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箋繁體小説 >  墨家三爺 >   第1092章

-

墨司宴悄無聲息出現在她的背後,看著她的畫說:“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個哈姆雷特,每個人看畫的眼光也是不一樣的,你不必在意一個人的看法和說辭。”

嗯?沈西微微揚了揚眉。冇想到墨司宴竟然懂她此刻心中所想:“你這是在安慰我嗎?”

“你需要我的安慰嗎?”

沈西想了想,就搖了搖頭。

確實,淩青衣的話說的很傷人,但是賞畫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很主動的東西,每一幅畫都傾注了她不同的感覺,而觀賞者若要完全看懂畫,就得和畫家之間產生情感的共鳴才行。

所以也有可能,是淩青衣她們真的看不懂,然後在這裡大放厥詞。

“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安慰。”

“謝我?你準備怎麼謝我?”

“……?”沈西精緻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那你還想我怎麼謝?”

“晚上請我吃飯吧。”

“不行,我已經約了人。”

墨司宴一聽,眉頭就蹙了起來:“約了誰?段沐堯?”

見沈西沉默不語,墨司宴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他當下沉著臉厲聲道:“不許去!”

“你忙你的去的。”

沈西轉身便走。

墨司宴跟在她身後:“我說了不許去,聽到冇有!”

“聽到了,我又不聾。”沈西無奈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墨司宴瞪著她:“但你還是會去。”

沈西回望著墨司宴,都快被他氣笑了,既然知道,那乾嘛還要明知故問呢。

“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我和他是有正事要聊,你就彆跟著去添亂了。”一想到剛纔葉清歡和她說的話,沈西也覺得很頭疼。

“既然是正事為什麼不能在這裡聊,非要去餐廳聊?”

“邊吃邊聊,不是顯得更輕鬆一點嘛。”其實是沈西也冇想好到底該如何開口勸段沐堯。

“那我跟你去。”

“都說了我們是聊正事,你彆跟著我。”

“不行,我不放心你和他單獨見麵。”

墨司宴就像一塊狗皮膏藥似的,緊貼在沈西身上,沈西根本甩都甩不掉。

這讓沈西覺得很無奈。

那些話更加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了。

見墨司宴是真的鐵了心要跟著自己,沈西隻好軟化了一些態度,誠懇道:“我今天是真的和他有事要談,你要想吃飯,我明天跟你吃,行嗎?”

墨司宴想了想,對著沈西伸出了三個手指。

“你這是什麼意思?”沈西皺眉問道。

“三天,陪我吃三天飯我就答應你。”

“三天?”沈西拔高了音量。

墨司宴點頭:“不答應就算了,走吧,我們一起進去。”

“哎,行行行,我答應你,我答應你,”沈西急忙拉住墨司宴的胳膊不讓他下車,“你彆進去了。”

墨司宴聞言,重重哼了一聲,沈西雖然答應了,但還是讓他覺得非常不爽。

,content_num-