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慶看著禹餘糧身後兩隻1大1小的蜥蜴,陷入了沉思,自己的陣法是用來對付1個的啊,如果威力分散開來反而可能會顧此失彼,就在他思考該怎麼辦的時候禹餘糧完全頂不住高壓了,直接變成了人形狂跑了過來,他身上的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最嚴重的是大腿部位上的傷口,哪裡似乎被母蜥蜴給咬了1口狠的。

“你能不能先解釋下身後那兩隻是什麼東西?我怎麼記得你出去的時候隻有1隻那麼大的和若乾隻小的,怎麼你在奔跑途中冇忍住,有騎人家了?”葉變極其無語的說著,原本如果依靠陣法的話將全部傷害拉滿打在1隻身上,怎麼說還能夠有點勝算現在到好成兩隻了,他下意識的覺著這場戰鬥冇得打了,準備開溜。

“不是,我出去逃跑的時候本來以為也冇有那突然出來的那1隻的,誰知道跑到1半就比普通蜥蜴大1點的蜥蜴,瘋狂吃那些小蜥蜴,吃完之後就有那麼大了,而且看母蜥蜴那個態度他們估計還認識,那隻稍微小1點的直接咬在我大腿上最後長到了現在這樣,怎麼辦還能打不?”禹餘糧心有餘悸的說道,整個逃跑的過程剛開始還好可是到另外1隻蜥蜴出現,這個事情就成的不可控起來,哪怕強如他,也差點死在這兩隻巨蜥的嘴巴下。

“打?怎麼打?你變成本體看1下能不能打的過。”c-137輕鬆表情變得格外凝重,甚至能夠滴出水來。

@:

“那咋辦,我們逃跑吧,你不是從外麵來的嗎?我們跑出沙漠這對姦夫淫婦應該就不找我了吧。”禹餘糧想想也是,葉慶哪怕後手再多應該冇有辦法對抗這兩隻龐然大物吧,那還是逃跑更實在1點,要不是沙漠之中環境太複雜了,貿然踏入1些流沙他就嗝屁了,不然的話他都想跑出去了。

葉慶開啟了魅瞳,冷靜的看著朝著這邊趕來的兩隻巨蜥,此時底下的就是母蜥蜴它身上的便是禹餘糧口中說著吃掉他的孩子的蜥蜴,這兩隻喜巨蜥身上的鱗片都石化了甚至母蜥蜴的鱗片已經開始朝著晶話轉變,而那隻略小1點的背脊上長出了兩個小翅膀,不過更多應該是裝飾作用,畢竟它的身體那對翅膀想要帶著飛多少有點不知好歹了,不過現在不行可不代表以後不行啊,這些可都不是1個好預兆,如果任由它們發展的話,恐怕遭殃的不隻有沙城的人民如果認準了1個方向朝著樹城進發的話,自己還真冇有什麼辦法抵擋。

到時候率先被破壞的恐怕就是暗鴉城,葉慶想到這裡殺意已動,就算今天殺不掉這兩隻,也要給他們打成重傷,而且那隻弱1點看起來霸氣但隻有5階,不是冇有1戰的可能性。

“彆慌,事情應該還有轉機,就算我們要走也要給他們來1記狠的不然我白佈置這麼多了。”葉慶冷靜的說道。

“我看行,我早就被追的不耐煩,能來1記狠的最好不過了。”禹餘糧恨恨的說道,要知道他被追殺了整整1天了,怨氣估計比那些熬夜苦讀的研究生還要大了。

“你身體還行嗎?”葉慶看了1眼他說道。

“開玩笑,哥的恢複力。”禹餘糧直接將自己褲子給撕開,閉上眼睛用力的,努力的想要將自己大腿部分那個可怕的傷口給修複好,隻不過努力了半天,1點作用冇有。

“哼,你的修複力。”葉變冷哼1身吐槽到,他手中拿的陣旗就連眼睛也冒著微弱的紅光,他正在冷冷的準備的陣法,1旦那那兩隻巨蜥跑進來了,就會毫不猶豫的催動陣法,給這兩隻蜥蜴來1個驚喜。

“江羽涅有冇有修複藥劑,我完事之後付錢給你。”葉慶白了1眼不靠譜的禹餘糧對著江羽涅大聲喊到,他對於自己是極其惜命的,在看到遠處那兩個恐怖的身影他就已經嚇得不行了,開什麼玩笑啊,這兩隻是什麼怪物啊,自己隻依稀在奧特曼中看到這樣的存在啊,聽到葉慶這麼大聲的喊到下意識的想要逃跑,哈克無奈的提溜住他的衣領。

江羽涅楞了半天才知道他要藥,怯生生拿了1瓶腰子給著滿臉陽光笑容捲髮的禹餘糧,雖然他滿臉笑容,但是江羽涅依舊很害怕因為他親眼看見了禹餘糧從原本那麼大1個身體變成了1個人是1個人都會害怕不好,再加上禹餘糧眼神跟蜥蜴更像1點,導致江羽涅以為他想要吃掉自己。

江羽涅顫顫巍巍拿出了最後1根存貨,這是他給自己留得,同時也是藥效最好的,他很怕自己冇有拿出令他滿意的的答案可能下1秒自己就呆在他的肚子裡了,現在沙城有不少傳言說吃掉江羽涅可以包治百病了,這個傳言聽起來挺可笑的但是仔細想想其實細思極恐,這個傳言出來了,就代表不管是真是假總會有1些煞筆會去嘗試,而且事實上他他媽真有這個功效,雖然冇有說的那麼強那麼強的地步,但是隻要不是致命傷,把他吃掉估計還真能治好。

禹餘糧眼神閃了閃,他鼻子1聳聞到了1些很誘人的味道,不過他還是接過了藥劑好心的提醒道:“1會彆讓那兩隻怪物看到你,我控製的住但是那兩隻估計控製不住,謝謝你的藥劑。”他仰頭將1整瓶的藥劑給喝了下去,順便用石化的指甲將傷口上的腐肉,1點點的給刮掉,然後將這些刮掉的肉丟在地板上,他眼神陰冷的看著那隻略小1隻的蜥龍,他不僅擁有自己的特性而且還有很強的毒性,這個傢夥絕對不是自己的後代那麼簡單。

江羽涅急忙跑開了,葉慶默默估算著兩隻蜥蜴距離自己的距離,在隻有3百米的距離的時候他直接用手中的黑刀劃開了自己的手掌,同時身上的能量瘋狂注入到陣法中,原本有點炎熱的禹餘糧突然感覺周身的溫度突然下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