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熙看著男人那張臉,語氣和緩,“這三年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你不必感到歉疚。”

她跟那個人的一切結束的太突然,她眼睜睜的看著他的痛苦,卻在一旁無能為力。

如果她能到的快一點,再快一點,就不會讓他們的故事結束……

她也不會這麼不甘心,不會歉疚到不顧父母反對,放棄一切嫁進顧家……

蘇念熙看著男人的臉微微怔神,沉浸在回憶中,冇察覺到自己看向男人的眸光中帶著明顯的感情。

顧景行沉沉地看著蘇念熙深情的眼神,麵色複雜。

她真的在外麵有了彆的男人嗎?

這麼深情的眼神裝不出來,他其實還是相信蘇念煕愛著他。

顧景行現在的想法有些動搖,不似之前一樣篤定。

他淡淡出聲,“你放心,我會給你應有的補償,你儘管提。”

顧景行現在話語溫柔的樣子更像那個人了,蘇念煕自嘲地扯起唇角,“我什麼都不要。”

“我真心希望你能嗬護好阿姨,也很希望顧家可以過的更好。”

這畢竟也是那個人的家族,他肯定也不希望自己家族變得敗落,不希望自己的家人過得不好吧,蘇念煕發自內心的說道。

顧景行沉默,女人的眼神太過真誠,他分不清是真是假,但他潛意識裡好像不自覺地相信了。

蘇念煕真的是那種人嗎?或許他不應該妄下斷論,冇有證據就這樣對她真的太殘忍。

她隻是太愛他,這本冇有什麼錯。

電話鈴聲響起,顧景行接起電話,林念兒的聲音傳來,“景行哥哥,你的事情處理完了嗎?念兒的身體又有些不舒服。”

“怎麼回事?你按時吃藥了嗎?”顧景行關心的問道,心裡很擔憂。

“景行哥哥,念兒好想你,你能不能來陪我……”

蘇念煕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嬌滴滴的女聲,雞皮疙瘩起了一身,這位嬌弱的小姐之前打人時可不是這樣惹人心疼。

不過她倒是聽出來林念兒這通電話的用意。

無非是暗示著催顧景行快點離婚,小心思倒是不少。

她懶得聽林念兒裝柔弱,反正顧家夫人的位置早晚要給她,蘇念煕漫不經心地打開手機給林子和發資訊,問他到地方冇有。

顧景行掛斷了電話,林念兒身體不舒服,他著急趕過去,心裡很是擔心。

掛斷電話的那一瞬他就清醒過來,蘇念煕表現得那麼溫柔,無非是在打感情牌,拖著不離婚,他剛纔差點就被迷惑。

他已經給過念兒承諾,那就要讓念兒安心。

看著麵前安安靜靜等他打完電話,裝的大度的蘇念煕,顧景行的麵色變得冷冽,心裡對她嗤之以鼻。

他如果喜歡蘇念煕,這三年的相處中麵對她的一片癡心,他早就會動搖。

但他冇有。

不喜歡那便是不喜歡,感情是強求不來的,他希望蘇念煕能明白。

顧景行帶著些嫌惡冷不丁地警告道,“蘇念煕,你不要以為母親不同意,我們就可以不離婚。”

蘇念煕正在回訊息,聞言從手機中抬起頭來,“啊?”

顯然對男人前後態度的轉變冇有反應過來。

林念兒給他灌了什麼**湯?態度變得這麼快?

“我對你冇有任何感情,你不要抱任何希望。當初跟你結婚隻不過是想隨便找個人照顧母親和爺爺,而你正好出現,除了你冇有更合適的人選。”男人的聲音帶著生硬和不近人情的冷酷。

蘇念煕聞言冷笑,“顧景行,你話非要說那麼絕嗎?”

顧景行看了一眼表,“你要是識相點,我會多給你點錢,這輩子吃穿不愁,你要是不識相,那就隻能淨身出戶,冇錢的你在海城根本混不下去,你自己考慮清楚。”

多給點錢?她稀罕顧家那點錢?

她真的跟顧景行說不通,真心地想讓他過得好,卻得到這樣的回答?

蘇念煕微微眯起眼睛,笑的譏誚,“我不稀罕顧家那點錢,白送我都不要!”

“說再多也是無用,先把離婚證辦了!”

懶得再跟男人掰扯。

蘇念煕說完生氣地轉身準備進去民政局。

——卻看到已經緊閉的大門。

她心裡惱火非常,就不應該在外麵跟顧景行扯那麼多,民政局都下班了!

蘇念煕生氣地轉身離開,懶得再理會顧景行。

顧景行看著女人離去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歎息,這女人怎麼還是不懂?

她愛他到一分錢都不要,他也不會愛上她。

不愛的人再怎麼努力也是不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