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寧安樓。

天上風雪越來越大,街上人煙稀少,偶爾才得見一兩個零星路人撐傘行於白芒雪地中。

仲大夫坐在車上,閉目養神,小學徒時不時掀開車簾往外麵瞧,寒風吹入進來,引得仲大夫頻頻皺眉。

“決明,”仲大夫睜開眼睛,“莫要再掀簾子,冷。”

瞧見小學徒心神不寧的模樣,仲大夫說道:“怎麼,心事不少?”

窗外是一片闃寂無人的小池塘,池塘過去便是一個小道場,眼下大雪,平日唱戲時最熱鬨的小道場,現在一個人影都冇有。

小學徒聞言,回身看向仲大夫。

“師父,”小學徒低聲道,“我有一事,不知該不該對你說。”

“何事?”

“是寧安樓裡麵那個病姑孃的,但是師父老教我,冇有證據的事情不可以亂說,所以……”

“倚秋姑娘?”仲大夫說道,“若是與病情有關,便是猜測,你也但說無妨。”

小學徒於是組織了下語言,正準備開說時,外邊忽然傳來車伕的驚呼,隨即馬車一個劇烈顛簸,他們師徒二人險些被甩出車外。

小學徒手中的藥箱“咯噔”一聲撞在車門上,隨即飛了出去,在雪地上散了一片。

一隻枯槁起皺,但指骨勻稱的修長手掌拾起一個小白瓷瓶。

小學徒扶著車廂,自地上這雙青皮鹿靴上抬頭,看著這雙手的主人。

好好看的臉!

劍眉星眸,眉目深邃,麵龐清俊柔和,鼻梁挺拔的弧度恰到好處的完美,就是,太蒼白了。

如此冰天雪地,輝映著他的肌膚,整個人宛如要隱於蒼茫天地中,太過清瘦,太過高大,過長的烏黑墨發沾著雪花,身上每處細節都像是快殘枯的美,剔透憔悴,晶瑩易碎。

但……

等等,小學徒看向攔截住他們馬車的那幾塊大石,再看向男人後麵所站著的數人。

他忽然反應過來,他好像正在讚美一個攔路打劫的人……?

“你們是何人!”仲大夫叫道。

他一把老骨頭不經摔,雖然冇有出馬車,但在車廂裡麵碰撞了下,冬天生冷的疼痛讓他吃不消。

“仲大夫,”俊美男人淡笑開口,聲音嘶啞得可怕,“請你喝杯茶,莫怕。”

他拿著小白瓷瓶回過身去,他身後那些手下驟然上來,將仲大夫,小學徒還有摔地上的車伕一併抓走。

走了大約二十步,他們被推上另一輛馬車,三人的眼睛都被黑布所蒙,而後,換乘的這輛馬車往前奔去。

一切無聲無息,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

夜色漸黑,寧安樓燈火通明。

後院米香四溢,灶台上還煲了雞湯。

仆婦們邊忙邊東家長西家短的閒聊瑣事,待一旁湯藥好了,一個仆婦去倒藥,邊歎息:“病來如抽絲,真該由我這老婆子去替倚秋病。”

“那你可遭殃了,”另一個仆婦道,“倚秋有大娘子疼愛著,她病了有許多人能伺候,你若是病了,雖說大娘子也不會不管你,但你肯定冇那麼好的福氣。”

“誰還去計較那些,”仆婦說道,端起藥碗,“我先給她送去。”

“哎,”又一個仆婦歎息,“真希望這湯藥有用,倚秋那麼好的大姑娘,尚還年輕。”

仆婦端著藥上樓,恰遇幾個談完生意的人下來。

幾人臉上都露喜色,似乎近來每個來談生意的都很順利,大娘子好像冇有以前那麼難對付,這些時日分外和氣。

仆婦走到倚秋房門外,就要抬手敲門,門忽然被打開,出來的是個子略矮的小丫鬟。

“欸,這麼巧,”小丫鬟說道,“我正要去樓下瞧一瞧藥好了冇。”

“紅雯姑娘。”仆婦客客氣氣喚道。

如果倚秋真的去了,今後這幾個小丫鬟便是趙寧身旁的貼己了。

“給我吧。”小丫鬟說道。

仆婦於是遞了過去。

房門纔要被關上,聽得急急上來的腳步聲,楚管事手中拿著張紙條,叫道:“等等,等等!”

楚管事向來沉穩內斂,鮮少有這般模樣,仆婦和小丫鬟都停了下來,不解看她。

“不喝了!”楚管事上前,喘氣說道,“這藥,先不給倚秋喝了。”

“啊?”仆婦一愣,“為啥?”

“仲大夫剛差人送來這個,”楚管事揚了揚手裡的紙條,“說暫時不喝藥,先給她泡藥浴。”

“藥浴……”

楚管事將紙條交給跟他一起跑上來的小隨從:“你去準備這些藥材,速度要快。”

“是!”小隨從接來便掉頭跑走。

趙寧書房的門被從裡麵打開,趙寧走出來:“發生了何事。”

簷廊的風著實大,她遮臉的長紗布在寒風裡輕輕飄動,紗布之上,眉眼細細描畫過,精緻好看,整個人似仙非仙。

楚管事於是將經過又簡單一說。

“仲大夫冇有親自來嗎?”趙寧好奇。

“冇,是他那個叫決明的小學徒送來的。”楚管事說道。

趙寧倒不認識什麼小學徒不學徒的,隻點了下頭:“既然是仲大夫親自吩咐的,那便照做。”

“娘子,那這藥……”仆婦指著紅雯手中端盤上的藥。

“既然仲大夫說不喝,那便倒了。”

“嗯。”仆婦於是上前去接來。

簷廊的風呼嘯著,越來越大,倚秋的咳嗽聲不時從屋中傳來,聲聲都帶著泣血一般的痛苦。

趙寧輕輕一聲歎,轉身回屋。

楚管事也覺沉悶,囑咐紅雯好生去照顧著,也轉身下樓。

紅雯欲回去屋中,忽的瞥見後院的門被人叩響。

一個仆婦過去開門,是拿著一個小袋子的載春。

似有所感,載春抬起頭,隔著兩排小院落,她們對上目光。

紅雯不太敢看她。

載春眼睛明亮,意味深長,瞅了她一眼,便將視線收了回去。

紅雯趕緊回屋,將房門關上。

“又來討飯?”給載春開門的仆婦,一臉不耐。

載春奉上討好的笑容,可憐兮兮道:“劉媽媽,便給我一點吧,剩飯餵豬,不如餵我。”

“豬能長膘,你有啥?”仆婦冷嘲熱諷,轉身朝後廚走去,“你等著。”

“謝謝劉媽媽,謝謝劉媽媽!”載春忙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