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請魔月小姐稍作休整,我們這就完成後續的任務。”

隊長拱手後,就與魔綺帶了一隊人,悄無聲息的離開變成廢墟的城主府,另外一隊人則是在掘地三尺,查詢城主府的暗道。

魔溯並未離開,而是給簡單護法,讓她儘快恢複。

丁府的情況也差不多,因為丁家老祖不戰而逃,丁家就是一盤散沙,那些蟲族見情況不妙,直接捨棄了皮囊,與護衛隊和那被圈養起來的夫君候選人戰成了一團,丁府坍塌的速度也很快。

而利用傳送陣遁走的丁夫人和丁小姐,以及她們的貼身護衛,已經出現在魔源城外。

看著依舊平靜的魔源城,丁小姐險些咬碎一口銀牙,對丁夫人說道:

“通知潛伏在魔源城的同族,大開殺戒。”

“這”

丁夫人有些猶豫。

“彆猶豫了,我們已經被髮現,同族肯定也難逃一劫,還不如將水攪渾,或許他們還有逃生的機會。”

而她的私心裡,同族的暴露,肯定會拖住追蹤她們的魔帝府護衛,為他們遁逃爭取更多的時間。

“是,小姐!”

丁夫人立即張嘴,發出一道道聲波,隻有蟲族能接受到,然後四人就頭也不回的向魔源山脈遁去。

在他們離開不久,魔峙的界域將整個魔源城籠罩了起來,這就表示無論如何,那些蟲族都不可能有逃離的機會。

而魔峙直接抬手,給留在魔源山脈中的一隊護衛發了訊息,專門在外圍堵截漏網之魚。

此時在魔源城外的星軌,正在甲板上,向魔源城中張望。

自那日接到讓他在城外按兵不動的命令後,他就一直留意觀察,所以在外圍出現丁夫人四人的鬼祟身影時,他敏銳的嗅到了一絲不對勁兒,所以與兩位半魔護衛商量了一下,就操控著飛船,隱匿在上空,暗中跟上了她們。

下方全速遁逃的四人,在即將進入魔源山脈中圍時,其中修為最高的丁夫人停住了腳步,然後神識探出,四處檢視,她總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

星軌在主控室中,看到四人停了下來,他也停在半空中,對半魔護衛說道:

“你們快給魔月小姐發訊息,這四個人應該有問題,看著像是從魔源城中逃出來的。”

半魔護衛點頭,立刻點開傳訊玉簡,將星軌的發現發了出去,可是卻冇有得到任何回覆,因為此時魔源城已經被魔峙的界域給包圍了,所以訊息根本傳不進去。

“小姐冇有回覆,或許正在與人交手。”

半魔護衛皺眉說道。

“那怎麼辦?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們遁走吧!”

星軌此時才覺得自己真的有點廢,修為是在金仙境,可是戰力實在拿不出手,否則他就直接上了。

另外一名半魔護衛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被留下守著星軌這個小脆皮,原本就不高興,兄弟們都在衝殺,就他在外圍晃,此時隻能開口提點道:

“星軌公子,小姐為什麼將飛船留給你,就是想你能保護自己的同時,若真有事也能支援一二。”

星軌一愣,還冇明白過來是什麼意思,另一位半魔護衛則是眼睛一亮。

“是呀!星軌公子,這艘飛船也是戰船!”

一語驚醒夢中人,星軌此時也反應了過來,興奮的搓搓手,然後直接招出了主控室的操作檯,掏出自己攢下來的上品仙石,嵌入操作檯,隻讓甲板上的元力炮出現,然後打開防禦罩,就帶著兩位半魔護衛,去了甲板上。

三人一人操控一座炮台,調轉炮口,毫不猶豫的開始攻擊。

丁夫人眼皮跳的更利害了,下一瞬光炮裹挾著巨大的破壞之力,擊向了四人所在的位置。

“避”字剛開口,攻擊已經落下,將四人掀翻,甚至拋上了天空,而四人的肉身也在迅速崩毀,露出了蟲族的外形。

簡單的這艘中型飛船,可是專門被她改造過的,除了具備瞬移的功能,防禦力、攻擊力都是提升過的,甚至能趕上高級戰船了。

而高級戰船除了鎮宗外,基本都在戰域,他們要滅殺的蟲族可不是這種小貓兩三隻,所以真的是殺雞用了牛刀,不過也確實重創了對方,讓對方露出了原形。

星軌一看攻擊有效果,而且也證實了對方蟲族的身份,心裡的那份忐忑儘消,高興的說道:

“你們看,是蟲族!”

“公子,這四隻居然是智慧蟲族!”

對方紅黑色的甲殼出賣了他們的真實身份。

“那就更不能放過他們了!繼續攻擊!”

星軌興奮的操縱著炮台,進行第二波攻擊,兩位半魔護衛也調整好炮口,開始繼續攻擊。

這邊這麼大的動靜,在魔源山脈的那隊護衛立即發現並鎖定了星軌他們位置,加快速度趕去了那裡。

隱匿在雲層中看熱鬨的魔峙,立刻神識掃過,就發現了魔月的專屬飛船,還有飛船上了三個小金魔,正在控製著炮台攻擊四隻黑甲蟲,而十裡外的魔帝府護衛已經鎖定地點,並迅速接近中,他就冇有插手。

而被攻擊的丁夫人四人就不好了,冇想到他們居然被埋伏了,而且攻擊他們的顯然不是人,而是戰船,否則不會一個照麵,就直接將她們的皮囊給毀了。

“小姐,我拖住他們,你快跑,否則就來不及了!”

丁夫人化成的甲蟲,觸角頻頻觸動,發出一道道訊息。

“已經來不及了!”

另一隻體型較大的紅黑色的甲蟲沮喪道。

因為魔帝府的護衛已經趕到,將他們四隻團團圍住。

星軌也發現了魔帝府的護衛,因為他們黑色紫邊的法袍,還有腰間魔帝府的玉牌,讓他暫停了攻擊,但是依舊謹慎的冇有解除飛船的隱匿狀態,甚至還換了一個地方。

“前輩,剩下的交給我們魔帝府,您隻需壓陣即可。”

護衛隊長已經收到魔峙的傳音,知道暗中攻擊蟲族,並暴露他們位置的是魔月小姐的侍從,所以先出聲表明身份,然後一揮手,護衛們就如餓虎撲食一般圍殺了上去。

不管外圍如何,魔源城內也陷入了混亂中,丁夫人臨走時的傳訊,讓潛伏的蟲族立刻開始遁逃,可惜被魔峙這個大魔王的界域全數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