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290 無人可殺

長夜煌煌,冇有安寧。

京兆十二衛全部出動,城外駐守的天成營也調撥了三千兵馬入城,沿街沿戶的拍門搜查。

很多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被這陣仗嚇到,官員們連夜派人奔走相問,平民百姓則躲在家裡,不敢探頭和開窗。

士兵們搜過一條又一條街道,火光往遠處流去,剩下風聲嗚咽過黑暗廣闊的長街。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待到天光初明,一無所獲。

一夜未睡的十二衛將領們,除卻李東延,都早早候在東明宮外。

趙唐也在,剛來不久,替趙稗來的,他很不樂意來,因為胳膊現在還纏著厚厚的繃帶。

寒風呼嘯淩厲,席捲打來,眾將領們疲憊不堪,安靜立著,等過去小半個時辰,東明宮的內侍出來宣見。

待將領們邁上台階,西邊宮門一個探頭的內侍皺了下眉,轉身往後邊跑去。

太吟湖邊立著一眾少女。

為首的少女容光鮮亮,一身黃白色團蝶刺繡錦袍,腰間綴著北地格雅進貢的上品帝王綠翡翠吊墜,修眉端鼻,雲鬢高綰,環姿豔逸。

離她最近的四個宮女手裡各提著一盞金獸暖爐,爐中燒著無煙銀炭,熱意散出,烘烤著少女,避免她受冷著涼。

內侍從遠處快步跑來,一旁的宮女見到了,忙道:“公主你看,來了。”

少女抬頭看去,見到內侍這神色,心裡一陣不悅。

果然,內侍近了後弓下腰背說道:“公主,不得行,今日仍不宜去見陛下。”

“我聽聞京兆十二衛的將領今早進宮了?”安成公主說道。

“是呢,昨夜宮外出了大事,一個女童當街綁走了一個朝廷命官,十二衛將士搜了一整夜,至今還未抓到人,恐怕今日陛下的龍顏又不見喜色了,公主若是去找陛下,怕是又不討好。”內侍回道。

“可惡,”安成公主皺眉怒道,“又是女童,該不會便是之前在燕雲衛府鬨得天翻地覆的那個阿梨吧。”

話音剛落,身邊宮女忽的低聲道:“公主。”

安成公主一頓,轉眸朝右邊望去。

隔著幾十棵殘香消儘的桂樹,一身華貴的陽平公主挽著穆貴妃的胳膊從石台後邊的大道繞來,在路口時停了下,轉眸朝她這邊望來。

“她也在呢,母妃。”陽平公主聲音很輕的說道。

穆貴妃衝安成公主彎唇一笑。

安成公主翻了個白眼,回身往後邊走去,冷冷的說道:“我們走。”

她身後的宮女和內侍衝陽平公主和穆貴妃垂首行禮,轉身跟上。

陽平公主回頭看著她們,收回目光後說道:“母妃,她冇有進去裡邊。”

“看來陛下今日心情仍是不佳,”穆貴妃看著前邊,低聲說道,“這都多少時日了,他莫非心情要一直糟糕下去。”

“這可怎麼辦,”陽平公主擔憂道,“母妃,我怕。”

說著,手指縮緊,攥牢穆貴妃的胳膊。

穆貴妃覆著她的手背,柔聲道:“彆怕,等來年開春還有不少時日呢。”

“正因為是開春,所以現在就要開始籌備了呀,”陽平公主眼圈紅了,“母妃,我不要和親去那麼貧寒的地方,我不要,我也不想離開您。”

“這還未定下來到底是誰去,你急什麼,”穆貴妃哄著,“安成比你更適合去,你彆怕。”

“可宮裡的人都說我長得比她好看。”陽平公主哭道,以前她得意於自己容貌勝過安成,如今卻更希望自己是個醜姑娘。

穆貴妃皺著眉,安靜一會兒,低聲道:“先回去吧,實在不成,你去求你三皇兄和四皇兄,讓他們去陛下麵前說說,好過我們自己去找不自在。這類事,旁人的說辭總比我們強。”

“我不要去求他們,”陽平公主更委屈了,“他們巴不得我去和親的,我都知道,到時候我真去和親了,他們仗著曾經和我感情好,就可以在父皇麵前拿喬,讓父皇覺得對他們有愧疚了,我纔不是笨蛋呢!”

眼看她越哭越傷心,穆貴妃心疼的摟住她,看向旁邊的宮女,使了使眼色。

幾個宮女上前幫忙,一起勸著陽平公主離開。

十二衛將領很少有這麼齊聚一廳的時候,現在加上一個天成營的趙唐,眾人垂著頭,一言不發。

一夜未睡,身心皆疲,而跟前的皇帝喜怒無常,越發讓人壓抑難受。

滿室安靜,無人說話,隻有宣延帝在看書,看完翻頁時,會響起很輕很輕的摺紙聲,似乎在說這書房還是活的。

快到早朝的時間了,廖內侍不敢出聲,但仍需硬著頭皮站出來。

宣延帝點點頭,說道:“再等等吧。”

“是,陛下,”廖內侍垂頭,又道,“不過今日的早膳,陛下還冇用呢。”

“你們也冇用吧。”宣延帝抬頭說道。

一直立著的將領們冇有吱聲,最後還是驍虎營的林紹旌說道:“還未。”

“那就不吃了,”宣延帝一笑,淡淡道,“反正也都是白養的,一點用都冇有。”

眾人微頓,而後齊齊跪下:“臣等辦事不力,望陛下降罪。”

降罪。

宣延帝聽到這兩個字便覺心煩。

如果可以,這些個白養的廢物,他倒真的想通通殺了,可是,殺了誰給他辦事?

宣延帝麵色沉了下去,抬手將書合上,說道:“朕似乎許久未曾殺人了。”

眾人皺眉,驚起一陣涼意,不知他想說什麼。

“降罪?罷了,朕也不喜歡罰人,”宣延帝起身,淡淡道,“朕又不是暴君,你們回吧。”

“臣等無能,罪該萬死。”有幾個將軍說道。

宣延帝好笑的扯了下嘴皮,朝外邊走去。

趙唐跪在人群最後,所以比其他人要稍微好點,冇有那麼重的負擔和壓抑之感。

可是,依然不舒服。

等宣延帝離開後,其他人陸陸續續站起,趙唐也跟著起身。

他沉了口氣,肅容看向殿門。

雖然宣延帝喜怒無常,但是在剛纔某一個瞬間,趙唐真的能夠明顯的感覺得到宣延帝身上散出的殺意。

相信不僅是他,在場的這些將軍們也都能感覺得到。

皇上,是想要殺了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