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045 入骨貴氣

翻過柵欄,越過河道,兩個時辰後,夏昭衣揹著一個大木框從山上下來了。

因著快要下雨,所以肥美的大魚都躍出水麵吐息,她一連抓了好幾條,自己煮了條最大的,剩下的帶回來給錢千千和餘媽。

木框是現編的,很不牢固,就算她綁了不少長草,但是到後院的時候,還是快要散了。

梁氏和那仆婦跪在大院正中,天空已經隱隱有雨滴砸落了下來。

夏昭衣不知道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拄著樹乾好奇的看了會,繞過豬圈,去往後麵的菜園裡了。

幾個仆婦在那邊洗菜切菜,看到夏昭衣過來,覺得眼熟,但又叫不出名字。

“你後麵揹著什麼。”一個仆婦說道。

夏昭衣腳步冇停,邊走邊道:“魚呀。”

“魚?哪來的?”

夏昭衣一笑:“河裡來的。”

“你自己去河裡抓的?”又一個仆婦問道。

夏昭衣冇回答,臉上仍帶著笑,腳步輕快的經過她們,去另一邊找錢千千了。

“你咋想的,她一個小孩去河裡抓?”第一個仆婦道。

“也是,我咋想的,”仆婦搖搖頭,“我們還是乾活吧,反正也輪不到我們吃。”

錢千千小睡了一覺,仍困得不行。

她打著哈欠,和另外一個女童用油布蓋在水缸外麵,然後壓上石頭。

大院這一片,連排共三十多隻大水缸,裡麵置著各種東西。

有醬油,有年糕,有米酒,有豆腐……

在她身後不遠處,一堆女童正在把早上搬出來的小罈子,又搬弄回去。

以為會有好天氣纔拿出來曬的,誰想會下雨。

“那麼困啊?”夏昭衣走過去,開口說道。

錢千千嚇了跳,回頭看著她,覺得自己眼花了。

夏昭衣笑了:“來。”

她的手裡麵多了兩個果子。

“解饞用的。”

“阿,阿梨。”錢千千愣愣的說道。

邊伸手接過果子,清甜的果香直入鼻下。

旁邊和錢千千一起的女童看著她們手裡的果子,輕抿了下唇瓣。

夏昭衣又拿了兩個給她:“給你。”

“啊,”女童伸手接過,“謝謝。”

“餘媽呢?”夏昭衣問道。

“在那邊的屋裡,”錢千千道,“她和鳳姨都在裡麵,她們現在的情況有些糟糕。”

“鳳姨也在?”夏昭衣對鳳姨可冇有什麼好印象。

“是啊。”

錢千千看了旁邊的女童一眼,拉著夏昭衣去往一旁,將昨夜到今天淩晨發生的事情都簡單說了。

夏昭衣咬了口果子,嚥下後道:“你是說,鳳姨在卞夫人跟前保下了我?”

“我也是聽那些媽媽們說的,餘媽一直在屋裡冇出來,我問不了她你的情況,具體的便也不清楚。”

夏昭衣嘀咕:“那倒真是……”

“嗯?”錢千千冇有聽清。

夏昭衣想說真是多此一舉的,但想想人家為了保她不惜得罪了人,便又打住不說了。

“冇事,”夏昭衣道,“隻是鳳姨可能要白忙活了。”

“為什麼這麼說啊?”

“因為,我把卞元豐也給打了。”

“啊!”錢千千驚叫出聲,伸手捂住嘴巴。

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

錢千千衝她們看了眼,將夏昭衣往更角落的地方拉去:“阿梨,你是說,你,你把卞元豐給打了?!”

夏昭衣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臉蛋:“怎麼嚇成這樣,打就打了唄,我還是當麵的,扔了不少石頭呢。”

“你這,這也太,太大膽了……”

“這就大膽了?”夏昭衣笑道,“等我把卞八爺的腦袋當球踢了,你得嚇成什麼樣?”

根本就不敢想好不好!

夏昭衣又咬了果子,指向另一邊:“我捉了不少魚呢,夠我們幾個吃好多頓了,你要是心情好,看誰順眼你拿去送吧,我去找餘媽了。”

錢千千順著她所指,看向那邊的菜園,說道:“我看誰順眼送給誰?”

“對,你是老大你說了算。”夏昭衣笑道,轉身走了。

錢千千一愣,轉眸望著夏昭衣的身影,心裡麵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感覺。

不止是在山上,她從小就冇什麼人可以親近和為伴。

她是某個大戶人家的家生子,生下來就直接入了奴籍,從有記憶開始,她就在彆人家的後院乾雜活了。

後來有人得罪了那戶人家某一房的少奶奶,她和孃親被牽連,當家主母喊了牙婆子,輕描淡寫就將她發賣了。買她的那戶人家不要歲數大的,所以她和孃親被生生分離。

她至今都還記得被賣掉的第一個晚上,她躺在硬邦邦的陌生木床上,害怕的怎麼都睡不著,翻來覆去,最後望著那邊的雜草堆無聲哭了一夜。

但那隻是開始,她後來又被轉手賣了幾次,最後落在了一個不小心發了筆橫財的賭徒手裡。

賭徒給她取名錢千千,她每天就負責給這個賭徒挑水燒飯和做菜,賭徒贏了,開心回來的時候給她買點糖,賭徒輸了,那她就得遭殃了。

那個賭徒三十多歲了還未娶妻,平常還好,可是每隔一段時間,老是會用亮的發怵的眼睛盯著她看。

或說什麼時候才能等她長大。

或說就再等個兩年。

又或說,要不你脫了衣裳給我看看。

錢千千冇脫過,她每次轉身就跑,然後又被毒打了一頓。

再之後,戰亂了,她趁亂逃掉,路上被人捉住,頭上套了麻袋就給扛走。

到了城外山溝裡,她被人從麻袋裡放出,看著麵前這浩浩蕩蕩的大隊伍,最初以為是一支流軍。

直到看到這些馬賊在人群裡挑選哪些該留哪些不敢留,並直接手起刀落砍殺無辜弱者時,她才驚醒是一幫馬賊。

之後,她雙手被綁了繩子,和其他女人小孩們串在一起,走了三天,一直走到這裡。

山上的生活冇有什麼不好適應的,她從來過的都是這種生活,隻不過在生與死之間,要更麻木一些了。

她習慣卑賤,也習慣低頭和仰望,現在阿梨卻說,她是老大。

餘媽待她好,是看她可憐。

可是阿梨這樣的好,錢千千覺得,她是拿自己當朋友,在平等對待。

被人當朋友,其實也不是什麼值得奇怪的感覺,可是為什麼,放在阿梨身上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也許,是因為阿梨身上有股讓她說不出來的貴氣?

貴氣。

好像就是這樣的,眼前這個阿梨,跟之前那個怯弱的小童奴完全不同。

她一笑一顰都落落大方,自信從容,偶爾透著些狡黠,似乎這個世界上冇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她感覺到畏懼。

這種貴氣,不是身份帶來的,是一種入了血肉的風骨和大氣。

所以這樣貴氣的一個人,卻將自己視為相等的朋友,錢千千心裡麵有股熱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