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翹怒目黑蠶,撥弄著琵琶弦彈出悅耳的琴聲,想讓黑蠶醉迷其中喪失戰鬥力。

黑蠶哈哈大笑道:“你這隻白眼狼,你會彈**曲的鬼伎倆我早就知道了,何必多此一舉。”

翠翹粉麵生威道:“你有資格說我是白眼狼嗎,我們全家的悲慘命運不就是你和辛五郎造成的嗎,你害得我們全家好慘,我要殺你報仇!”

黑蠶勃然大怒:“就你那幾招破暗器還想殺我?你背叛主君投靠徐海就得該死!”

“黑蠶拿命來!”翠翹撥弄著琵琶弦,一片又一片的無影刀弧閃向黑蠶,猶如百片連弧斬。

黑蠶揮舞著鬼齒雙鉤刀迎接無影刀弧,把閃來的刀弧片片劃斷。

翠翹看到琴弧殺不了黑蠶開始換招,右手把衣袖一揮,一聲炮竹響起,接著七彩光芒的小火星飄飛,猶如漫天飛舞的螢火蟲眩人眼目。

黑蠶噗嗤冷笑:“這是想轉移注意力再使暗器吧,我早就知道了對我有什麼用。”

翠翹大怒按住琵琶的機關暗門,三枚櫻花針激射而出刺向黑蠶。

黑蠶揮刀把三枚櫻花針全部拍落,冷笑道:“用劍吧,彆使暗器了。”

琵琶頂部彈出了一根兩尺長的尖錐利劍。她抱著琵琶指著黑蠶怒道:“黑蠶看劍受死吧。”

黑蠶揮刀迎戰,他的鉤法忽刀忽鉤,刀法毒辣鉤法陰狠。翠翹的琵琶劍,擅長劍走偏鋒出奇製勝。

一奇一邪,打得不可開交。兩人大戰十招不分勝負。

另一邊吳敏和白象也大戰十招不分高低。吳敏用的是槊,白象用的是金輪。白象的金輪飛擊時為輪,近戰時為環。

徐海大戰辛五郎,十招後辛五郎抵擋不住開始逃跑。徐海追擊不放。

黑蠶和白象看到辛五郎有危險,放棄對戰急忙飛去救辛五郎。

黑蠶和白象阻截住了徐海幫助辛五郎成功逃脫。辛五郎逃離了一段距離。

翠翹和吳敏追了起來,三打二把黑蠶和白象逼得步步後退。

黑蠶和白象冇有堅持多久,辛軍全軍潰敗。徐軍一路追殺。

最後隻有辛五郎,黑蠶和白象三人帶領兩百殘兵逃回寧海縣,一千三百倭兵戰死。

布萊登等待在三門鎮,看到徐軍追遠了準備撤回海岸的時候,夜鶯率領雇傭軍趕到了三門鎮。

夜鶯從新河縣調兵遣將回到台州城後,得知徐海已經提前出發了,於是急忙追趕而來,在三門鎮碰到了布萊登。

夜鶯戴著夜鶯麵具,看到布萊登軍中有大批的箱子,問道:“你們軍中的箱子可是白銀?”

辛軍是黑色軍服,徐軍是藍色軍服,布軍是紅色軍服,雇傭軍是灰色軍服。

布萊登看到這支軍隊的軍服和眾軍不一樣,穿的是灰色軍服,好奇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夜鶯回答道:“我們是巴軍,長官叫巴魯布,屬於日本雇傭軍,請問你們的箱子裝的是白銀嗎?”

看來來者不善,布萊登不高興道:“我們在此等候徐海的墨寶。你們愛去哪裡就去哪裡吧,不要過來招惹我們。”

夜鶯認定洋兵的箱子裡裝的就是白銀,威武道:“這是大明的地盤,你們的白銀來路不明,誰都可以搶,識相的快點交過來。”

布萊登怒道:“你敢惹我冇有好下場!”

夜鶯下令道:“雇傭兵聽好了,都給我用力殺,殺跑洋兵搶走白銀可以贖罪回家。”

“殺呀!”雇傭軍都是通古斯族,對白人是懷有深仇大恨的,因為他們的故鄉已經被白人占領了。

他們的祖輩生活在西伯利亞和大草原,住的是帳篷喝的是馬奶酒,使用的兵器都是蒙古彎刀。

蒙古彎刀鋒利堅硬結實有力,長度適中能節省拔刀時間,有利於士兵快速揮舞,再加上馬奔跑時的慣性,能節省揮刀力

氣。

同時配合騎兵精湛的騎術,能最大限度消耗敵軍的力量。

在大草原使用蒙古彎刀,可以使軍隊戰鬥力飆升所向披靡。

在大草原各國部落,刀就是身份的象征,因此蒙古彎刀,刀鞘刀柄做工考究配飾華麗。

巴魯布的蒙古彎刀,刀鞘表麪包銅加固,鑲嵌寶石,采用鎏金鎏銀工藝,外觀大氣奢華,一看就是高手。

如果不是高手,這麼貴重的刀早就被彆人搶去了。

巴魯布的父親是西伯利亞一個大部落的酋長,他的故鄉被白人海盜占領後,族人被白人趕離了故鄉。

巴魯布的父親帶領通古斯族人遷徙到大明。明成祖好心收留他們給他們劃了一塊地盤,讓他們繁衍生息。

巴魯布的父親倒是安分守己,但是他死後,他的兒子巴魯布和他的族人不安分了,忘記了大明給予的恩情。

巴魯布的父親死後,巴魯布當了酋長。大明官僚**對他們懶得管控,一直讓他們自由發展。

巴魯布族群的實力發展壯大後,巴魯布變得不安分了,開始練兵圖謀不軌。最後巴魯布帶領族人起兵造反,反咬主子。

他是第一批起兵造反的,這個時明朝的遼東軍事力量還比較強大。最後巴魯布和他的軍隊被明軍包圍當了俘虜。

嚴嵩把巴魯布和他的軍隊送到日本,然後被徐海借到封閉基地當了雇傭軍。

這些蒙古彎刀本來是用來保護西伯利亞大草原的,現在卻跑到江南來戴罪立功。

祖輩的大草原越離越遠了,想家的時候可以盯著彎刀看,因為彎刀如月。

雇傭軍早就活得憋屈一肚子怒氣無處撒,看到有白人洋兵出現,新仇舊恨一起來,舉著彎刀發瘋殺向洋軍。

洋兵哪裡料到這支雇傭軍隊會發起進攻,他們手裡的彎刀一點也不比倭刀慢鈍,反而充滿了殺氣。

蒙古彎刀砍殺著洋兵的人頭,鮮血如佈陣陣飛揚。雇傭兵一邊殺一邊哭:“還我的故鄉,還我的故鄉!”

洋軍被雇傭軍殺得損失慘重。布萊登驚呆了,這哪裡來的是雇傭軍呀,這分明來的是死敵呀。

布萊登氣急攻心下令道:“他們是魔鬼來報仇的,快扔火手榴彈炸死他們。”

洋兵向雇傭軍投拋火手榴彈。倭兵和徐兵認識這東西,他們會撿起來反扔回去。

但是雇傭軍隻和明軍交過手,從來冇有和洋兵交過手,冇見過火手榴彈,不知道怎麼躲避它更不知道把它反扔回去。

夜鶯擅長搞幕後動作,不是帶兵打仗的人,也不知道提醒雇傭兵趴下躲避。

轟,轟,轟,火手榴彈在雇傭軍中炸開了花。不一會兒三百多雇傭兵被炸傷炸死,冇死的倒在地上痛得哎喲直叫。

夜鶯帶來的雇傭兵有八百人,這一陣火手榴彈下去就倒下了三百人。

布軍這次是運送白銀不是奔赴戰場,所以軍中攜帶的火手榴彈並不多,都是士兵隨身帶的每人身上就那麼幾個。

火手榴彈一扔完就冇有了,濃煙散去,夜鶯回過神來了。

夜鶯搶奪白銀勢在必得,雇傭兵的性命他根本不可惜,嚴厲下令道:“都給我繼續衝殺,殺,殺呀!”

排在後麵的雇傭兵繼續前衝,舉著彎刀殺向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