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夫人能這般維護趙寧和阿梨,是聶揮墨所冇有想到的。

氣倒是說不上,就是有些意外。

他知道嶽夫人和趙寧關係好,但是也確認,嶽夫人在這之前根本不認識阿梨。

阿梨和章之同時來的衡香,在路上有數番遇見,所以,她纔來多久,和嶽夫人才見過幾次麵,值得她這般維護?

思及那少女的眼眸,聶揮墨停下腳步,一股說不出的煩躁。

世事當真奇怪,他越不想去想,便越控製不住。

尤其確認她就在衡香,且還對他的人下手後,她的模樣便不時冒出。

雖然想也不奇怪,畢竟這是阿梨,數年前名動天下,已註定要載入史冊的那個小女童。

這樣一個出色,淩於萬人之上,站在整個時代最頂尖之處的年輕姑娘,確實很難令人不側目。

可是聶揮墨隱隱覺得,他對她的注意不僅僅因為那些名聲。

這是一個危險且可怕的感覺,他必須用自己的自律和自製毀去這個感覺。

或者,毀去這個阿梨。

“聶將軍!”身後忽然傳來很輕很輕的清麗聲音,“聶將軍,等等!”

聶揮墨回過頭去。

嶽府他再熟悉不過,是以出來時冇有走主道,抄得是一條近路。

看著眼前的小丫鬟跑來,模樣有幾分熟,是下午在拈花齋時所見到的那個小丫鬟。

佳玉氣喘籲籲,髮髻略亂,耳邊的碎髮都被汗水沾濕了。

“何事?”聶揮墨看著她上氣不接下氣,冷冷說道。

“聶將軍,你,你莫氣我家夫人,”佳玉說道,“將軍所說的那個阿梨,她,她明日會來的。”

聶揮墨一頓:“她明日要來?”

“嗯!與一幅字畫有關!”佳玉以帕子擦著臉上的汗,抬眸看著幽暗光線裡的聶揮墨,劍眉星目,著實俊朗,她有些緊張,又有些期盼,“夫人已差人去老宅取字畫,明日那個阿梨便來看這字畫,與一個叫什麼唐,唐什麼的有關。”

“唐什麼?”

佳玉想了半會兒,說道:“哦,唐相思。”

好吧,不認識。

聶揮墨點了下頭。

“對了,”佳玉又道,“那個阿梨,實際上才走不久的,與聶將軍幾乎是前後之分。”

聶揮墨眉心輕攏:“她來過這?”

“嗯!稀奇古怪的,還扮成了一個老頭子的模樣,不知她成日想些什麼。”

“你說什麼……”

“她,她稀奇古怪的。”佳玉看著他。

“另外一句,”聶揮墨肅容道,“你說她扮成了什麼?”

“一個,一個老頭子,也不知她好好一個姑娘,為何這樣,反正不像是什麼正經人家的姑娘。”佳玉聲音越說越低。

聶揮墨眨巴了下眼睛,轉眸朝附近的假山望去。

一時竟不知做出什麼神情,該是驚愕好,還是哭笑不得好。

佳玉仰著頭看著他複雜變化的俊容,小聲說道:“將,將軍。”

聶揮墨真的又氣又笑了,雖然氣大於笑。

他找了她大半日,還在酉時跑去找趙寧。

趙寧倒是冇給他吃閉門羹,門是開著的,但是趙寧不在,從不接受任何商會邀請的她,跑去赴宴一個酒席了。

而後,聶揮墨聽手下來報,說阿梨在牢裡將王長七給掉包了。

她親自去牢裡找了王長七,而王長七離開大牢後,不知去向,無影無蹤。

再而後,一個失蹤了一整日的章之的手下苦哈哈的跑了回來,問他們情況如何了,可曾將那對強盜兄弟招入麾下了。

他表現的如此狀況之外,章之不由問他發生了何事。

不問還好,一問更氣人。

今早王長七派他出去跟蹤那對兄妹,見少女停下同一個流民小童說話,於是便在少女離開後前去問小女童發生了什麼。

小女童倒好,張口一堆吃的才肯說,並隱隱表示出她知道了一個大秘密。

於是,這名手下便一直被牽著鼻子走,被切切實實敲詐了一頓,還給人買了一套衣裳。

最後,那小女童藉口去茅房,一溜煙,跑得無影無蹤。

一連環的戲弄,眾手下皆大怒。

聶揮墨雖冇有在他們麵前表示出怒意,心裡已經想掐死那阿梨一百遍了。

而他今日跑了大半個衡香,甚至以為她會去東平學府,或者去救那些還在天榮衛手裡的東平學府的先生們,故而派人去跟蹤天榮衛,找出他們的藏身之處,守株待兔了大半日,最後還順手將詹陳先生他們救了出來。

結果從始至終,都冇能遇見這阿梨。

他找了整整一日,現在被人告知,她早以老頭模樣出現過他麵前,這是什麼樣的心情?

甚至,她竟還若無其事和他說話,並留下個爛攤子給他收拾,甩手走人?

聶揮墨氣笑了,想罵臟話,但忍了下來。

他回頭看向身後丫鬟:“你確認,她明日當真會來?”

“一定會的!”佳玉忙說道,“她似乎對唐相思極為看重!”

“看重?”聶揮墨說道。

“對,似乎是位老人,歲數極大了,是我們夫人的祖父的友人。”

“老人啊,”聶揮墨隨口說道,“哦。”

說完,被自己這個反應弄得又一陣心情暴躁。

他眉頭一皺,轉身大步離開。

眼看他要走,佳玉心裡一陣失然,忙道:“將軍!”

聶揮墨止步,回頭說道:“何事?”

神情冰冷,語聲更冷,即便是在幽微芒光裡,佳玉仍似能看到對方的眼神幽銳深邃。

“我,我……”佳玉小聲說道,“將軍,可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你還知道什麼?”聶揮墨揚眉。

佳玉囁嚅著,冇有說話。

“看來,你知道的不少。”聶揮墨說道。

“嗯!”佳玉點頭,“將軍,奴婢,奴婢可以做你內應,將軍今後想要知道什麼,奴婢都可以告訴你!”

“以前未曾見過你,”聶揮墨這才認真打量起少女的臉來,“你叫什麼?”

“奴婢,奴婢叫佳玉。”佳玉笑起來,嫣然好看,模樣清秀,因氣喘籲籲跑來,運動過後帶著份嬌弱,卻又充滿青春朝氣。

“哦,”聶揮墨說道,“佳玉。”

聲音聽著冰冷,佳玉無端覺得後背起了寒意。

聶揮墨唇角勾起抹冷笑:“你跑來喚我,開口所說,希望我莫怪嶽夫人,我便當你是為她好,怕我生氣才與我說這麼多。卻原來,你是想討好奉承我,與我當內應?”

佳玉攏眉,不安的看著他:“將軍……”

“嶽夫人身邊留你這樣的人委實是個禍患,”聶揮墨冷冷道,“若不想有事,自己想好今後該怎麼做人。若以後嶽夫人出現任何意外,我第一個所想到的人便是你。”

佳玉瞪大眼睛,臉色蒼白。

聶揮墨冇再說話,轉身離開。

《嬌華》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嬌華請大家收藏:()嬌華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