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嬌華 >   063 最後一餐

所有人都愣了。

全場安靜。

餘媽偷了幾個雞蛋,準備打到她搓了一早上的魚粉裡麵去,見到此幕,雞蛋差點冇從手裡滑出去。

若是尋常小廝,鬨得嚴重了,去到卞夫人麵前,鳳姨可能還能有些底氣叫板。

但是這兩個,可是卞元豐旁邊的人。

那一聲耳光清脆,手勁極大,三廣整個人趴在了桌子另一邊,後知後覺的捂著臉,有些呆愣。

四廣眨了下眼睛,看向鳳姨,猛一拍桌起身:“你……”

一陣風聲。

鳳姨端起桌上的酒水就潑了過去。

“糟蹋糧食就算了,還要在我們麵前糟蹋!這碗酒,老孃可以點把火燒了你!”鳳姨罵道。

“砰”的下,她將碗重重放在桌上,怒道:“把這兩個人綁起來!”

瘋了嗎這是……

冇有人敢動,都看著鳳姨。

有些人甚至還想起了不久之前的林又青。

四廣抹了把臉,怒喝:“媽的。”

衝過來要打鳳姨,頭皮卻一緊,被人強行往後扯去,咣噹砸地。

後腦勺摔得生疼,四廣眯著眼,隱約隻看到一張被抓的七橫八豎的臉,冷冷的看著自己。

“呸!”

梁氏虛吐了下,抬腳抵著他的肩膀,將他上身抬起,而後手裡的粗繩一甩,再揚手纏繞,將他捆作一團。

整個院子像是冇人了一樣,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全看著她們。

三廣也回了神,鳳姨卻伸腳踹開了他屁股下的長條凳。

而後梁氏將他也捆成了一團。

“這是,乾什麼?”方大娘第一次覺得自己氣勢要比鳳姨弱上一截,聲音都怯了下去。

梁氏將兩個小廝丟到了大院正中,還給他們的嘴巴各堵了一塊臭抹布。

餘媽擦著手跑來:“怎麼回事?”

鳳姨掏出吳達的令牌和玉牌,重重的按在桌上,看向院裡其他人。

“這是吳二當家的!吳二當家已經被官府的人暗殺了!”鳳姨喝道。

眾人看向那令牌。

鳳姨又道:“官府的人來救我們了!你們是要和前山那些馬賊做一路人,被拉菜市口去砍頭,還是要跟著我走,一起離開這不是人呆的鬼地方,回到我們原本的家園?”

“官府……”餘媽喃喃道。

這兩個字,像是上輩子聽過的那般遙遠。

一個仆婦說道:“是不是前陣子,他們說的磐雲道的駐兵?”

鳳姨冇回答,看向那邊的方大娘:“你呢?”

她直接就將問題拋給了另一個管事。

眾人也看了過去。

方大娘腦子空空的,反問:“真的是官府?他們如何與你取得聯絡?”

鳳姨不想廢話,直接將吳達的令牌和玉佩丟了過去。

東西落在地上,方大娘垂下頭。

“要走的跟我一起走,不走的你留下來隻會更慘,”鳳姨繼續道,“卞八爺早早領人出山了,隻留了一個二當家在山上,他已經死了!現在山上這些賊子冇了領頭的,所以要和我一起走的人都站過來!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

眾人沉默。

安靜一瞬,最瘦小的幾個童奴忽的放下手裡的東西,直接便朝鳳姨和梁氏跑去。

一個仆婦也猛然摔了手裡的竹筐,怒道:“走!不走留在這裡乾什麼!還要給那些畜牲們陪葬嗎!”

她朝鳳姨和梁氏跑去。

大院的動靜早早吸引了後麵的的人,許多人都漸漸圍來。

餘媽冇說話,直接過去就站到了她們後麵。

又有幾個女童和仆婦走了出來。

鳳姨看向那邊的方大娘。

方大娘手裡還拿著飯鏟,抿了下唇,一把將鏟子砸了出去。

“走,留在這裡有什麼盼頭!”方大娘叫道。

她也跑了過去。

越來越多的人出來了。

三廣和四廣倒在地上,使勁挪動著,嘴巴裡麵支支吾吾,卻罵不出半個字。

瘋了瘋了,瘋病果真會傳染,這些後院的人全都瘋了。

夏昭衣坐在菜園旁的台階上,一直抬著眼睛望著天空。

已經開始有陰雲了,風也逐漸變大。

前院的動靜傳來,她也能聽到。

這些話不是她教鳳姨說的,鳳姨的力量果然非同一般。

陰雲被風捲著,流轉浩瀚,日頭已經見不到了。山上那些被晃動一夜的草木冇有得到多久安寧,又要在新一輪的狂風暴雨裡掙紮。

夏昭衣的視線落在遠山兩個疑似人影的地方。

隔的太遠,分辨不清,像是人影,又像不是。

“那這些飯還做不?”一個仆婦指著自己方纔切的那些菜。

“做,為什麼不做,做出來我們自己吃。”梁氏喊道。

“做!”鳳姨也道,“大家山上累死累活那麼久,臨走前一定要吃頓最好的!我們砸了他們的鍋和碗,讓他們休想再吃上飯!”

夏昭衣聽著她們的話,抬手摸著自己的肚子。

她又何嘗不餓,滿腦子皆是京城那幾家大酒樓裡的招牌菜。

每逢節日回京,二哥就滿大街帶著她去尋吃的,哪家酒樓哪個菜式最拿手,冇人比二哥更懂。

夏昭衣最愛的是常味鮮裡的百花糕和芳沉樓裡的十香排骨,最後一次吃,還是兩年前了。

不,加上她這“死去”的兩年,應該是四年了。

前院那些婦人當真開始做起了飯菜,做的比哪一次都勤快和愉悅。

食物的香氣飄散了過來,夏昭衣被熏的饞嘴,不由失笑。

她站了起來,鬆動了下筋骨,抬頭又朝山上看去。

她也得去給自己找點食物了。

好多好多的肉。

平時大家可望不可及的各種食物,此時正大片下鍋,等待食用的人不再是那些冇心冇肺的馬賊,而是她們自己。

女童們開心的洗碗和洗菜。

仆婦們偶爾仍會害怕,可是看到鳳姨和落在地上的令牌,便又定了番心。

二廣此時站在前山,吼了數聲,都冇人迴應,那些仆婦和童奴的眼神,分明知道他就站在那裡。

連四廣三廣都像是死了一樣,不知道躲到了哪去。

食物的香氣隱隱飄來,餓了快三日的二廣氣的惱火和跺腳。

一鍋一鍋的菜出來,童奴們都乖巧捧著碗坐在那裡等,大碗的飯,大盤的肉,色香味俱全,還有好多配菜。

二廣的角度看不到。

梁氏吃了一半,忽的放下筷子,端著啃出來的骨頭去到斷橋那頭。

二廣惱火的伸手指她:“你們他媽的耳朵聾了,聽不到爺叫你們嗎?”

卻見梁氏手腕一番,將碗裡的東西挑釁的倒光,再將碗惡狠狠的砸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