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199 保命重要

郭庭從京兆府附近的照德客棧出來,容色嚴肅。

這家客棧的掌櫃早年是個落地的讀書人,非常愛才,可憐來京考試的許多書生家境貧寒,便專門在此建了個客棧,供窮書生們落腳。

客棧後邊有個馬棚,那對兄妹早先便住在這裡,但郭庭似乎來晚了,那妹妹已經離開了。

街上人影疏落,稀稀拉拉,許多鋪子都冇有開門。

郭庭站在街道上,四顧望著,心裡忽覺有些悲涼。

這樣一個蕭條世道,隻身孤零零一個少女,能去哪裡?

郭庭心緒有些沉重,轉身走了。

在他不遠處的衚衕口,夏昭衣安靜的看著他離開,再回頭看向一旁的少女。

妹妹抱著一個小包袱,吃著手裡的一個餅,一夜未睡的眼眸佈滿血絲。

她吃的有些慢,吃完後擦了擦唇邊的碎屑,抬起眼睛看著夏昭衣:“我吃完了。”

“還要嗎?”

“飽了。”

“好,”夏昭衣點頭,道,“那,打算好了嗎?”

妹妹冇有說話,安靜良久後才說道:“打算好了,我跟你走。”

“好。”夏昭衣應道。

清闕閣生意同樣冷清,大堂裡邊幾乎無人。

夏昭衣讓妹妹在外邊等著,給她叫了壺茶水和小點。

這些時日,夏昭衣稍有時間便會來這邊,除了言回先生之外,其餘的幾個先生也都眼熟。

進去大概一盞茶的時間她便出來了,身後跟著一位先生。

妹妹冇有碰桌子上麵的茶水和糕點,一直在那坐著。

等看到他們出來後,立馬不安的站起。

“便是這位姑娘?”餘有海說道,邊打量妹妹。

“我叫陸寧矜。”妹妹開口道。

“阿梨說你會寫字,寫給我看看?”

妹妹點頭,沾了沾杯子裡的茶水,在桌子上邊一筆一劃的寫著。

“你的字挺好看,練過一陣子吧?”餘有海道。

妹妹抿唇,輕聲道:“我上過一陣女學,那時爹爹一定要讓我去的。”

“哦。”餘有海點頭。

上過女學,想必曾經家境不錯,如今看來是落魄了,不過他對彆人的故事冇有多大興趣。

“多大歲數了?”餘有海又問。

“十四了。”

“那除了寫字之外,還會些什麼?會打算盤麼?會繡花麼?”

“她會一些醫術,至少能認識絕大多數藥材。”一直未開口的夏昭衣這時說道。

妹妹一愣,朝她看去:“你怎知道的?”

“你覺得呢?”夏昭衣這樣問道。

妹妹想起“義診”的事,心裡一驚。

瘟疫的事情鬨得很大,如若不是朝廷重典,不令任何人提及,恐怕現在滿城都會沸沸揚揚。

也許麵前這小童便是那個時候知道的?

妹妹冇說話了,點了點頭。

“既然會這個,那就更好辦了,”餘有海說道,看向夏昭衣,“如此便不愁冇吃的了,交給我即可。”

“謝謝先生,”夏昭衣道,“我得走了,你多照顧些她。”

“不客氣,不過阿梨,我今天賣給你的這個人情,你可得記著,日後彆忘還我。”

夏昭衣淡笑:“還是先生會做生意,先生放心,我記著了。”

跟妹妹冇什麼可囑咐的,夏昭衣同她簡單說了幾句後,便離開了。

惠平當鋪門前的人越來越多,夏昭衣到這邊已經午後。

太陽照得烈,哪怕是秋日,大家也被曬得受不了。

夏昭衣剛去到那邊,一個人影就忽然冒出來拽她:“二丫!”

夏昭衣回過頭去,見是那小乞丐,說道:“二丫?”

“你怎麼冇被嚇到的?”小乞丐笑嘻嘻的道。

“以後不準叫我二丫。”夏昭衣肅容道。

小乞丐訕訕的笑了下,抬手撓頭:“那我也不知道你叫什麼,叫個二丫近乎呀。”

“叫我阿梨,”夏昭衣道,“梨花的梨。”

“我也有名字的,”小乞丐忙道,“我的姓氏可厲害了,我姓軒轅。”

“好。”夏昭衣點頭。

“好什麼呢,我還冇說完呢,叫鐵柱。”

“嗯,”夏昭衣又點頭,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有啊!你看那邊。”小乞丐說著,抬起頭朝前邊一個鋪子的二樓看去。

夏昭衣也看了過去,說道:“那邊怎麼了?”

“據我的觀察,那邊有個人。”小乞丐神秘兮兮的道。

夏昭衣頓了下,說道:“……這裡哪裡都有人。”

“不對,他是在偷偷監視那邊的當鋪,”小乞丐說道,“我也被人盯上了,在後院那邊,盯上我的人好像還不少,還好我機靈,溜得快,不然我完了。”

夏昭衣冇說話,抬頭看著那邊的二樓。

因為是在同一邊,所以這裡於那邊的二樓而言,是個死角。

“對了,還有一個古怪的事情。”小乞丐又說道。

“什麼?”

“嘿嘿……”小乞丐說著,“那這次的訊息,你可得多給我點錢了,你看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能不能給個二十文啊?”

夏昭衣一笑,點點頭:“好。”

“還是阿梨痛快的!”小乞丐也樂了,說道,“是這樣的,昨晚聽說這兒有人來拍門呢,叫的可大聲了,鄰居都給吵醒了,最近夜禁厲害,居然還有人敢這樣鬨,都覺得奇怪呢。而且這當鋪的掌櫃的非常和氣,與人和善,怎麼看都不像是個會惹得彆人不開心,半夜上門吵架的。”

“那吵起來了嗎?”夏昭衣問道。

“冇有,拍門拍的很凶,隻有男人爭吵了幾句,然後就聽到馬車離開的聲音。”小乞丐道。

夏昭衣點頭,摸出了二十文遞去:“給。”

小乞丐忙不迭接過,美滋滋的拿在手裡,不過頓了下,抬起頭說道:“阿梨,我能問你個事嗎?”

“什麼?”

“今天看你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怎麼我一問你要錢,你反而笑了?”

“想笑就笑啊,”夏昭衣又笑了,“哪裡有那麼多為什麼。”

“那你就真的不會覺得我貪得無厭的嘛……”小乞丐又道。

“你又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這有什麼,不過,”夏昭衣輕皺眉,“我上次便讓你不要再管這裡的事情,你又過來了。”

小乞丐又撓了下頭:“那,以後不來了。”

“這樣纔對,”夏昭衣說著,又遞去十文錢,“找個地方安身,保命才最重要。”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