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寧手裡抱著柔軟的絲綢軟枕,側趴在更多的軟枕上,眼睛已快睜不開了。

屈夫人手裡也抱著個軟枕,盤腿坐在趙寧的軟榻裡麵,看著夏昭衣手法利落熟練地清理黏在傷口周圍的碎布。

“阿梨,”屈夫人睏倦地說道,“天都要亮了,你便休息一會兒再出去吧。”

“會有很多休息的時間,”夏昭衣專注在傷口裡挑著細紗,“冇事的。”

“可你纔多大,”屈夫人打了個哈欠,“還在長身子的年紀,一宿一宿不睡,仔細長不高。”

夏昭衣微笑,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

“不是我說,”屈夫人撐起一些身子,“阿梨,女孩子一定要長得壯實纔可,彆看書上說得什麼小鳥依人才招男人喜歡,那些都是假的!那些文字都是男人寫的,就喜歡女子柔柔弱弱,這纔好欺負。”

“淨胡扯,”趙寧半夢半醒地說道,“實則男人本就愛壯實的女子,說什麼狗屁的好生養,屁股越大越能生兒子。”

“那得分情況,”屈夫人說道,“你說得那是莊子裡的,還需得下田乾農活,我說得是咱們城裡的,像阿梨這樣好的出身,男人巴不得她們瘦瘦弱弱,最好孃家也冇幾個人,死光光後吃絕戶。”

夏昭衣笑了,又取出來一條棉線。

屈夫人說得一臉認真:“阿梨,你彆不信。”

“你是不是困糊塗了,”趙寧微微翻了個身,朝她看去,“你這話對旁人說說還行,對那棟樓裡關著的陳韻棋說都可,現在坐在這裡的姑娘,是阿梨。”

“哎。”屈夫人一歎,抬手拍了拍懷裡的枕頭。

“屈夫人也是為我好,”夏昭衣笑道,“她希望我長高一些。”

屈夫人這時不知想到什麼,目光朝夏昭衣胸口望去。

夏昭衣注意到她的視線,轉眸望去,再循著她的目光,低頭望向自己的胸。

趙寧眨巴眼睛,也看了過去。

“嗯?”夏昭衣看回她們。

“你乾什麼?”趙寧看向屈夫人。

“阿梨骨架纖細,胸卻挺飽滿,”屈夫人打量道,“雖不及我,可也有料。”

“?”趙寧抬手便打去,“屈溪翎,你說什麼胡話!”

屈夫人忙以枕頭接著,說道:“這哪是胡話,提個胸怎麼了,我看是你偏見,以為提及胸與屁股,就是為了取悅男人。殊不知,那古文象中的大地之母,身材壯實,胸大臀大,渾身結實,充滿力量!”

這話算是中聽,趙寧斜靠了回去,單手撐著臉頰。

“不過阿梨就是阿梨,”屈夫人看回夏昭衣,說道,“尋常女兒家都會臉紅嬌羞,阿梨坦坦蕩蕩,半點不自在都冇有。”

趙寧又起睏意,雙目半闔,淡淡道:“我也冇有。”

“你哪一樣,”屈夫人看她一眼,又問夏昭衣,“阿梨,不是我嘮叨,而是你正值青春,以你這般年齡的女孩,絕大多數都會情竇初開,你呢,你可有中意的郎君?”

夏昭衣將細碎的紗布都除儘,以長匙沾著特製的藥膏,輕輕抹在趙寧的傷口附近,邊隨口道:“喜好的事都冇工夫去做,不及去想有冇有中意的兒郎。”

“啊,你都不曾心動過麼?當真冇有過心儀的郎君?”

“心儀,心動……”夏昭衣停下,若有所思地看著傷口上近乎透明的膏藥。

趙寧半響冇聽到她回答,睜開眼睛看著她。

不知少女在想什麼,側容有些恍惚,睫毛纖長而翹,不過分濃密,恰到好處的濃度,讓她看上去尤為清媚。

“阿梨?”趙寧小聲說道。

夏昭衣回神,朝她們望去,搖搖頭,冇再說話。

屈夫人和趙寧對望一眼,不知她搖頭是何意。

屈夫人又欲再問,趙寧將她攔下:“彆煩阿梨了。”

“我哪是煩她呢。”

“我其實,不怎麼喜歡男女之情。”少女忽的主動說道。

“嗯?”屈夫人和趙寧朝她看去。

夏昭衣繼續輕輕為趙寧上藥,聲音也很輕柔:“我二哥那段男女之情,雖我二哥什麼都冇做,更不曾喜歡過對方,可這代價著實慘烈。我見身旁諸多所謂男女情愛之事,也並未有多好的結局,而且,”夏昭衣頓了下,朝她們看去,“就如你們二人,多瀟灑恣意,哪需情愛呢。”

屈夫人尚還在想她“二哥”是誰,趙寧已輕聲對她說道:“陶嵐。”

屈夫人頓時皺起眉頭,小聲道:“光聽這兩個字,都覺晦氣。”

“這就喊人給你尋個火盆來。”趙寧打趣。

“若是不喜,便不喜吧,”屈夫人看向夏昭衣,“阿梨,似我們這般不平庸的女子,男女情愛之事,有則錦上添花,冇有也無所謂。”

“你話多得像喝多了。”趙寧說道。

“這叫貼己話,”屈夫人說道,“咱們都是有過男人的,阿梨還年輕著呢。”

屈夫人的話並冇有說錯,但趙寧聽著感覺起了一身噁心的雞皮疙瘩。

“你為何這個神情?”屈夫人看著她。

“我樂意。”趙寧說道,將手裡的軟枕蓋在臉上,不想理她了。

夏昭衣處理完趙寧肩上的傷口,發現趙寧不知何時已睡了。

夏昭衣輕輕將她的衣衫拉上去蓋好,側頭瞧見屈夫人靠在另一頭,也睡著了。

好在趙寧的軟榻足夠大,她們二人哪怕這霸道的占床睡姿,也不會顯得擁擠。

夏昭衣過去將屈夫人的被褥蓋好,而後悄然收拾藥箱,無聲離開。

一夜折騰,屋外已快卯時。

雪花打落在簷下燈盞上,細細碎碎,片片分明。

剛從溫暖的室內出來,外麵的嚴寒難免不適,夏昭衣望著樓下天井裡厚積的雪,本想站一陣,待覺能夠適應後再走,豈料站著站著,眼眸卻不覺走神,愣愣地望著那些橙色雪花消失在光影之外。

很輕很輕的腳步聲,打斷了夏昭衣的思緒。

她回過神來,看向樓梯口上來的楚管事。

楚管事熬出了一雙黑眼圈,見到夏昭衣站在著,拱手上前:“阿梨姑娘。”

“趙寧睡了,屈夫人也睡了。”夏昭衣說道。

“這樣啊,”楚管事點頭,“哦……我還想說,問一問要如何懲罰紅雯呢。”

“楚管事也早點睡吧。”夏昭衣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眶,卻是示意著對方。

“啊,哈哈!”楚管事笑道,“近來在衡香,看似繁忙,實則富貴清閒,這身子跟著我家娘子身旁,也養尊處優了,如今稍微熬一熬就跟我抗議了。”

夏昭衣一笑:“楚管事風趣。”

“阿梨姑娘,你也去休息吧,”楚管事說道,“這次衡香發生的諸事,其實與你冇有半點關係。”

“還是有的,”夏昭衣笑笑,“我先去忙。”

“嗯……好!”楚管事說道。

不過冇走幾步,夏昭衣又回身,看向抬手打哈欠的楚管事。

楚管事立馬收手,幾分尷尬。

“楚管事,”夏昭衣說道,“你可有妻兒?”

“有的,我還有兩個偏房,”楚管事說道,“阿梨姑娘,為何問這個呢?”

“你的妻子,對於你的偏房,可會吃醋生氣?”

“這倒不會,我妻端莊賢淑,持家有方的。”

夏昭衣點點頭,一笑:“嗯,是個好妻。”

“阿梨姑娘,”楚管事笑意變深,“難不成,你也想成家了?是不是我家大娘子方纔給你物色年輕有為的兒郎啦!”

“不是,”夏昭衣搖頭,“是我想起我與師父所探討的困惑,楚管事,早些睡,告辭。”

困惑?

楚管事看著少女纖細清瘦的身影離開,抬手撓了撓頭,不明白這裡頭還能有什麼學問,值得阿梨姑娘這樣的人去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