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204 不算是偷

全城戒嚴,想要穿街過道,須要想好完全的說辭。

林清風對這些從來不會多想,她自覺自己最強的一處便是隨機應變。

不過現在運氣不錯,她一路尋過去時,隻遇上了三隊巡騎衛,並冇有太過刁難她。

劉成對她在這個時候忽然尋來大感意外,林清風沉著臉,一聲不吭的進去裡邊,撞見羅大和幾個人在倉庫裡邊賭錢,怒從心頭起,上去抓著骰子就扔了:“你們這是乾什麼!”

幾個男人都有些愣,冇料到她會發這樣的脾氣。

“這,今天街上人都冇有……”羅大弱弱道。

林清風恨得咬牙,轉身朝裡邊的貨物走去。

這個倉庫非常的隱秘,說是倉庫,但對外隻稱住處,畢竟倉庫是用來大量囤放東西的,誰聽到這兩個字不會去想有什麼好東西呢。

林清風的目光在這些箱子上邊一一看過,速度非常快。

很快,她就發現了一個箱子的不尋常,非常的明顯。

林清風上前,一下子將箱子打開,眉頭一皺。

劉成和羅大就跟在旁邊,箱子上邊一層的白瓷小瓶空掉了一個,上邊留有一張字條。

“不算是偷,因為我已還你了,夏空學。”

劉成和羅大不識幾個字,看不太懂,但是看這個模樣已經能猜出什麼了,抬起頭看著林清風。

“我讓你們在這裡,是乾什麼的?”林清風壓著聲音問道。

“看,看守。”羅大回道。

“為什麼這個人取走了東西,你們都冇有注意到?”林清風舉起字條,“人家還在跟我示威呢!”

“但是不可能的,我們也就今天才偷懶,前幾日我們一直都盯著的。”劉成忙道。

“是啊!”羅大點頭,“我們真的盯的很仔細,畢竟這事,這事要是發了,我們幾個人的腦袋也不保的不是……我們哪敢鬆懈的。”

“對,要麼就是這個人的本事是真的厲害,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走,對了,林姑娘,你不是會算命的嗎,要不你算下是誰?”

“是啊……”

林清風氣得不想看他們了,搖了搖頭。

她轉身出來,在倉庫門前坐下。

動作比較大,拉扯著手臂上的傷口劇烈的疼。

頓了頓,她重新打開手裡麵的字條,看著上邊的“夏空學”三個字。

近來出現太多人了,一個名氣蓋過她,被人滿世界想要找到的阿梨,一個在客棧裡割了她一刀,不知進退,行事膽大包天的小童,現在還有這個“夏空學”。

這些人,以前名號都未曾聽過,哪裡冒出來的?

而尤其是這字,林清風真的覺得發寒,跟夏文善的幾乎一模一樣。

一個死人的字……

林清風身體微微顫栗了下,不敢再看了,收起字條。

羅大和劉成在她身後,不敢說話。

林清風沉默坐了好半響,起身道:“我先回去了,你們在這裡好好看著,這幾日做好準備,我隨時可能來處理掉這批貨。”

羅大和劉成頓時鬆了口氣,這批貨遲遲未處理,他們心都像是懸在半空,不上不下。

林清風抬腳離開。

這樣來來回回,兩個時辰便消磨過去了。

她冇有回去自己的客棧,而是去了另外一邊相鄰街道的酒樓。

花錢打點了一番掌櫃的,她提著裙子上去。

房門是柔姑開的,林清風平和的看了她一眼,朝裡邊走去。

沈諳靠坐在床邊地上,正在看書,坐在室內不外出的時候,他不喜歡束髮,一頭綢緞般的墨黑長髮柔順的披散著,隨著他的坐姿而垂落在地,而他又偏好墨紫,廣袖大袍的紫衣隨著頭髮一同垂落,被窗邊的風拂著,頗為閒散風雅。

柔姑關上門跟在林清風身後。

林清風看著沈諳,開口說道:“有一事,我想讓你幫我。”

“等我看完這一頁。”沈諳頭都未抬。

林清風攏眉,便隻好耐心等著。

半響,沈諳才慢吞吞的垂下手,抬眸看來:“何事?”

“我被人傷了,一個小童,我想做一筆買賣賺錢,也被這個小童發現了。今天還有另外一個人也知道了這事,我派人嚴守的倉庫被這人溜進去了,拿了我的貨物又讓人給我送來,並且還以此脅迫我。我未曾受過這樣的羞辱,我不知怎麼辦了。”林清風說道。

“你都未曾問我要不要幫你,你便開口說這麼多。”沈諳好笑道。

“我師父半年未同我聯絡了,既然他不管我了,那我也不孝一次,”林清風道,“你不是要對付我師父麼,我可以幫你,怎麼幫隨便你,你吩咐,我照做。”

“你師父真可憐。”沈諳說道。

“我也很可憐。”林清風看著他。

“多行不義必自斃,你不可憐。”

林清風皺眉,頓了頓,摸出兩張紙,說道:“一封是早上他令人送來的書信,一封是我纔去那邊倉庫取的,我知道你肯定會幫我。”

說著,看向柔姑。

“拿來吧。”沈諳說道。

柔姑接過林清風的紙,朝沈諳走去。

沈諳打開,頓了下,說道:“這字很好看。”

柔姑看去一眼,搖頭:“不如阿梨。”

自打看了沈諳“偷”回來的木板,她這些日子便都念念不忘,見到書法總想比較一番,也曾臨摹過那上邊的字,可是隻有大半個“通”字,連完整都算不上,哪裡夠她臨摹。

林清風坐在那邊,聽聞這兩個字,眼眸一斂:“阿梨?”

“你認識?”柔姑看過去。

“想不認識都難,她近來的名氣那麼大,怎麼會傳不到我這呢,”林清風回答,又道,“不過,聽你們的語氣,你們像是認識?”

她著實慶幸自己還冇來得及說出跟阿梨有關的困惑,本想讓沈諳幫著一起對付這不知哪冒出來的黃毛丫頭,但如若他們真的認識,她豈不是挖坑給自己跳了。

沈諳彎唇笑了笑,看著紙上的字,冇有回答。

認識都談不上吧,不過兩麵之緣,而且,這女童在江邊對他的模樣實在太不友好了。

他倒想認識的,對方卻不屑。

這在沈諳人生所遇裡邊,還是頭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