大湖,湖上畫舫來回,湖對岸似有一個金秋小詩會。

不為生計奔波來回的才子佳人,好些人都在對岸,才子摺扇輕搖,一身風雅,佳人窈窕淑女,舉止端莊。

大多數目光都在他們身上,才無人會去管那邊桐樹下走來的一對衣著簡陋的小兒。

小叫花的目光離不開女童手裡的包子,眼睜睜的瞅著。

女童找了個地方坐下後,就將包子遞了過去。

小叫花一把奪走,不過捨不得吃,就捧在了手裡。

“我這還有很多銅板,”夏昭衣說道,“我問什麼,你回答什麼,答一個,我給你一個銅板。”

小叫花看著她手裡捏著的銅板,覺得顏色好看極了:“你問,你問!”

“定國公府,為什麼被抄家?”

“啊……”小叫花一愣,“你怎麼,問這個?”

“你回答就行了。”

小叫花皺眉,看著這個比自己還要小上幾歲的女童。

緩了緩,小叫花說道:“好像是說,跟寧州潘家有關……”

“寧州潘家?”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啊,我就知道從聽說定國公府出事,到他們被抄家滅門,一共也才三天的時間,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啊?”

夏昭衣點頭,聽到“滅門”二字,像銀針從耳朵裡紮入般難受和鑽心。

她將一枚銅板遞了過去。

小叫花忙歡天喜地的收下,便見女童的手指裡麵又多了一枚。

“滅門……是怎麼滅的?”夏昭衣艱難的問道。

“什麼怎麼滅?”

“是賜酒,還是白綾,還是……砍頭?”

“砍頭呀!女眷流放,男的砍頭,就在盛景西南那邊的大刑場上,一百多顆人頭呢,嘩的一下就砍掉了!”小乞丐繪聲繪色的說道,還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一刀。

“什麼時候的事情?兩年前嗎?”

“對,就在定國公和夏大小姐剛出事冇多久,好像是四月吧,對,應該就是四月,那時節天氣好,我記得清楚!老劉子就是那過後冇多久死的,屍體還是當鋪那幾個夥計幫忙用席子捲了扔出去的!”

“四月。”小女童呆呆的重複。

“你要不提這個,我都快想不起來了,被你一提,那陣子好像死了好多人,還有不少姑娘都失蹤了呢,就在這天子腳下,說來也是怪了。”小乞丐繼續說道。

小女童好像在聽,又好像冇在聽。

小乞丐停了下來,看著她道:“你這是怎麼了?”

小女童冇說話,沉默了好久,將手裡的兩枚銅板遞過去,而後又拿出一枚,說道:“除卻定國公府被抄家,這兩年,朝堂還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嘿嘿,這我哪能曉得啊,”小乞丐忙收起又到手的兩枚銅板,笑得合不上嘴,“我就知道砍了不少人的頭,好幾個大戶都被滅了滿門呢,對了,這裡麵有個事情挺蹊蹺的,去年禮部尚書林宏儒,全家被人殺了呢,一晚上的功夫,被殺的一乾二淨!那血都從門縫裡流出來了,那個嚇人,我還跑去看了。”

“禮部尚書林宏儒?那任青書呢?”

“任青書辭官了呀,就因為定國公府和陶家那事辭官的,本來我也不知道什麼辭不辭官的,還不是他辭官回去的路上被人給劫了,就在豐和縣外邊,一行人死的死,傷的傷。任青書好像冇死,不過傷的嚴重,估計要殘了吧……哎,兩個都是禮部尚書,慘啊。”小乞丐說著,連連搖頭。

夏昭衣遞去一個銅板,又道:“還有呢,還有什麼大事,以及,你說的被滅了滿門的那幾戶人家,都告訴我。”

“好好好!”小乞丐第一次見賺錢這麼容易,開心的不行,忙將自己知道的那些,都一一道出。

他常年在市井流竄,這鋪子趕他,那鋪子趕他,認識的人多,去的地方多,道聽來的訊息便也多,尤其是哪戶人家一出事,街上稍有什麼風聲,他總是會第一批跑去湊熱鬨。

那時湊熱鬨為了看看能不能混亂裡邊撿點或搶點什麼寶貝,以及誰家成親,紅妝在長街經過,闊氣一些的總會撒些糖和銅板,引得路人爭搶,一片喜慶。

小乞丐現如今才知道,原來這些所見所聞還能被當訊息來賣,換幾頓飯錢,真的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