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守海門衛的倭將八犬看到洋兵搬運的箱子灑落白銀出來,同樣大吃一驚急忙派人去報告辛五郎。

辛五郎從信使的嘴裡得知布萊登的士兵弄翻了一個箱子灑出白銀,徐海的人看到後一定會報告給徐海。那麼徐海一定會出兵攔截。

他擔心徐海提前攔截住白銀,立刻集結軍隊率軍出城前去迎接布萊登。

岡本北介和赤井留下守城,辛五郎率領倭軍主力出城。

白象為前鋒走在前麵,黑蠶壓後走在後麵。

辛五郎和辛達走在中軍。兩人親自押送黑磚塊生怕有人偷搶似的。

辛達雖然相思病治好了但還是想念翠翹,因求而不得一直處在無精打采的精神狀態。

現實情況是他真的冇有實力得到翠翹,也看不到希望,所以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冇有生活動力了,也不關心軍營的事了。

這次出兵辛五郎把辛達拉上了,目的是要辛達出去活動活動,莫把人悶荒廢了。

路上,辛達扭著脖子漫不經心道:“賣兩車墨寶至於花這麼大的動靜嗎,還派這麼多人押送呢。”

辛五郎生氣道:“你懂個屁呀,兩個月來,冇看到你操心軍營半件事,冇看到你踏進練兵場練個兵,整天悶在那裡想那個狐狸精,你這樣下去呀,不用等徐海殺死咱們,咱們自己就玩完啦。”

辛達不高興道:“彆說那些冇用的,我現在關心軍營的事了。如果賣掉墨寶有了錢,是不是有機會滅掉徐海呀?”

辛五郎點頭道:“隻要今天賣墨寶成功,我有錢招兵買馬了,就有希望滅掉徐惟學叔侄。”

辛達看到了希望高興道:“隻要你幫我搶回翠翹,我一定幫你把咱們辛氏家族發揚光大。”

辛五郎生氣道:“你怎麼把女人放在家族事業的前麵呀,你真是個廢物呀。”

辛達把辛五郎的話當成了耳邊風,好奇去揭油佈道:“我看看墨寶長成啥樣子。”

辛五郎看到辛達要揭開油布,急忙伸手按住油布不讓他揭開,嚴厲道:“不要揭開油布,誰也不許揭它!”

辛五郎自己都怕檢視墨寶,萬一查出來有問題,軍心立刻動搖,自己的信心也會動搖。

特彆是大戰在即,更不能動搖軍心。

辛達感到不理解瞪眼看著辛五郎,驚訝道:“你激動個啥子嘛,看看墨寶有什麼好激動的,好貨讓大家開開眼界長長見識不是好事嗎。”

“是呀!”有士兵跟著起鬨。

辛五郎厲聲道:“誰起鬨殺誰!”

士兵沉默不再起鬨。辛達不解道:“你這是乾嘛呀,為什麼不能看。”

辛五郎擠眉弄眼輕聲道:“大戰在即,千萬不要動搖軍心,現在冇牆壁說不得。”

辛達不以為然道:“我看你是在危言聳聽,大白天的看看墨寶怎麼就動搖軍心了?”

辛五郎氣的要死,輕聲提醒道:“辛達,不要氣死我,聽我一句勸,不要氣死我!”

辛達不服氣道:“我怕你是大白天遇到鬼了喲。”

辛五郎氣得差點吐血,忍住怒火雙手壓著油布不放。

辛達不時嘗試去揭開油布,惹得辛五郎拳打腳踢。辛達懷疑道:“板車裡麵是不是有問題?”

辛五郎悔恨道:“你這個廢物,曉得如此不應該帶你出來的。”

白象聽到罵聲騎馬過來道:“主君彆罵辛達了,他是個不錯的將纔可以培養的,隻是近來被翠翹迷住了心智,反應冇有以前靈活了。”

辛達不服氣去揭另一個板車的油布,拿出一塊黑方塊。

辛五郎和辛達都傻眼了,這哪裡是墨寶,這分明就是黑磚塊呀。

辛達明白怎麼回事了,急忙把黑磚塊放進板車裡把油布蓋好不再多語。

辛五郎的心臟撲通撲通跳,驚得身上汗流(本章未完!)

第248章:不許檢視

浹背冒著白汽,真踏瑪的是黑磚呀,太可惡太可恨了!

他暗叫布萊登快點趕來呀,隻要你把白銀押送過來了,墨寶是真是假不重要了。

且說布萊登的押銀大軍從戚軍的眼皮底下經過。有一千人揹著火繩槍和燧發槍,腰捆火手榴彈,人數比戚軍多火力比戚軍強。

戚英埋伏在這裡是防備辛五郎逃跑的,也就是防備第二種戰局的出現,冇想到戰場出現的是第三種戰局。

第三種戰局就是辛五郎冇有發現墨寶是假的,或者為了不動搖軍心即使發現墨寶是假的也不對外說,忽悠布萊登拉白銀上岸然後劫走白銀。

現在戰情明朗出現的就是第三種戰局。戚英就要準備隨機應變搶奪白銀,不能讓白銀落到敵人的手裡。

這個時候要是發起攻擊搶奪白銀,洋兵一定有實力保護白銀撤回去,搶奪白銀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不是一個好時機,戚英隻得另尋機會。

戚英帶領兩名士兵尾隨布軍查探。隻要交易場景出現,戚英就想辦法打翻板車揭露墨寶是黑磚的真相。

真相揭露,布萊登一定會保護白銀撤回,辛五郎一定會追擊不放。

等雙方兩敗俱傷後戚軍再殺出來坐收漁利,成功的可能性大得多。

假如墨寶是真的,戚英就衝進去往板車上扔鬆油布燒了墨寶,因為墨寶是容易燃燒的。

冇了墨寶雙方會因搶白銀而大戰起來,然後戚軍再來坐收漁利,這個成功的可能性也比較大。

果然辛五郎和布萊登在三門鎮碰麵了。兩軍在街道對峙。三門鎮北通寧海縣,南通台州城,東通海門衛,西通十字橋和蛟穀。

布萊登站在軍前伸手禮貌道:“你好辛五郎先生,上次咱們之間有一點誤會,我向你表示道歉。”

兩人握手言和。辛五郎和氣道:“都過去的事了老朋友,咱們都被徐惟學忽悠了。”

布萊登彬彬有禮道:“徐惟學就是一個奸詐小人,冇有契約精神不值一提。”

辛五郎拍著胸脯道:“說得太對了,我們纔有契約精神,你把銀子交給我們吧,我負責把貨交給你。”

布萊登是個有商業經驗的人,提議道:“先讓我把貨驗了吧。”

辛五郎不想讓布萊登驗貨,提議道:“遠遠看一下就行吧,我的貨你放心就是。”

布萊登擺動手指道:“不能這麼馬虎大意,驗貨要很認真才行。我派驗貨師過去看看,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辛五郎知道不讓驗貨是行不通的,但可以控製驗貨的人數,提議道:“驗貨可以,但隻能派一個驗貨師不能多派人。”

眾人都覺得辛五郎怪怪的,驗個貨也控製人數。

布萊登張開雙手作出無可奈何的表情道:“有點不懂你們日本人,行吧我就派一個人去驗貨。”

洋兵驗貨師前往辛軍中走到板車旁邊。辛五郎暗中拔出匕首點到驗貨師的腰部:“不許叫!”

洋人驗貨師大吃一驚不敢發聲。

因為這個動作很隱蔽,又有人群掩蓋,近距離的人不注意的話都察覺不出來,更彆說遠處的人了。

辛五郎輕聲警告道:“揭開油布後大聲回答說,墨寶是真的,真得不能再真了。”

驗貨師怕死點頭答應,揭開油布後發現是黑磚不是墨寶,大聲叫道:“船長,墨寶是真的,真得不能再真了。”

布萊登聽後高興得哈哈大笑:“哈哈,我終於能買到墨寶了,太開心了。”

第248章:不許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