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吃過了滿漢全席式的早餐,薑螢和霍承顯就跟著霍父和霍母一前一後上了車。

從一早起來,直到現在,她甚至都冇有跟霍承顯說過一句完整的話。

想想以後可能都會是這種生活,薑螢頭就一陣陣的發痛。

“現在有冇有後悔昨晚答應了他們?”

霍承顯勾著唇角,似是戲謔的上下打量著薑螢身上的衣服,劍眉微微皺了皺。

“這還不是拜你所賜!”

薑螢不悅道。

本來自己逍遙自在的生活,現在倒好,就這麼被某些人給破壞了。

霍承顯眉角微挑,卻是笑了起來,那笑容就好像是寒冬的暖陽一般,讓人倍覺溫暖。

原來這個傢夥會笑啊。

“如果你不想去的話,我們現在就回去。”

霍承顯定睛的看著薑螢,似乎並不是在開玩笑。

這番話一出,反而嚇壞了坐在前麵的老陳。

“總裁,你這不是為難我嗎?你知道的,我一向最怕的就是夫人了。”

老陳委屈的皺著臉道。

“我冇想回去,隻不過,頭一次穿這種衣服,還是被迫的,所以有些彆扭罷了。”

薑螢拉了拉裙角,坐直了身子,表示道。

“這衣服卻是不好,她一向就是如此霸道,你有冇有忘記,小時候,我還經常跟你抱怨過。”

霍承顯很是同情的看著薑螢,不由的說起了他們小時候的事情。

薑螢卻是神色微動,彆過頭去,看向了窗外那一閃而過的路人。

她不是原主,他們小時候的事情又怎麼會知道呢?

“少夫人,其實呢,你也彆介意,老爺和夫人平日裡對誰都是這麼嚴苛的,你看看總裁就知道了。我昨天聽老爺說了,等著你們成婚後,他們就回去了,你們就在堅持堅持吧。”

此時,老陳卻忍不住插嘴道。

一副哀怨的樣子一點都不比薑螢好看。

聽到他這番話,薑螢卻是下意識的看了霍承顯那張臭臉,忍不住抿唇笑了起來。

果然跟老陳說的一樣。

“老陳,你是不是還冇有洗夠集團的廁所!”

霍承顯眼神微微一沉,頓時嚇得老陳就把好奇八卦的腦袋縮了回去。

看著他們這麼你一言我一句的說著,薑螢的心情卻也好了許多。

冇過多久,他們的車就在一處殯儀館外停了下來。

剛下車,薑螢就感覺到了周圍的沉痛之氣。

殯儀館外,放著一些花圈和祭奠用品,進出的人都是低著頭,滿臉的悲痛卻絲毫不達眼底。

“如果按著之前江小姐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的話,今天來送她的人根本不會隻有這幾個人。”

看著門口寂寥、冷清的樣子,老陳忍不住感慨道。

想想往日裡被人前呼後擁,走到哪裡都會被記者和狗仔跟拍的人,如今卻隻剩下了寥寥幾人相送,也是可憐、可悲的。

“走吧。”

此時,霍父和霍母也從車上走了下來,兩個人的臉色看起來有些凝重。

可是,就在薑螢準備跟進去的時候,卻從裡麵突然間走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

霍秉維!

今天的霍秉維似是跟往日有些不一樣,渾身帶著幾分蕭殺之氣,少了幾分懦弱。

一看到他們,霍秉維的眼底就隱隱的閃過了一抹濃濃的恨意,隻不過,轉瞬即逝,再看過去的時候,他的臉上也隻剩下了滿臉的痛苦和蕭索之氣。

此時此刻,看著霍秉維,看著他一身的黑衣和彆在胸口上的白色花朵,突然間意識到,他喜歡的那個人自始至終都應該是江羽姿吧。

“爸媽,你們來了。羽姿要是知道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之前她還一直跟我唸叨著,等著忙完最近幾個月,就飛去國外看你們的。隻是冇想到......”

說著說著,霍秉維就傷心了起來。

看的霍父和霍母也是一陣心酸,不得不安慰了幾句。

“秉維,想開些,我們都知道羽姿是個好孩子,這些年來,我們也都很喜歡她,本想著要是她能嫁到我們霍家,那就最好不過了,隻可惜你跟她冇有緣分。”

“你還是要想開些,這樣羽姿也能走的安心一些。”

霍母身後拍了拍霍秉維的肩膀,眉宇間平添了幾分心疼。

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心疼自己的小兒子,還是在心疼已經逝去的江羽姿。

“爸媽,你們放心吧,我是不會想不開的。羽姿,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做完,需要我來幫她完成呢。”

霍秉維掩淚一笑道。

可是,在那一瞬間,薑螢明明從他的眼底看到了一抹狠戾。

他,究竟想做什麼?

“那就好,你能想開,我們也就放心了,等著辦完這裡的事情,就回去住幾天吧。”

霍母明顯還是有些擔心霍秉維的狀態。

薑螢本以為他會拒絕,卻冇有想到霍秉維隻下意識的看了霍承顯一眼,就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了下來。

“好,等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就回去陪你們。”

霍秉維笑著回道,隻不過,那笑容卻明顯的不達眼底。

冇想到此時霍母卻突然間又看向霍承顯,道:“承顯,這些年來,秉維耶曆練的差不多了,如果可以的話,就在集團裡給他安排個職位吧,不用太重要的,隻要讓秉維能忙起來,能幫上你的忙,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薑螢能清晰的察覺到霍承顯眉頭微微皺了皺,明顯是想要拒絕霍母的這個提議。

“那我就多謝大哥了。”

霍秉維微微扯著唇角道,略帶著冷意的目光隱隱的掃過了薑螢的麵孔,就飛快的挪開了。

“你還是先處理完這裡的事情再說吧,究竟合不合適,隻有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霍承顯冷冷的回道。

此時此刻,兩個人說話感覺更像是陌生人,而不是具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弟!

“好了,先進去再說吧,這裡人來人往的,也不是說話的地方。”

霍父趁機打斷了他們的談話,充當了和事佬。

霍承顯冇再說話,依舊冷著那張臉,冇有在看他們一眼,就帶著薑螢直接走了進去。

那一瞬間,薑螢甚至都能清楚的感覺到身後那幾雙緊緊盯著自己、心思各異的眼睛!

自己好像又被莫名其妙的捲入了一場腥風血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